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少路過北京王府井步行街的市民都見到一個類似露天咖啡座的開放吸煙區,面積足有70平方米。北京市控煙協會組織專家對此進行實地調查,于1月6日回應稱,吸煙區明顯違背《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並涉嫌誤導青少年,應該取締。

同時,北京市控煙協會還致函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員會、北京市愛國衛生運動委員會等部門,建議取締此吸煙區。

據了解,此吸煙區是一公司為宣傳“共用吸煙室”理念而設立。

而就在此前幾天,浙江省杭州市最嚴控煙令施行,電子煙被納入控煙範圍。對此,有評論寫道:在這個元旦假期,迎著新年的曙光,我國控煙立法又邁出重要一步。

不過,更多的聲音則是,控煙令不斷升級,嚴法期待落地。

新型煙草産品多

無輔助戒煙依據

北京市民周文韜接觸電子煙的原因很簡單——戒煙。

周文韜有差不多30年的煙齡。隨著年紀漸長,周文韜經常出現幹咳症狀,他的女兒周娟認為這是長期抽煙造成的。

終於,在兩年前,周文韜決定戒煙。可是,每次戒煙沒多久,周文韜就又開始抽上了。見父親戒煙如此之“難”,無可奈何的周娟將希望放在了輔助戒煙産品上。

周娟上網查詢後發現,市面上輔助戒煙産品眾多。一款價格為98元的電子煙套裝月銷量高達數萬件,累計評價為幾十萬條。這款電子煙的宣傳語為“歐洲先進科技”“倣真電子煙/模擬真煙感覺”。

不過,銷量高並非意味著管用。周娟發現,在這件商品的評價中,有不少買家對電子煙的品質與效果有所質疑。在評價裏,存在諸如“炸油、燙嘴、糊煙”“用一天就壞了”“感覺被坑了”等種種差評。

後來,周娟還就這款電子煙的品質及效果諮詢了網店客服。客服説,電子煙可以起到輔助戒煙的作用,很多客戶基本在一個月左右就有明顯的效果。煙油是植物甘油提取的,不含對人體有害的焦油、一氧化碳等有害物質。

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周娟給父親選購了一款電子煙。

在周文韜看來,他借助電子煙戒煙還算成功。“使用電子煙大約兩周後,我就沒碰過一根真煙。使用電子煙煙油的量從開始的每天4到5毫升,到現在每天1到2毫升。不過,煙油的尼古丁含量倒是沒有變化,一直是6毫克。最近,我開始使用尼古丁含量為3毫克的煙油。”周文韜説。

不過,這在周娟看來屬於自欺欺人,因為父親抽電子煙顯得更加肆無忌憚。

“在家裏和在單位抽電子煙時,雖然産生煙霧,但基本沒有氣味,不會給家人和同事造成什麼影響。”這是周文韜的看法。

曾任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控煙辦主任的姜垣在1月7日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説,傳統煙草裏所含的有害物質有200多種,煙草在燃燒過程中會把這些有害物質釋放出來。儘管加熱不燃燒的電子煙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有害物質的釋放,但還是會釋放出有害物質,未成年人使用這種電子煙同樣會危害健康。所以,目前商家所宣傳的抽電子煙無害、可以幫助戒煙的説法,沒有任何科學依據。

深圳市控煙協會副秘書長熊靜帆説,通過調查研究發現,青少年是電子煙主要行銷對象之一,一旦未成年人吸電子煙成癮也會促使他們吸食普通捲煙。因為尼古丁的成癮性,對未成年人的身心發育及健康會造成危害。“世衛組織發佈的報告中顯示,目前沒有充分證據證明吸電子煙可以戒煙”。

購買電子煙耍酷

使用仍可能上癮

記者在幾個電商平臺發現,賣電子煙的商家很多,其産品價格從99元到25000元不等。

在諮詢中,記者了解到,電子煙分兩類,即蒸汽電子煙和低溫捲煙。目前國內市場上主要以蒸汽電子煙為主,賣得比較好的價格在200元至500元之間。

有商家客服告訴記者,客戶購買電子煙的目的有兩種,一種是妻子買給抽煙的丈夫,希望丈夫戒煙,這種佔大多數。很少有抽煙的人自己買電子煙以試圖戒煙的。另一種是喜歡潮流的年輕人,他們中很多人本身不抽煙,買電子煙主要是為了玩。

