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佚豪在朋友圈中展示本次跑馬裝備。 受訪者供圖

關於對2019廈門馬拉松賽違規選手及處罰意見的通報。 2019年廈門馬拉松官網截圖

負重20斤跑全程,網友舉報其替跑,所屬消防隊對參賽不知情;本人以及轉讓號碼牌者終身禁跑廈馬

1991年出生的徐佚豪,在2019年1月6日舉行的廈門馬拉松上,背著10公斤重的空氣呼吸器,與三萬多名選手同場競跑。一時間,這位消防戰士成為焦點人物,引來各界點讚。

廈門日報報道顯示,徐佚豪稱自己完賽用時3小時40分鐘左右,“為了備戰此次比賽,提前半年開始負重訓練”。隨後,跑圈內的多名人士舉報徐佚豪替跑。

昨日,新京報記者從廈門市思明區消防大隊證實,徐佚豪係該大隊浮嶼中隊的消防員,單位並不知其參賽。隨後,廈馬組委會回應新京報記者稱,經調查,徐佚豪存在替跑行為,遭終身禁賽。同時報請中國田徑協會追加處罰。

號碼布名字不符消防員被指替跑

1月9日,徐佚豪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稱,這是他第一次參加廈馬,為了備戰,他提前半年開始負重訓練,今年廈馬,他背著呼吸器跑完全程,“耗時3小時40分鐘左右”。

不過很快徐佚豪就陷入替跑風波。媒體人“丁丁runner”等跑圈內人士發帖質疑,徐佚豪的號碼布為“J29739”,對應的名字與媒體報道不符,懷疑徐佚豪替跑。

新京報記者在“2019廈馬”官網檢索該號碼,顯示的名字為胡昕,總名次為23031,凈成績為5小時19分鐘23秒,與徐佚豪口中的“3小時40分左右”存在差異。

多段比賽現場視頻顯示,貼在他胸前的參賽號牌J29739下方姓名同為胡昕。

徐佚豪承認替跑因自己未中簽

據媒體報道,徐佚豪出生於1991年,2008年12月入職,現消防救援銜級為二級消防士,任廈門消防救援支隊浮嶼中隊戰一班戰鬥班班長。

談及負重初衷,徐佚豪告訴新京報記者,這種形式是平時消防員訓練體能的負重跑,“一般是跑5公里,這次背著它跑42.195公里,為的是挑戰自我、挑戰極限。”

徐佚豪負重參賽的視頻、照片傳至網路後,獲讚一片,多家媒體競相報道。不過,隨著事件的“反轉”,他替跑一事持續發酵。

作為當事人,徐佚豪在接受一個跑步公眾號採訪時坦言自己是替跑。“確實是拿了別人名額跑的,我自己沒有中簽,但我的本質沒有惡意,傳遞正能量的東西,希望大家理解”。他稱自己也是跑步愛好者。

“我沒意識到用別人的名額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了解了具體的情況,才知道本人觸犯了組委會制定的規則,經過這次教訓,本人不會再做出觸犯規則的行為。”徐佚豪表示。

- 回應

徐佚豪終身禁跑廈馬 報請田協追加處罰

廈馬官方規程第十二條“處罰辦法”顯示:為加強賽風賽紀管理,賽事組委會嚴禁私自轉讓(賣)或接受轉讓(買)參賽資格,禁止一切替跑、蹭跑、偽造號碼布及使用非賽事號碼布者進入賽道參賽。

規程還稱,一經查出,對違規者將終身禁止參加廈門馬拉松組委會舉辦的各項賽事,並報請中國田徑協會追加處罰。由於替跑、蹭跑、偽造號碼布等違規行為所造成的一切後果均由違規者自行承擔,對造成經濟損失及嚴重影響的,組委會還將保留追究違規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昨日,廈馬組委會一工作人員向新京報記者透露,賽後就接到很多舉報,並進行了事實核查,經查,J29739號碼原持有人確為胡昕,此人因傷無緣出賽廈馬,後將號碼布名額轉讓給了徐佚豪。

