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唯一雌性斑鱉人工授精後死亡

經24小時搶救無效死亡;全球僅存3隻,中國目前僅剩一隻雄性斑鱉,越南尚存兩隻但性別不詳

4月12日,專家團隊對雌性斑鱉進行人工授精。次日,該斑鱉經搶救無效死亡。蘇州動物園供圖

4月13日,在蘇州動物園飼養的中國唯一雌性斑鱉經人工授精後發生意外,搶救無效死亡。國際龜鱉生存聯盟(TSA)資料顯示,目前全球已知的斑鱉僅剩三隻,其中蘇州動物園還有一隻雄性斑鱉,另外兩隻在越南,性別不詳。

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饒定齊表示,這一消息令人遺憾,但“還沒到放棄的地步”。他建議加大尋找野外個體的力度,同時也應加強宣傳,鼓勵可能擁有斑鱉的個人或機構公開資訊,以便進一步繁育。

組建屍檢團隊調查斑鱉死因

蘇州動物園相關負責人陳大慶介紹,4月12日,由國際專家組成的團隊與蘇州動物園員工,對中國僅存的一隻雄性斑鱉和一隻雌性斑鱉進行採精和人工授精工作。該雌性斑鱉出現意外,經過24小時的搶救,不幸于4月13日13時20分死亡。

陳大慶提供的資料顯示,在本次人工授精計劃之前,專家團隊回顧了過去的醫療記錄,諮詢了相關專家,以保證將準備工作(包括急救方案)做到最好。另外,團隊專家還利用與本次工作相同的程式,對三隻雄性和二隻雌性大型亞洲鱉進行了採精和人工授精工作。在正式採精和授精之前,專家團隊對兩隻斑鱉進行了理化指標和超聲波健康檢查,發現它們健康狀況良好。與過去的四次人工授精活動相似,人工授精過程順利,沒有出現複雜情況。

中國動物園協會總工程師劉農林在蘇州廣播電視總臺的採訪中提到,麻醉以後,當日18時許,這只雌性斑鱉曾甦醒過來,並有動作,“但很快發現它沒有動作了,感覺情況不對就開始搶救。”據其介紹,這個過程大概不到半小時。

經過24小時的搶救,雌性斑鱉沒有甦醒過來且不幸死亡。陳大慶介紹,對極度瀕危的斑鱉來説,這是一個“災難性的損失”。專家團隊採集了卵巢組織並保存到液氮中,以備未來使用。課題組商定組建由國內外專家組成的屍檢團隊,以查明死因。

5年來陸續進行四次人工授精均未成功

斑鱉(Rafetus swinhoei)是世界上最大淡水鱉,背甲可長達1500毫米,體重可達115公斤。斑鱉屬於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中的極危物種。

國際龜鱉生存聯盟(TSA)資料顯示,在該雌性斑鱉死亡之前,全球已知的斑鱉為四隻,其中兩隻在越南,另兩隻在蘇州動物園,據信百歲左右。蘇州動物園這只雌性斑鱉的死亡,意味著目前僅剩下3隻。

公開資料顯示,這只死亡的雌性斑鱉來自長沙動物園,因聯合繁殖需要,于2008年“嫁往”蘇州動物園。國際野生生物保護學會(WCS)資訊顯示,該學會與國際龜鱉生存聯盟(TSA)、蘇州動物園、長沙動物園和中國動物園協會等單位進行了合作,以防止這一物種滅絕。經過6年的嘗試,未能成功自然繁育。儘管工作人員觀察到交配行為,這對斑鱉還産下了數百個卵,但沒有一個孵化成功。

2015年進行的生殖評估顯示,係雄性斑鱉生殖器受損,導致無法正常繁育。同年,人工授精工作啟動。國際野生生物保護學會(WCS)在官網寫道:“人工授精是進一步繁殖該物種的最佳機會。”《蘇州日報》2015年5月曾刊發報道稱,首次實施斑鱉人工授精,“順利的話,預計八九月份小斑鱉有望出生。”

但實際上,自2015年來陸續進行四次人工授精均未成功。4月12日,是這對斑鱉第五次進行人工授精。劉農林介紹,這只雄性斑鱉的精液品質較差,活精子不到20%,“理論上這類精子很難受精。”

另外兩隻已知的倖存斑鱉分別位於越南東莫湖(Dong Mo Lake)和宣漢湖(Xuan Khanh Lake)內,性別不詳。

■ 焦點

斑鱉物種為何如此瀕危?

