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遞中國價值
 

95萬公頃原始森林 駐紮40多個“火瘋子”(   / 1 )

發佈時間:2019-05-16 06:07:18  |  來源:央視  |  作者:佚名  |  責任編輯:馬曠
分享到:

原標題:95萬公頃原始森林,駐紮40多個“火瘋子”!他們用生命,到底在守護什麼?

內蒙古大興安嶺有一支聞名全國的消防中隊:奇乾中隊。從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他們駐紮在原始森林腹地,至今已經有 56 個春秋,他們負責守護我國從未進行過開發的95萬公頃寒溫帶針葉林資源,中隊每人平均防火面積16000公傾。

這片浩瀚的原始森林已經屹立在我國北疆數百年甚至上千年,林區人跡罕至,自然資源豐富,屬於國家戰略儲備林,極其珍貴。

奇乾中隊用生命捍衛著原始森林的安全!

1

赤膽忠心的“火瘋子”

駐守原始森林56個春秋!

1987年5月6日,大興安嶺地區發生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嚴重的一次特大森林火災。奇乾中隊轉戰20多次,撲滅火頭56個,撲滅火線長度達400多公里。

 △大興安嶺

△大興安嶺

2002年“7·28”特大森林火災撲救中,奇乾中隊打響了一千多名撲火隊員火場大會戰的“第一槍”。

他們冒著隨時都有可能被站桿、倒木、滾石砸傷的危險,一邊奮力撲打大火,一邊開挖隔離帶。

荊棘叢生的原始森林內,工具使用效率低,撲火隊員們就用肩扛、手推、腳蹬,指甲摳掉了,褲子撕破了,終於摳出了一條寬0.8米、長達70公里的防火隔離帶,阻擋了森林大火肆虐的腳步。

 △奇乾中隊

△奇乾中隊

在2017年4月30日的森林火災戰鬥中,奇乾中隊指戰員們只帶了供3天用的水和食物,但在火場上硬是戰鬥了7天8夜,那次戰鬥中,奇乾中隊的一個戰士被林業局的領導親切的稱為“火瘋子”。

而在內蒙古自治區大興安嶺森林消防支隊奇乾中隊指導員王永剛眼裏,他覺得中隊的40多人都是“火瘋子”,見到火必須把它打滅,這樣心裏才能夠踏實。

△奇乾中隊火災撲救

央視財經頻道《經濟半小時》欄目記者採訪的時候,恰逢奇乾中隊例行實戰演習的日子,從接到上級指令到全部人員、設備裝載出發僅僅花費了3分鐘時間。

內蒙古自治區大興安嶺森林消防支隊奇乾中隊五班班長布約小兵是彝族人,家在四川大涼山。12年前,當時只有18歲的他,來到了這片比家鄉更加一望無際的原始林區。

 △布約小兵

△布約小兵

12年前,奇乾中隊的環境很艱苦,指戰員們每天只能靠僅有的六塊太陽能發電板用電。

山裏沒有安裝信號塔,想通過手機和外界聯繫非常困難,唯一的娛樂就是看書寫字。

當時的布約小兵最大的夢想,就是能早一點離開這裡,他日日盼,夜夜盼,卻在一次救火中改變了自己的想法。

那一次,副班長在危急關頭奮力將戰友推開,自己卻受了傷。布約小兵把這件事銘記在了心裏。12年的時間,副班長轉業了,一批批的戰友也轉業或者調離了,他卻留了下來,為了戰友,為了這片森林。

每週一次的進山巡護,奇乾中隊已經進行了50多年,布約小兵經驗最豐富,是當仁不讓的排頭兵。

△進山巡護

△進山巡護

進山巡護看起來輕巧,實則是一次高強度的體能訓練,奇乾中隊的戰士們需要攜帶20公斤的滅火設備,在原始森林中步行5公里,翻越兩座山頭,往返一次最快也要花費4個小時。

這個季節巡護,戰士們最怕一種俗稱草爬子,學名叫“蜱蟲”的蟲子,它會往人的身體裏鑽,往肉裏鑽,進到肉裏面不能直接拔,因為它的頭部有毒,會留在肉裏面,對人造成很大的影響。

