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造帶有“中央”“國家”“全國”等字樣的紅頭文件;製作假證自封“科長”“處長”“局長”;謊稱介紹工程項目、許諾解決事業編制……短短兩年多時間,詐騙團夥冒充中央機構獲利上千萬元。

經過8個月的艱苦偵查,四川成都公安機關趕赴北京、上海、山東、江蘇等29個省市,抓獲犯罪嫌疑人8人,查實詐騙金額1130萬元。近日,成都市青羊區人民法院審理此案,鄧良為、何俊成、楚志勇、翁應斌等5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分別被依法判處6年至14年有期徒刑,至此一起特大詐騙案審查終結。

詐騙團夥是怎樣將自己包裝成中央機構,如何精心設計騙局引誘被害人上鉤,詐騙屢屢得手有何“高明”之處。近日,《法制日報》記者赴成都展開調查,揭開騙局背後的秘密。

包裝

有秘書、配司機,49歲的何俊成從穿衣打扮到言談舉止一副“大領導”模樣。想見他一面很難,需要提前很久預約。

何俊成對外宣稱是“中央社會管理創新研究中心(籌)”主任,“中心”還在籌備階段,由某中央機關直接管理,辦公地點位於中南海,負責人為中央領導。

事實上,所謂的“中心”不過是何俊成與編劇出身的楚志勇自導自演的一齣好戲。

2013年,何俊成與楚志勇共同創建“中央社會管理創新研究中心(籌)”,在沒有取得任何合法機構認可和備案的情況下,私自製作大量證件非法招募的工作人員。

“證件上印有倣冒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行政級別,比如‘巡視員’‘調研員’‘處長’等看起來有模有樣。”成都市公安局錦江分局網安大隊副大隊長王小屹説。

為了讓“中心”看起來更像,何俊成、楚志勇等人煞費苦心,不惜以每年300多萬的價格租下北京市某大廈7樓。辦公室門上挂著“大案調研室”“秘書處”“機要室”的牌子,從裝修佈置到沙發擺放與政府機關的風格酷似,連列印紙也是各式各樣的紅頭文件。

王小屹告訴記者,網上現在還能找到何俊成以所謂“中心”領導身份參加各種活動的照片,他拉攏欺騙各種名人,政府機構要員,甚至國外領導人為其站臺,以增加虛假身份、虛假機構的可信度。

記者發現,“中心”的名稱後加了個“籌”字,這是騙子的高明之處。由於正在籌建,“中心”的真實性很難核實,也給公安機關辦案造成很大難度。

有了線下的精心安排,“中心”開始向線上發展。2014年,楚志勇認識了《法治傳媒網》的鄧良為,假“中心”遇上假“網站”,二人一拍即合。

經過協商,楚志勇簽發“法治傳媒網”隸屬於“中央社會管理創新研究中心(籌)”的“批文”並被任命為廉政調研室網管處副處長,對“中心”進行虛假宣傳報道。鄧良為則借用所謂的“中央背景”開展宣傳活動,發放自製的新聞採訪證及開設網站地方頻道。

有了場地、有了網站,“中心”又招募了翁應斌、陸某二人以國家領導人的名義進行招搖撞騙,四處斂財。

忽悠

青島填海工程、內蒙古造林項目、走向深藍計劃,這些項目動輒幾百個億,分一部分給你做有沒有興趣?這些子虛烏有的項目在翁應斌、陸某口中被説得神乎其神。

“2013年下半年,我通過朋友認識了陸某和楚志勇,他們多次向我暗示可以通過‘中心’主任何俊成介紹一些工程給我,但條件是捐贈一筆錢用於中心籌建。”上海某建築安裝有限公司總經理陳先生回憶説。

除了介紹工程外,陸某還許諾引薦陳先生結識所謂的“中央領導”並解決事業編制。在簡單核查了楚志勇的“工作證件”後,陳先生將500萬元人民幣匯入其指定賬戶。

“一個月過後,我感覺事情不對,讓陸某還錢,但他以各種理由拒絕。為了證明‘中心’的真實性,他特意讓我點擊‘法治傳媒網’核實。”儘管陳先生知道上了當,但捐贈協議是自己簽的,又無法核實“中心”的真偽,只好自認倒楣。

其實,上當受騙的不只陳先生。江蘇某科技公司經理校先生也遇到類似情況。

2016年1月,校先生被邀請去北京釣魚臺國賓館接受“中心”的面試。據陸某介紹“中心”是籌建中的部級單位,目前急需資金。

作為回報,校先生將成為“中心”的工作人員:“他們告訴我單位的行政級別很高,有了這個身份對我做事大有幫助。”

校先生通過“法治傳媒網”查詢到了“中心”及陸某的相關資訊,更加深信不疑,簽署了所謂的“捐贈函”後向“中心”轉賬500萬元。

與此同時,鄧良為也沒閒著。“法治傳媒網”打著中央機構“官網”的旗號,向四川6家政府部門收取宣傳費用20余萬元。以開設“法治傳媒網”分頻道為由,又向他人騙取保證金30萬元。

落網

“為避免詐騙團夥刪除、隱匿證據,我們在第一時間開展遠端勘驗取證,對“法治傳媒網”全站數據進行遠端固定,為後期的成功起訴奠定證據基礎。”成都市公安局網安支隊四大隊副大隊長劉暢介紹説。

在公安部、四川省公安廳的統一部署下,專案組對鄧良為、何俊成、楚志勇、翁應斌等8人實施抓捕,案件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抓獲歸案。查扣涉案電腦2台、手機4部、私印新聞工作證300余本,大量手簽稿件、印章,及“中心”印製的證件200余本。

“近年來,網際網路上一度出現大量冠以‘中央’‘中國’‘全國’等名頭的網站、網路群組和網路賬號,其中絕大部分與中央國家機關及全國性社會團體等合法組織毫無關係。”劉暢坦言,這些網站和網路賬號所發佈的內容良莠不齊、真假難辨。

劉暢説,一般國內合法網站的域名註冊機構都是國內機構,伺服器IP地址也在國內,特別是政府部門網站,如果域名註冊在國外,IP地址在國外肯定是虛假網站。

有些網站和網路賬號打著中央和國家機關的旗號實施詐騙、敲詐勒索等違法犯罪活動,極大的損害了相關中央和國家機關的名譽和公信力。近年來,公安機關持續打擊此類犯罪活動。

公安機關提示,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規定,境內合法網站都應該到工信部門和公安機關進行備案,工信部門備案資訊可以登錄工信部域名資訊備案查詢網站進行查詢,公安機關備案資訊可以登錄全國網際網路安全管理服務平臺進行查詢,群眾可以通過這種方法鑒別網站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