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被稱作“河北權健”的華林被查,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束某某等16名犯罪嫌疑人被批准逮捕,執法層面對涉嫌“傳銷”的部分保健食品企業的高壓態勢業已形成。

吊銷直銷牌照的案例不多

關鍵詞有兩個:“保健食品”和“直銷”。兩個領域都有問題。目前來看,主要問題還在“直銷”,或者説在“直銷”名義下的非法傳銷。

保健食品存在的問題,除了個別産品,基本集中于虛假宣傳和廣告,危害性沒有那麼大。非法傳銷則不同。它不僅極大地提升了一些保健食品和保健用品既有的誇大宣傳的程度與動機,由於其本身固有的特性,還增加了欺騙、誤導甚至強制的可能。以往這一領域出現的惡性案件,多數與此相關。

非法傳銷猖獗的核心問題又在於,像權健、華林這樣有合法直銷牌照的企業,利用管理上的灰色空間,進行非法傳銷活動。

“權健事件”爆出後,人們開始關注直銷問題。2005年12月1日起,國務院《直銷管理條例》開始施行。此前一個月,《禁止傳銷條例》開始施行。也就是説,對傳銷和直銷的管理,從一開始就是“一抓一放”的。

也是從那時起,合法的直銷牌照開始發放。但從2006年至今,直銷牌照的發放節奏很不均衡。最重要的有兩點:第一,內資公司直銷牌照的發放在最初幾年間並不算多,2013年後開始猛增,並迅速在2015年達到17家,比2006年到2012年發放的全部內資公司的總和還多。

第二,根據《直銷管理條例》的規定,吊銷企業直銷經營許可證的依據早已存在。但實際上,自2005年兩個條例實施以來,也僅在最早一批獲牌的企業當中,吊銷了蟻力神和珍奧兩家企業的牌照。而截至2018年1月19日,一共有91家企業獲得了直銷牌照。

在所有“牌照”準入式的行業監管,“牌照”的退出和淘汰機制都極為重要。為什麼直銷牌照吊銷的比例如此之少?而這又與人們日常通過媒體、司法等渠道獲得的感知,形成了反差。

傳銷和直銷不妨合併管理

直銷與傳銷管理目前依據的兩個條例,是有一定時代性的。反映到具體管理中,就是直銷管理與國際接軌,傳銷管理仍然按照老辦法,主要由工商部門管理。

在《直銷管理條例》中,同時涉及工商部門和商務部門的條文非常多,最典型的比如“第五十條 直銷企業未依照有關規定進行資訊報備和披露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責令限期改正,處10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處10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的罰款;拒不改正的,由國務院商務主管部門吊銷其直銷經營許可證。”

可以看到,在這個條文中,管理部門所監管問題的嚴重程度是分級的,日常管理由工商部門介入,“罪大惡極”時才由商務部門出手。

從商務部門角度來看,如果沒有工商部門在前端把問題查到一定程度,商務部門很難對發放出去的牌照進行有力監管。

商務部門的特點也決定了,它不能像醫藥衛生、農業等部門對行業企業管理得那麼具體。反過來,工商部門雖然可以查,卻沒有牌照管理許可權,對企業缺乏有力牽制,前端介入的積極性也很難提高。

理想狀況下,如果所有企業的侵權行為都會通過司法途徑得到追究,行業管理乃至工商管理部門的責任,就不必那麼大。現實角度看,則是如何提高多個部門監管的積極性的問題。當然,也可能需要考慮傳銷與直銷的合併管理。

目前的“執法風暴”,可視為對之前多個新聞熱點引發的輿論關注的回應。短期看,部分涉嫌違法企業的活動將會受到整頓,既往積壓的一些久拖不決的投訴案件也有望得到甄別清理。

而從以往經驗看,短期、運動式執法終究不能代替長期的法治常態建設,也不能代替更現實的監管體系優化。“直銷牌照”這個抓手,還是要在制度化監管補缺中牢牢扭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