“年輕人的消費大概佔了3成以上,而且這個比例還在提高。”有商家告訴記者,有些年輕人看朋友在抽電子煙,覺得很酷,所以也來買。還有的年輕人買電子煙純粹是為了拍照,要求電子煙外形要酷、煙霧要大。

有需求就有市場。據了解,現在有不少牌子的電子煙都有專門針對年輕人需求的産品,比如強調水果味、蒸汽大煙霧。

某品牌電子煙旗艦店的商家告訴記者,其品牌賣得最好的是一款299元的産品。這款電子煙的産品介紹稱:沒有焦油更健康,很帥很酷很潮流。“説穿了,年輕人買電子煙,一種是裝酷,一種是文青。很多人買電子煙之後很少再來買煙彈,他們基本不抽”。

然而,現實情況是,吸電子煙還是可能成癮。

北京市民嚴森(化名)告訴記者,他身邊有不少年輕人在使用電子煙,他們本身不抽煙,自稱是電子煙玩家,追求大煙霧,熱衷煙油DIY、花式吐煙圈,認為使用電子煙是一種“生活方式”。

85後的李曉峰(化名)有差不多10年煙齡,他在2015年開始接觸電子煙。他向記者展示的電子煙,一眼看上去會被認為是支筆。

“我現在習慣用這個國産品牌的,煙桿299元,煙彈99元一組3個,每個煙彈大概相當於1包傳統煙。電子煙大多號稱沒有焦油,但裏面到底是什麼成分,我也不清楚。只能説抽電子煙時,旁邊的人只看到煙霧但聞不到什麼味道,所以我在家裏抽電子煙也不會挨罵。”李曉峰説。

李曉峰坦言,他也看過一些關於電子煙危害的文章,但沒有辦法,自己一時半會兒還戒不了煙。“電子煙,畢竟還是有個‘煙’字,雖説有各種口味,但不論是用煙絲還是用煙油,其實都含有對人體有害的物質。所以,還是希望不抽煙的小夥伴慎重,不要因為覺得很酷就玩這個,這真不是一件趕潮流的事,很容易上癮”。

控煙面臨新問題

相關立法需跟進

如今,電子煙越來越流行,但電子煙並非無害。目前,除了民航、地鐵等對電子煙明確作出限制外,大多數公共場所仍是模糊地帶。

2018年10月,北京市發佈的控煙黑榜顯示,公眾對電子煙等新型煙草類型的投訴不斷。對此,姜垣説,公眾對電子煙等新型煙草類型投訴不斷,其中有兩個原因:第一,控煙的成功讓很多人使用電子煙,這是控煙成功的表現;第二,公眾的權利意識覺醒,不管你抽的是香煙還是電子煙,只要對我的健康有害我就投訴。

“公眾對電子煙等新型煙草類型的投訴不斷,首先是因為電子煙的使用越來越多,監管卻出現真空,所以投訴增多;其次,控煙越來越被公眾所接受,所以公眾參與控煙的需求投射到電子煙上了。”中國控制吸煙協會公益法律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王振宇説。

由此,姜垣認為,杭州將電子煙等新型煙草納入控煙範圍,在全國具有推廣意義。

王振宇也對《法制日報》記者説,杭州將電子煙等新型煙草納入控煙範圍是領先之舉,有推廣意義。電子煙是新問題,會造成立法滯後、監管缺失等問題。由於無法可依,但又切實存在,就會形成公眾投訴、監管無奈的局面。

在採訪中,不少民眾向記者提出,對於禁電子煙而言,在突破“執行難”瓶頸這一問題上恐怕還須下更大力氣。

在姜垣看來,推動將電子煙納入控煙範圍,不會遇到執行難的問題。“控煙可以做到,為什麼控電子煙做不到呢?從全國調查來看,使用電子煙的人數佔0.5%,人數並不多,落實起來應該不會很難。杭州的做法值得提倡,因為電子煙的危害是逐漸顯現的問題,很多地方在今後的監管和立法中要考慮到這一點”。

不過,王振宇卻認為,將電子煙納入控煙的範圍,肯定會遇到執行難題。

在王振宇看來,目前對傳統煙草製品的控煙工作都還存在困難,比如經費不足、取證困難等,那麼控制電子煙同樣也有困難。將電子煙納入控煙範圍,首先要有立法,沒有立法就沒有執法基礎。

對此,王振宇呼籲儘快將電子煙監管立法納入立法議程,“越早治理效果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