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陳昆平,是雲南省紅河州開遠市公安局指揮中心的民警,一個曾經當過兵的老警察。

再過兩年,我就60歲了,想想兩年後就要脫下警服離開警隊,説心裏話,難以割捨、不想離開。

我是陜西西安臨潼人,就是那個有兵馬俑的地方,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我參軍入伍,1997年從部隊轉業到開遠市公安局,沒想到在警察職業生涯末期,我竟然修煉成了一隻“程式猿”。

一個老警察怎麼就成了“程式猿”,我也想知道,於是我翻開了自己的日記……

圖為58歲的民警陳昆平。陶家淇 攝

  圖為58歲的民警陳昆平。陶家淇 攝

2011年7月某日

記得女兒去年閒聊時説過,現在的年輕人如果不會電腦很難找到工作。今天,單位上組織年輕人和老同事學習使用一個軟體系統,這些年,在電腦上的工作確實是越來越多了。

這個軟體系統包含了資訊存儲、歸類、搜尋、統計、計算等功能,我看這可比紙張存儲歸檔和搜尋省去大半量時間。

其實,自轉業進入開遠市公安局,17年來我一直負責通信工作,接觸到電腦的時間也還算早,電腦開關機、上網等基本技能都會,但一直想弄明白這些軟體、網頁是怎麼做出來的。

或許,我也學學做軟體、網頁?所謂技多不壓身,也能讓自個今後工作快點輕鬆點。

2011年8月某日

決定了,我要學習電腦知識。

女兒笑話我不安分,50多歲還想去挑戰高難度技能。可我就是對電腦軟體編程産生了興趣,而且是濃厚的興趣。

今天星期六,老伴陪我去了書店,按“高人”的指點,我買了軟體工程、數據結構、C語言幾本書,老伴轉了半天,買了本教如何煲湯的書。

書是買回來了,“高人”説從二進位開始,接著學電腦軟體知識,再學編程語言、數據庫知識等,學不懂時就到網上向他或更高級的程式員求教。

圖為民警陳昆平翻閱電腦編程書籍。陶家淇 攝

  圖為民警陳昆平翻閱電腦編程書籍。陶家淇 攝

2012年1月某日

記憶力真的大不如前,“土法”死記硬背看來行不通。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我得一邊學習一邊寫代碼,要實實在在地寫出幾萬行代碼。

有意思的是,老伴看我在電腦寫代碼,又翻了翻我的書,她問我,“書上很多英文單詞,看得懂嗎?”

我告訴她,能看懂。沒想到她説,讓我學會英文,帶她去外國旅遊。

我卻只能“呵呵”苦笑,這些都是電腦專業英文詞彙,恐怕在國外旅遊中用不上。

2015年12月某日

是時候小結一下,我現在基本掌握了開發軟體所需的知識,如html超文本標記語言、asp.net c#語言、Transact-SQL結構化查詢語言、JavaScript腳本語言等。

還是老話説得好,練多了,路也自然就會走了。我發現,其實,不用寫幾萬行代碼,這才寫了上萬行代碼,基本就能上道。

2016年7月某日

今天與同事聊天,得知雨露社區管理需要製作一百餘種臺賬。雨露社區可是紅河州的主要戒毒康復場所,接收眾多戒毒康復人員,戒毒康復人員進入社區後,需要填寫人員基本資訊表、身體健康體檢表、戒毒病室分配,脫癮安排等等表格。

這是一項繁雜的工作,我想給他們一個小軟體系統,消滅這些紙質表格、臺賬。至於系統名字嘛,就叫做“戒毒康復人員資訊管理系統”。

圖為頭髮鬢角已白的陳昆平在編輯程式代碼,左側電腦螢幕上有他研發的“戒毒康復人員資訊管理系統”。陶家淇 攝

圖為頭髮鬢角已白的陳昆平在編輯程式代碼,左側電腦螢幕上有他研發的“戒毒康復人員資訊管理系統”。陶家淇 攝

2016年7月某日

很幸運,向領導和同事提出我想為雨露社區做“戒毒康復人員資訊管理系統”的想法後,得到了大家的支援。但看得出,大夥對我這個50多歲的老人能否做出一個軟體系統還是有擔憂的,説實話,我心裏也在打鼓。

