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日早上六點多,71歲的謝來生從旅店趕至位於湖南衡南縣泉湖鎮紅湖村的二八大市場,找到好攤位售賣起自製的竹編農具。天剛亮,趕集者已絡繹不絕。

為趕一年一度的泉湖二月八春耕集市(2019年為3月14日至16日),謝來生提前倆月編制好150多個竹籃、魚簍等農具,在13日晚就讓兒子開車載著農具從50多公里遠的衡陽縣關市鎮趕到紅湖村。“住旅店便宜也方便,一天40元(人民幣,下同)。”謝來生説。

今年52歲的衡南人彭發軍在二八大市場開了三十多年的店,如今也順應“潮流”賣起了部分現代化農具。 王昊昊 攝

俗話説,忙完春節忙耕種。泉湖二月八又稱“趕二八”,象徵著又一個農忙的開始。

據傳,元末明初衡陽連年乾旱,天上神仙壽佛爺施法降雨救了泉湖人。他們感恩戴德,特在壽佛爺生日這天(農曆二月初八)築廟燒香朝拜為其慶生,舉辦舞龍、唱戲等廟會文娛活動。商賈借此機會展開民間貿易活動,交易各式農耕物種與器具,形成農耕商貿大集市。

這種以感恩集會伴隨農耕産品交易的傳統習俗一代又一代地傳承下來,成為湖南部分地區每年春天的標誌性節日廟會。至今傳承600多年的“趕二八”,已被列為湖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名錄。

  “趕二八”農耕集市現場。 王昊昊 攝

“泉湖地處官馬大道與絲路古道上,交通發達,人氣興旺。從祭祀壽佛爺的禮典演變為農耕文化節會,‘趕二八’是當時社會經濟繁榮的見證,也是衡陽農耕文明的活化石,體現了泉湖百姓接納外地商賈開放、包容、合作、共用的古代絲路人文精神。”9年前就開始研究“趕二八”民俗的衡南縣文化館原館長胡朝陽説。

胡朝陽介紹,“趕二八”的商客最初以衡州、郴州、全州三地人為主,清朝時衡陽周邊的邵陽、永州及廣西、廣東、江西、福建等外省每人平均來赴會。民國時期雲、貴、川、陜皆有遊商前來,交通運載工具也由轎子、駱駝、牛車等演變為汽車,南來北往的人、南腔北調的音、東南西北的貨匯集泉湖,熱鬧非凡。

“後來人們幾乎把所有美好的日子都定在農曆二月初八這一天。據老人回憶,解放前後‘趕二八’的商旅每年達十萬之眾,農耕用具有108樣。”胡朝陽説。

在不同時期,泉湖二月八集市的交易內容也有所不同。胡朝陽介紹,明朝時期主要交易茶、鹽、瓷器和絲綢棉布,明末清初資本主義萌芽時期商品經濟空前活躍,民國時期主要經濟支柱尚有四大市:竹木器市、牛市、苗市和中草藥市。

  16歲就開始學竹編的71歲老人謝來生數十年來沒有缺席過二八集市。 王昊昊 攝

隨著現代工業文明的發展,農業生産逐步被機械化農具取代,昔日繁華的二八集市漸顯凋敝。2011年開始,衡南縣通過規範老街市場、建農耕文化體驗區等舉措,積極打造泉湖二月八文化品牌,挖掘農耕文化。2016年,泉湖二月八集市商賈遊人高達30萬人次。

“二八集市在保留原有特色的同時,正演變為休閒旅遊、踏春會友、文化交流、招工就業的場所,‘趕二八’的人中至少20%來自城裏。”湖南省湖湘文化研究會理事羅詩斌説。

記者在熱鬧的泉湖鎮二八大市場看到,來此趕集的人中一部分忙著尋找合適的農具、種苗等,一部分則悠閒觀賞同期上演的文藝表演,借機“淘”些平日不多見的傳統手工藝品,集市一旁的油菜花基地吸引了眾多遊客觀賞。

農耕集市現場。 王昊昊 攝

今年52歲的衡南人彭發軍在二八大市場開了三十多年的店,如今也順應“潮流”賣起了部分現代化農具。“早上五點鐘就開門,二月八期間一天的營業額上萬元。”彭發軍説。

兩天下來,謝來生的大部分自製農具已賣出。這個16歲就開始學竹編的古稀老人,數十年來沒有缺席過二八集市。“農具全部賣完大約能賺2000元,明年還會如期趕二八。”謝來生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