此前有研究文獻顯示,斑鱉曾廣泛分佈于長江流域(錢塘江、太湖)和紅河流域。為什麼中國斑鱉的數量會發生戲劇性的變化?中國科學院主管的《科學時報》(現名為《中國科學報》)曾刊文稱,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人類“不太認識”斑鱉。直到100多年前,斑鱉才慢慢被人類認識。

1873年,英國學者John Gray將駐上海的一個英國領事在上海附近捕獲的幾隻大鱉定為新種,命名為斯氏鱉(Osaria swinhoei)。後來,學者梅爾蘭將斯氏鱉(Osaria swinhoei)更改為Rafetus swinhoei。據研究,Gray定名的斯氏鱉實際上就是斑鱉。但我國學者幾乎無任何後續研究,甚至連它是否為有效種、它的地理分佈和生活習性也一無所知,斑鱉通常被錯認為中華鱉或黿。

為斑鱉正名是上個世紀90年代的事。當時,蘇州動物園為支援蘇州科技學院生物系建設,曾贈送了兩隻俗稱“癩頭黿”的大黿標本。蘇州市科技學院生物系教授趙肯堂對其頭骨、背、腹甲等進行了細緻研究,發現這兩隻“癩頭黿”是斑鱉。經過多年研究,趙肯堂提出了大量證據,證明斑鱉是一個獨特的物種,是為斑鱉正名第一人。

斑鱉數量劇減的另一原因則是棲息地——太湖等地遭到了污染等人為干擾。而且,中國人向來喜歡進補龜鱉類,其中斑鱉個體大、目標顯著,更易被捕殺。且人工飼養中,不懂斑鱉的生活習性容易讓斑鱉“折壽”。

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發佈的文章稱,斑鱉曾因分類地位不明而長期被忽視,直到1987年才在分類學界得到確認。為此,斑鱉的保護和管理工作受到影響,國內甚至未及將其列入1989年頒布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

■ 追問

瀕危斑鱉如何保護

在具體的保護措施上,專家們提出“兩條腿走路”。除了促進已知的斑鱉繁育,尋找野外個體工作也在進行中。主要目標地域為雲南紅河流域。

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饒定齊從事斑鱉相關研究約6年,主要在雲南紅河流域從事野外考察工作的他介紹,該流域曾經出現過斑鱉。上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紅河流域的斑鱉遭受有組織的大量捕撈,部分活體隨後流入個舊、昆明、北京、上海等國內一些動物園飼養(有的是與個舊動物園交換),而上海自然博物館、重慶自然博物館、中國科學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等也分別收集了這個時期採自雲南紅河的斑鱉標本。並且,位於紅河下游的越南也曾發現野生斑鱉。這些資訊都顯示,定位到這裡有跡可循。

2014年至2016年,饒定齊曾收到疑似發現斑鱉的報告,但未能進一步核實。2017年是寂靜的一年,一點資訊都沒有,直到今年年初才再次接到2018年疑似目擊斑鱉的消息,但仍未得到證實。其稱,紅河流域廣,斑鱉出現的時間也短,再加上無法近距離觀察,因此難以確認身份。

但饒定齊相信,不排除存在野外個體的可能性。蘇州動物園雌性斑鱉的死亡令人遺憾,同時也警示人們:意外情況可能隨時發生。“不能再等了。”他建議加大尋找野外個體的力度,同時也應加強宣傳,鼓勵可能擁有斑鱉的個人或機構公開資訊,以便進一步繁育。“不到最後關頭,不要放棄。”

同時,他曾撰文指出,紅河流域的斑鱉,不論中國雲南還是越南,從2006年開始關注至今,都未發現過其幼體和亞成體。據此推測斑鱉在紅河流域最遲在上世紀末或本世紀初就已經未能正常繁殖。拯救斑鱉的行動越來越嚴峻和緊迫,所剩的時間和機會已經很少。

4月15日,參與此次斑鱉人工授精工作的外國專家傑拉德·庫克林回復表示,他希望能以已知的兩隻越南野生斑鱉為基礎,在越南開展繁育項目。此外,希望越南和中國能發現更多的斑鱉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