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4月16日電(李弘宇 郭炘蔚)巴黎聖母院,是一座無論在現實世界,還是在文學世界裏,都擁有著永恒價值的建築物。它是建築史上的經典傑作,是雨果同名名著的故事舞臺,它收藏著眾多珍貴藝術品,是無價的世界文化遺産。

然而,這個有著800多年曆史的著名教堂,卻在當地時間4月15日傍晚遭遇大火。熊熊火焰從教堂兩座鐘樓間竄出,之後,大教堂著名的尖塔在大火中墜落。這一幕給旁觀民眾造成巨大衝擊,許多人目睹此景潸然淚下。

當地時間4月15日晚,法國首都巴黎的著名地標巴黎聖母院發生大火,受損嚴重。大批消防人員在現場進行撲救。中新社記者 李洋 攝

整體建築有望保存,但受損嚴重

聖母院大教堂始建於1145年,曾遭遇嚴重損壞,後歷經26年重建方再現原貌,可謂法國哥特式建築的巔峰之作。高大的中殿呈純粹的尖拱型,四週的門廊裝飾著12世紀中葉的精美雕刻,再加上12世紀和13世紀光彩奪目的彩色玻璃,堪稱建築史上的經典傑作。

事發時,教堂正在進行修繕工作。翻修計劃于去年展開,原計劃將持續十餘年。法國政府為此出資1.5億歐元,而民眾截至去年年底也已幫助貢獻集資380萬歐元,離民間1000萬歐元翻修資助的目標相差不遠。

根據巴黎聖母院發言人菲諾的説法,火災警報在當地時間15日下午18時30分左右響起,大教堂內全部人員立刻被疏散。他當時表示,“一切都在燃燒,除了框架什麼都不會剩下。”

15日整晚,大火的情況都讓人非常揪心,因為,直到快22點時,消防部門還表示,他們不能肯定是否能夠阻止大火的蔓延。但到了當天晚上大約23點30分時,法國總統馬克龍就巴黎聖母院大火講話説,“雖然戰役還沒有完全打贏,但最糟糕的情況得以避免了”。

巴黎消防隊晚間發佈消息稱,大教堂的主體框架和長方形塔樓已經被保住,教堂內最珍貴的物品已經被搶救到安全的地方。有一名消防隊員在火災中嚴重受傷。

馬克龍還表示,“這座大教堂,我們將一起重建”。

【“法國的一部分”付之一炬,巴黎為之心碎】

火災發生後,法國總統馬克龍與文化部長、巴黎檢察總長、警察局長等官員趕赴現場,並宣佈推遲原定當天晚間發表的關於“大辯論” 的總結講話。

馬克龍表示,巴黎聖母院起火,觸及到整個國家的情感。他的掛念和所有天主教徒及所有法國人在一起。“像我們所有的同胞一樣,我今晚很難過地看到法國的一部分付諸一炬。”

文化遺産專員、電視主持人斯蒂芬貝恩(Stéphane Bern)表示:“我傷感、痛心,而且有説不出的憤怒。聖母院是我們歷史的一個組成部分,是法蘭西民族的一個組成部分。我感到,一個親近的朋友正在離我們而去。”

眾多網友在事發後把現場目擊的火情發到社交媒體上。成千上萬的巴黎人和遊客聚集在塞納河的河岸上,震驚地看著大火正吞噬著這所全世界最著名的教堂。

當地時間4月15日晚,法國首都巴黎的著名地標巴黎聖母院發生大火,受損嚴重。巴黎聖母院大火引發民眾高度關注,眾多民眾在現場附近聚集。中新社記者 李洋 攝

火災或與教堂翻新工程有關

火災發生後,巴黎市檢察機關在第一時間宣佈啟動調查,調查方向初步定為“過失引發火災導致損毀”,目前檢方已經排除了縱火的可能性,也不認為此事和恐怖主義有關。

法國媒體援引巴黎消防隊的説法稱,火災與耗資600萬歐元的翻新工程有“潛在聯繫”。據悉,翻新工程的對像是大教堂被燒燬的尖頂和建築的250噸鉛材料。上周,尖塔上的雕像才被起重機吊起。

法國副市長艾曼紐·格雷瓜爾表示,應急人員正在試圖搶救儲藏在教堂內的框架藝術品。

  資料圖: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中新社記者 廖攀 攝

與巴黎民眾同在” 多國政要致哀

世界各地的政治家和公眾人物也在15日對與大火抗戰的巴黎聖母院大火中表達同情。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表示,看到巴黎聖母院大教堂發生火災的照片他深感震驚。他説,巴黎聖母院是一個自14世紀以來聳立至今的世界遺産的獨特典範。他的心此刻與法國政府和人民在一起。

德國總理默克爾稱,“很痛心看到聖母院陷於火海的可怕景象。聖母院是法國和歐洲文化的象徵。向我們的法國朋友致意, 我們與他們在一起。”

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在社交網站上發文並提出了他解決大火問題的方法。“看到巴黎聖母院的巨大火災真是太可怕了。也許滅火飛機能派上用場。但必須迅速採取行動!”

“它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寶藏之一。”特朗普接受採訪時説,“它可能比這世界上幾乎所有的博物館都要重要。”

歐洲理事會主席唐納德·圖斯克也説:“今天我們所有人與巴黎同在。”

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寫道:“我的思緒與今晚的法國民眾,和對抗巴黎聖母院大教堂可怕火災的緊急服務人員同在。”

法國的文明瑰寶

巴黎聖母院又名為巴黎聖母主教座堂,始建於1145年。自12世紀起,巴黎聖母院見證過無數戰火與紛亂。上一次這所教堂受到嚴重損傷,還要追溯到18世紀的法國大革命。

19世紀以前,巴黎聖母院一直是天主教會組織集會的地點。18世紀末的法國大革命期間,教堂受到了史無前例的損傷——雕塑品被砸爛,文物被銷毀,只有鐘樓完好無損。

後來,在雨果寫成曠世傑作《巴黎聖母院》後,許多人向政府請願要求整修教堂。之後,這所教堂歷經26年重建方再現原貌,成為法國哥特式建築的顛峰之作,是法國乃至歐洲藝術與文化的絕對象徵。唯一能在名氣上與其抗衡的埃菲爾鐵塔,比它年輕近700年。

這座史詩級教堂曾見證了無數重大歷史瞬間:1455年,平反聖女貞德訴訟;1804年,教皇披耶七世加冕拿破侖;1811年,羅馬帝王在此接受受洗典禮;1945年,宣讀二戰勝利的讚美詩;1970年,戴高樂的國葬在此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