原標題:美國學術交流審查加劇引發學術界不安,耶魯大學校長聲明:“開放”才是“卓越”的關鍵

在中美經貿摩擦升級、美國收緊對華政策的背景下,對於身在美國的華人學者來説,不聞窗外事、一心做研究的學術生活,似乎正在漸行漸遠。

近日,美國埃默裏大學通過當地媒體《亞特蘭大憲法報》發表聲明,證實已開除兩名美籍華裔生物醫學研究人員。其原因是:他們“沒有完全披露來自國外的研究經費來源,以及他們在中國研究機構和高校的工作情況”。有媒體報道稱,這所高校的內部公開郵件顯示,解雇兩名華裔學者的決定,是為了響應美國相關部門調查國外勢力的政策。

相關機構的調查,是出於美國國家安全考慮的正常工作,還是針對特定族裔、特定國家的歧視性行為?當地時間23號,美國耶魯大學校長蘇必德發表的一封公開信,一語道破其中玄機。

蘇必德:開放必須始終是耶魯大學的標誌

 美國耶魯大學校長蘇必德

  美國耶魯大學校長蘇必德

近幾週以來,美國和中國關係的緊張以及學術交流審查的加劇,增加了耶魯大學和全美大學眾多國際學生和學者的不安。

現在,我書寫此信以申明耶魯大學對國際學生和學者的堅定承諾,因為他們對於我們的大學社區至關重要……

我們堅持歡迎來自世界各地有才幹的同事。這絲毫無損我們對學術誠信的追求。耶魯遵循嚴格的各項法律和監管要求,保護我們的研究團隊和學者免於遭受智慧財産權盜竊。此外,我正在與美國大學協會(AAU)的其他大學校長一道,敦促相關聯邦機構闡明其對國際學術交流的擔憂……

對於研究工作的謹慎管理,我們予以明確承諾;亦如我們對於國際學生和學者的承諾:國際學生和學者在耶魯的校園是受歡迎和尊重的……

我將繼續為獲得政府政策支援進行呼籲,以支援在美國工作和學習的國際學生和學者。開放是美國頂尖研究型大學取得卓越成就的關鍵,也必須始終是耶魯大學的標誌。

解雇華裔學者事件並非個例

正如耶魯校長蘇必德所説,當下耶魯大學和全美大學眾多國際學生和學者的不安,主要來自美國和中國關係的緊張以及學術交流審查的加劇。

美國埃默裏大學解雇兩名華裔學者的事件並非個例。今年4月,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調查要求下,美國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解除了與三位高級研究人員的關係,並稱這三位華人研究人員“嚴重違反了規則”。

昨天晚上,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在美華人學者告訴央廣記者,近段時間,他所在的學校對在中國有兼職的學者的身份審查變得比以往更加謹慎。此外,一些學者近期入境美國的時候,也受到了美國海關比以往更為嚴格的查問。

另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已大幅放緩對國內半導體公司聘用中國籍員工擔任高級工程職位的審批”。美國商務部過去進行審批僅需要幾週時間,而如今常常要等6至8個月。

在近期媒體報道的相關案例中,目前受到影響的華人學者,大多從事生命科學、電子技術等方向的研究。但據分析人士觀察,美國政府對中美學術交流的限制,早已不僅僅局限在高科技領域,更不是僅僅為了所謂的“保護智慧財産權”。

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王俊生指出,他身邊不少從事國際關係研究的中國學者、甚至是學習體育專業的中國留學生,近期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美國政府有關政策的影響。

王俊生

從我身邊一些同事(的經歷)來看,去年以來,特別是今年以來,赴美的簽證辦理非常困難。而且學者到美國之後,受到美國相關情報部門騷擾的情況非常多。那麼這樣一來,其實大家也不敢去美國了。

另外一塊,對於學生,我身邊有一位朋友在美國讀本科,其實他學習的專業也不是特別敏感,就是體育方面的,但是休學一年之後,今年再辦赴美的簽證就非常困難了。據我掌握的情況,這位學生所在的學校對此也非常不滿,也幫他去譬如説美國國務院等相關部門申請,但是得到的結果不太理想。

那麼由這些細節來看,美國對華的出臺的這些限制措施,應該説不僅僅是在高科技領域,(而是)整個人文交流領域。而恐怕最主要的癥結還是在於政府部門。

一部分中國學者“不敢去美國”,一部分學者依然想去卻阻力重重;還有一些人即便在美工作多年,依然可能在一夕之間被調查、被解雇、甚至被驅逐。這就是當下華人學者在美國面臨的現實環境。

有媒體梳理,今年以來,美國至少已有7所大學發表聲明,表達對包括華人在內的國際學生、學者的支援,強調學術自由、反對族裔標簽,這其中包括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斯坦福、耶魯等知名學府。但這些學校的聲明,能否扭轉美國政府自上而下的針對性政策?目前還有待觀察。

另一方面,感到不安的,不僅僅是黑頭髮、黑眼睛、黃皮膚的華人學者。有學者透露,當前,美國的研究人員和機構如果與中國走得太近,美國政府就可能從行政方面或是教育資助方面給予限制。

時間回溯到去年上半年,社科院副研究員王俊生在美國訪學的時候,一些進行中國研究的美國學者,已經開始對美國政府在學術領域的排華政策感到“茫然”。

王俊生

據我個人去年在美國半年的工作經歷,我感覺到這方面的壓力主要還是來自於特朗普政府。跟美方的學者在一塊交流, 這些非常關注中美關係的學者對此也非常擔憂。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有一位老朋友,我當時在他辦公室裏面,他也是非常感慨地、當然也有點茫然地説,“目前像我們兩個這樣的能夠坐下來交流的已經非常少了”。

能夠看出來,這樣一種限制當然不利於兩國的學術交流、兩國人員交流,當然也不利於兩國關係。

  美國政府“固步自封”,中國學者是貢獻不是“威脅”

按照耶魯大學校長蘇必德的説法,開放是美國頂尖研究型大學取得卓越成就的關鍵。事實上,作為一個移民國家,吸納來自全世界不同國家的人才,也通常被認為是美國建國200多年來,一步步成長為超級大國的關鍵。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滕建群指出,來自中國的學者為美國近年來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如今,美國政府對中國學者和學生的排斥態度,是名副其實的“固步自封”。

滕建群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中國學者應該説(在美國)是非常受歡迎,中國的學生也非常受歡迎,畢竟中國人能夠吃苦、能夠幹一些大事兒,對於自己要求又比較嚴格,同時中國的基礎教育又非常的紮實,在一些數學物理(領域),實際上在美國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如果看一下美國現在一些企業、一些公司,實際上很多主要的創始人或者是主要的技術人員,都是從中國過去的。所以中國的學者、中國的學生對美國不是一種威脅,而是一種貢獻。但是美國現在要把它全部切斷,我覺得這是一種固步自封的表現,也是不自信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