2016年8月某日

這幾天,我翻閱大量資料,查看《禁毒法》、《禁毒管理條例》、《戒毒所管理辦法》等條文,我想讓這個軟體系統的設計構思功能得儘量貼近各種法律法規。

我還得結合開遠雨露社區的實際管理工作,了解民警工作每個環節與流程,在我的軟體系統上一個功能一個功能地增加。

2017年5月某日

十個月了,開始研發“戒毒康復人員資訊管理系統”以來,我的工作、生活裏沒什麼休息時間,連做夢也是“Data Info”。

老伴時常嘮叨,還不趕快休息,身體能吃得消嗎?

成為“程式猿”後,才知道“程式猿”生活原來是這麼扎心。我一天到晚守在電腦旁,寫代碼,改Bug,頭皮抓破,鬢角熬白。

今天中午又忘了吃飯,下午2點泡了桶速食麵,3點才想起來,面冷了湯幹了。

圖為陳昆平在深夜加班工作。陶家淇 攝

  圖為陳昆平在深夜加班工作。陶家淇 攝

2017年7月某日

今天,女兒從昆明回開遠看望我,我只和她説了幾句話就坐回電腦前,女兒走後,我挨了老伴一頓罵。

自一頭扎進軟體開發中,也有一年了,仔細想想,好久沒有過正常週末、節假日生活了,許多朋友都斷了聯繫,甚至一年都沒去昆明看過女兒和外孫。

網上有帖子説,很多菜鳥“程式猿”對編程的熱情那是一浪比一浪高,強烈的興趣與不斷獲得的成就感讓我像進了一個黑洞,被深深地吸引進去,無法自拔。

2018年1月某日

今天真是太高興了!終於,我研發的“戒毒康復人員資訊管理系統”在經過同事測試使用與反覆調試後,正式投入使用,還獲得了大家的一致認可!

同事們都説,系統解決了戒毒康復人員基礎資訊重復錄入問題,提高了工作效率。

同事們還説,系統對戒毒康復人員實行一人一歸類、一人一歸檔,全時記錄了在所、在社區的活動軌跡、脫癮狀態、康復進度,還提供了多元數據分類統計,為相關職能部門決策提供數據依據。

得到這樣的評價,不枉我這一年多的廢寢忘食。我想是時候去看望女兒和外孫了,也約老朋友們出來見見,告訴他們,我為什麼消失了一年多。

圖為陳昆平在電腦前工作。陶家淇 攝

  圖為陳昆平在電腦前工作。陶家淇 攝

2019年1月某日

從昆明回到開遠啦,這趟旅程心滿意足。

前幾天,在昆明舉辦的雲南省民警資訊化應用專題擂臺賽決賽上,我一個58歲老警察開發的“戒毒康復人員資訊管理系統”讓所有年輕人都感到驚訝。

而且啊,在昆明我也見到許多“失聯”的老朋友,和他們聊了很多。當然,也見到了女兒和外孫,小傢夥越長越高,越長越帥。

看著外孫,我想起現在有很多家長,從6歲起就把孩子送去學習電腦編程,這對電腦事業發展是件好事,但要注意自己的孩子有沒有興趣,對沒有興趣的人來説,電腦編程十分枯燥乏味。

另外,我認為,不要過早地讓孩子學習電腦編程,這會減少他們接觸和理解世界的時間,出色的程式員是具備邏輯架構能力與豐富知識體系的。

好了,這就是我的故事了,活到老學到老,永遠保持一顆愛學習的心態,就能做到人老心不老。(作者:繆超 胡遠航 胡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