 △蜱蟲

△蜱蟲

蜱蟲感染可引發出血熱、森林腦炎等疾病,嚴重的會致人死亡。戰士們每次救火或者巡護回來,衣服上、身上都會有至少十幾隻蜱蟲。

春季的大興安嶺北部,極易發生雷暴,引起森林火災。因此每一次巡護都要做好撲火的準備,需要萬分的認真。

隨著設備的不斷改進升級,奇乾中隊每名指戰員外出時都載荷滿滿,水壺、頭盔、眼罩、面罩,一個都不能少。

56年過去了,環境在變,設備在變,人也在變,不變的是奇乾中隊對這份森林消防工作的世代傳承。

在蒼狼山頂,“忠誠”兩個大字立在蒼狼山的700米高處,這是指戰員們一點點拼接完成的。

從這裡可以清晰地看到莽莽林海和山下的營房。忠誠,不僅是他們對彼此的承諾,也是對95萬公頃原始森林,對國家的莊嚴承諾。

2

一個月的通話時間只有5分鐘

他們用隱忍和忠誠守護一方平安

大興安嶺森林消防支隊副支隊長吳迪從事森林消防工作已經23年,他最難忘記的還是在奇乾中隊工作的日子。

在2006年6月5日,伊木河連隊發生火災,當時的火災地點在中俄邊境,如果處置不當,一旦造成營區和一些油庫等重要地點造成損失,在國內外都會産生影響。

當時的戰鬥場景,吳迪一輩子都忘不掉。當時火線已經形成樹冠火,火焰高度達到20幾米,想要儘快撲滅,根本不可能,火勢離前沿哨所和油庫不到一公里距離。

 △伊木河火災撲救行動

△伊木河火災撲救行動

在救火現場,極度的勞累和高溫讓消防隊員們暈倒了,澆壺水淋醒了再上;火把鞋底烤化了,塞進一把草穿上再上;風力滅火機油料耗幹了,拿起身邊的樹條再上。

鼻子烤出了血,大夥就找來衛生紙塞進鼻孔裏繼續戰鬥。經過連續10個多小時的奮戰,火勢在距離油庫300米的位置停住了,伊木河連隊和油庫保住了。

一枚一等功獎章和證書,就是吳迪在伊木河保衛戰後,由武警森林指揮部政治部獎勵的,也是他最珍貴的寶貝。

內蒙古自治區大興安嶺森林消防支隊副支隊長 吳迪:這枚獎章是我23年消防事業當中得到最大的肯定,也將是我這一生最高的榮譽。

沒有人知道,在吳迪當時衝在救火第一線時,他剛剛懷孕的妻子王國紅默默忍受了多少委屈和心酸。

2006年,外面的世界早已經用上了手機,但奇乾中隊因為地理環境原因,戰士們只能用衛星電話和家人聯繫,每個人每個月的通話時間只有短短的5分鐘。

 △王國紅

△王國紅

王國紅每天在日曆上打勾,計算著下次通話的日子,並且將二十幾天來發生的重要的事寫在本上,通話的時候撿著重要的事情説。

2016年,奇乾中隊有了自己的信號基站,指戰員們終於可以靠手機和外界聯繫,林海孤島走進了現代社會。

現在,每個週末是指戰員們利用手機和家人聯繫的日子,布約小兵已經迫不及待點開視頻開始跟媳婦、兒子視頻。

看著噓寒問暖的妻子和丫丫學語的孩子,因為職業的特殊性,陪伴家人成為了布約小兵的一種奢侈,想到對家人的虧欠,在戰鬥中鐵人一般的布約小兵的眼眶,逐漸濕潤。

△戰士們排隊領手機

△戰士們排隊領手機

夜深了,在軍號聲後,奇乾中隊的戰士們結束了一天的訓練,明天又有可能奔赴新的戰場。

半小時觀察:

森林消防隊伍組建於共和國誕生前夕,有著70多年的光輝歷史。

他們長年駐紮在林海草原深處,保衛著祖國3680多萬公頃森林和2190多萬公頃草原的安全。

過去5年,我國共完成造林5.08億畝,森林面積達到31.2億畝,成為同期全球森林資源增長最多的國家。“枝繁葉茂一百年,化為灰燼一瞬間。”森林資源總量的不斷增加,給火災防控帶來挑戰。

在此,我們要向奮戰在森林消防第一線的指戰員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正是他們,在祖國大江南北的森林草原深處,用青春和生命,守護著我們家園中那一片寶貴的綠色。

無悔青春

守護綠色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