隨後,廈門馬拉松賽組委會通過官網發佈此次比賽違規資訊通報,共涉及15人。其中,參賽號為J29739的胡某存在私自轉讓號碼布給他人的違規行為。處罰辦法為:取消成績和排名,終身禁止參加廈門馬拉松組委會舉辦的各項賽事,並報請中國田徑協會追加處罰。

此外,組委會認定徐佚豪非參賽選手使用他人號碼布參賽,處以終身禁止參加廈門馬拉松組委會舉辦的各項賽事,並報請中國田徑協會追加處罰。

廈馬組委會已報請中國田徑協會追加處罰。

處罰結果出來後,新京報記者曾試圖聯繫徐佚豪,但未獲其回應。

- 連結

廈馬一裁判私吞補給 被取消裁判資格

本屆廈馬除了被爆出存在替跑的亂象外,還有一位裁判因私吞補給,被取消裁判資格。

1月6日,一名自稱為廈門馬拉松志願者的網友發帖稱,17.5公里處一食品區的裁判在開賽前讓志願者搬了多箱食物到自己的車上,“我們志願者一開始以為要運往其他地方支援”。開賽後,在明知香蕉已經不夠的情況下,該裁判制止志願者繼續切香蕉,並不顧志願者反對,把最後的兩箱香蕉用黑色垃圾袋裝著,拉至其車上。該網友還稱,該名裁判還把橘子、小麵包、紙杯都搬到了自己車上。

廈門馬拉松組委會回應新京報記者稱,網路舉報內容屬實。“已把他開除出廈馬的競賽裁判隊伍,經勒令,他已退還全部東西”。

新京報記者獲得的一份文字通報內容顯示,組委會認為該裁判的行為與裁判員的身份和形象嚴重不符,違反了廈門馬拉松裁判員管理辦法,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經研究,決定取消其廈門馬拉松裁判員資格,追回其私吞競賽物資,今後不再調用其擔任裁判員工作。

- 盤點

國內馬拉松頻出亂象

新京報記者檢索公開報道發現,“馬拉松”成為網路熱詞,國內馬拉松比賽亂象不斷,抄近路、遞國旗、替跑、拉拽選手甚至騎共用單車比賽。

中國田徑協會日前召開“2018年馬拉松專題媒體溝通會”,會議通報對近期受到廣泛關注的幾起馬拉松違規事件的處罰決定。

通報顯示,中國田協對2018年蘇州(太湖)馬拉松“遞送國旗”事件、南寧國際馬拉松“拉拽衝線冠軍運動員”事件、深圳南山半程馬拉松比賽“抄近道”事件中涉及的各賽事組委會,作出取消參加2018年度中國田徑協會馬拉松賽事等級評定資格的處罰,並要求上述組委會限期向中國田徑協會遞交書面整改報告。

中國田協對上述違規事件中涉及的運營公司給予警告處罰,並要求相關公司限期向中國田徑協會遞交書面整改報告。中國田徑協會還將視上述組委會及公司整改情況決定是否追加處罰。

●2018年5月13日

大連國際馬拉松賽。29名選手因不按規定順序起跑,被組委會取消成績並在兩年內禁止參加該賽事,包括半程男、女冠軍。

●2018年10月22日

淮南馬拉松。“上海業餘跑圈一哥”李一鵬,獲男子組亞軍、1.2萬元獎金,賽後被檢測出違規使用興奮劑。

●2018年11月18日

蘇州馬拉松。中國運動員何引麗在與非洲選手爭奪冠軍時,有志願者分別兩次進入賽道給何引麗遞國旗,影響比賽進程。

●2018年11月25日

深圳南山半程馬拉松。大量選手抄近路作弊,甚至有很多人冒名替跑、套牌,組委會回應:確有違規行為。

●2018年12月2日

南寧國際馬拉松。衣索比亞選手在衝線奪冠後,被終點處工作人員一把拽停,干擾比賽正常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