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全世界的科幻迷們再次興奮起來了,真的是外星人來了?宇宙深處的神秘信號到底要不要回應?

“不要回復!不要回復!不要回復!”,不少網友得知人類科學家接收到外星信號後,很快便想起了中國著名科幻作家劉慈欣所著的科幻小説《三體》中的場景。

劉慈欣曾在《三體:黑暗森林》中如此描述,“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在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獄,就是永恒的威脅,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將很快被消滅一旦被發現,能生存下來的是只有一方,或者都不能生存。”

然而1月9日,全世界最權威及最有名望的學術期刊之一——《自然》雜誌(Nature)發佈了一篇論文中稱,加拿大BC省最近推出的射電望遠鏡(CHIME)在2018年7到8月試運作期間捕獲到13個“ 快速無線電爆發 ”( Fast radio burst ,FRB)。

CHIME射電望遠鏡

這一消息之所以引發廣泛關注是因為在CHIME此次發現的13個快速射電暴中,其中1個在隨後的兩個月裏又反覆出現了至少3次,而這是人類發現的第二個可復現的快速射電暴。

雖然在《自然》的論文中並未給出任何與外星生命相關的推測,但包括BBC,CNN、《衛報》在內的很多媒體都將重復性的無線電波解讀為外星文明發出來的信號,甚至猜測有沒有外星文明可以在幾年時間就飛躍幾十億光年的距離。

這無疑讓全世界的科幻迷興奮起來。

因為無論是學術權威霍金,還是在中國大陸膾炙人口的科幻作品《三體》中,均提到人類應謹慎對待外星智慧發出的信號,因為後果也許會給人類帶來滅頂之災。

引文: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個文明都是帶槍的獵人,像幽靈般潛行于林間,輕輕撥開擋路的樹枝,竭力不讓腳步發出一點兒聲音,連呼吸都必須小心翼翼:他必須小心,因為林中到處都有與他一樣潛行的獵人,如果他發現了別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開槍消滅之。

在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獄,就是永恒的威脅,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將很快被消滅一旦被發現,能生存下來的是只有一方,或者都不能生存。”

——劉慈欣《三體2:黑暗森林》

“不要洩露任何和地球有關的內容,因為你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意思,萬一非善意的,可能給地球帶來滅頂之災。外星人真的到訪地球的話,情景可能會像當年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對美洲的土著居民來説,結局不妙。”

——霍金

然而,真的像網友猜想的那樣可怕嗎?

為此,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了科幻小説作家、雨果獎得主劉慈欣,並採訪了天文學領域學者、科普作家,對部分網友好奇的疑問做出了解答。

獨家對話劉慈欣:外星信號回不回復對人類無所謂 根本不用考慮這樣的事件

新京報:你怎麼看這次備受關注的外星信號?

劉慈欣:以前發生過很多次,每一次都被證明是自然現象。它值得關注更多是在科學研究方面,與我們的日常生活以及人類命運沒有太大關係。實際上,以地球現有的科技水準,我們不一定聯繫得到外星人,一旦發生衝突,誰能贏還不一定。

新京報:面對本次收到如此清晰和明確的FRB信號,人類到底要不要回應呢?

劉慈欣:其實回復或不回復對人類都無所謂,15億光年是多遠的距離,你知道嗎?無所謂的,這與人類都沒有任何關係。而15億年是多少年?15億年前地球陸地上還沒生命,生命還沒從海洋爬上陸地,根本不用考慮這樣的事件。你回復15億年才能到他那,他再給你回答15億年才能回來,這種回復有什麼意義嗎?説這種話的人他根本不知道宇宙有多大。

新京報:因此,可以理解為人類不用回復外星信號?

劉慈欣:為什麼要回答?不願意回答就算了,這種時間跨度和現實根本沒有關係。網友並不知道宇宙尺度的概念,任何對宇宙尺度稍微有點概念的人都不會提出這種問題。雖然它值得關注,但在科學方面,沒有任何現實和現實有關的核心意義。

科學松鼠會成員、天文領域達人Steed:可復現的快速射電暴可能是破解神秘現象的突破口

新京報:為什麼這個重復信號如此重要?

科學松鼠會成員、天文領域達人Steed:相比只出現一次就再無音信的同類,可復現的快速射電暴意味著天文學家對同一天體作更全面的觀測,也給之前的許多理論解釋提供了判據。

換句話説,可復現的快速射電暴,有可能成為一個突破口,幫助天文學家一舉破解此類神秘現象的真正成因。

新京報:有沒有外星人發出此信號的可能?

Steed:實際上,對於快速射電暴來説,真正令天文學家頭疼的,不是這種現象解釋不了,而是理論太多,觀測數據卻太少。當然,嚴格來説,倒也確實不能排除是外星智慧文明的活動。

哈佛大學腦洞一向很大的Avi Loeb教授就曾提出,説不定外星文明使用超強的脈衝輻射推動光帆來作穿越星際的旅行,多餘的輻射照到地球,便可能成為我們探測到的快速射電暴。

不過外星文明的這一説法,這既不是唯一可能的解釋,跟其他天然形成的理論相比,也並沒有特別的優勢可言。

紫金山天文臺孫何雨博士:沒有任何觀測顯示信號源在以超光速靠近我們

新京報:15億光年到底有多遠?

紫金山天文臺博士研究生孫何雨博士:15億光年其實就是光在宇宙中傳播了15億年之後所經過的距離,這是一個天文數字級別的距離,換成人類最快的宇宙飛船,起碼也要飛個1000多億年。可以理解為,在我們現在這個時間收到的這個信號,是信號源15億年前發出的,經過了15億年才傳播到我們這兒。

新京報:是否存在超越光速的運動?

孫何雨:不可能。沒有任何的觀測説明信號源在以超光速的速度靠近我們。

不過,信號源倒是有可能以超光速的速度遠離我們——由於宇宙膨脹的效應,導致距離我們特別遠的星體會由於空間的膨脹而遠離我們,而這個速度有可能超光速——這並不是真正的超光速,僅僅是參考係的超光速,這樣的話,這個星體的信號就永遠傳播不到我們這裡了

新京報:即使外星生命收到信號後立即以光速前往地球,30億年後到達地球,他們可能會看到什麼?

孫何雨:我也不知道。由於太陽壽命還有起碼50億年,那麼30億年之後,太陽還是處於其壯年期,那麼對於地球的影響與現在還是類似的,所以從天文角度來看是沒有什麼變化了。不過對於人類文明來講,這30億年我們可以幹很多事,這其中會發生什麼呢?三體裏面的黑暗森林故事?還是星際爭霸裏面對於科普盧星區的爭奪?亦或是像家園裏面,我們人類踏上返回故鄉希格拉的道路?這個就完全無法預測了,一切就看我們人類文明自己的發展了。

新京報:人類即使回復信號,真的就能被外星人智慧定位嗎?

孫何雨:就目前而言,基本是不可能的。因為人類發出的信號功率太小,如果外星人的技術水準與我們類似,那麼即使在幾十幾百光年的距離上,也很難探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