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消息網1月10日報道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1月8日刊登題為《宇航員:中國成功登陸月球背面對我們意味著什麼》的文章,作者為焦立中博士。焦立中是一家激勵、培訓和教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和聯合創始人。1990年至2005年,他曾是美國國家航空航太局(NASA)宇航員,執行過四次太空任務,還曾作為俄羅斯“聯盟號”宇宙飛船的副駕駛前往國際空間站。文章稱,美國政府應重視太空探索項目,否則將失去太空探索領域領頭羊的地位。

文章稱,新年伊始,中國做了一件其他國家沒有做過的事情:中國的嫦娥四號在月球背面實現軟著陸,並更深層次更加全面地科學探測月球地質、資源等方面的資訊。

從技術角度來看,幾乎同樣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中國成功地將一顆中繼星“鵲橋”送入月球軌道,為月球背面的著陸器和巡視器提供中繼通信服務。

焦立中在文章中稱,對此自己感覺很複雜。

作為出生在美國但父母都出生在中國的美國華裔,一方面,焦立中為自己的血統和中國取得的成就感到驕傲;另一方面,他同樣也為美國取得的成就感到驕傲。1969年的“阿波羅”登月激勵他成為一名宇航員,他也堅信美國能夠且應該在太空探索中保持領先地位。

文章稱,中國在太空的新成就超越了其他國家。儘管中國並不準備取代美國的地位,但中國取得的成就更像是一種警告。美國現在必須加緊行動,以維持其領袖地位。

在中國準備建設空間站的同時,美國計劃于2024年至2025年退出國際空間站,這個空間站曾是15個國家合作努力的結果。根據《華盛頓郵報》2018年初獲得的美國航太局內部文件,該計劃基於這樣一個不切實際的想法,即政府可以將該設施的管理權移交給一個商業實體。

文章稱,國際空間站的設計從來都不是為了營利。休斯敦和莫斯科的飛行控制中心必須有固定的人員支援,發射和著陸費用對任何商業實體來説都是難以承受的。

與此同時,中國最早可能在本世紀30年代將宇航員送上月球,從而在登月能力上比肩美國航太局。

文章稱,美國只能眼看著這種情況發生。1965年,美國航太局擁有5.3%的聯邦預算,如今只有0.4%左右。這些微薄的資金不可避免地限制了NASA的雄心。這種情況似乎不會改變,因為白宮似乎更熱衷於創建所謂的“太空部隊”,而不是投資一個真正的太空探索計劃。

公平地説,美國仍然在太空中進行一些令人驚奇的任務。“新視野”號探測器1月1日飛掠柯伊伯帶的小行星2014MU69,這將是航太器探索史上的最遠天體。帕克太陽探測器正對太陽進行開創性的測量。“火星洞察”號探測器剛剛在火星著陸,進行了前所未有的研究。

文章還稱,儘管有這些偉大的任務,但美國的太空計劃可能即將被超越。這是“龜兔賽跑”的經典案例。美國已經習慣了長期居於首位,以至於政客們變得自滿。事實上,發展美國的太空能力不在他們的優先事項上,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文章最後稱,現在,中國在太空探索領域佔據優勢的時刻已經來臨。美國必須面對這樣一個現實,即中國邁出了雖小但意義重大的一步,並以此方式向世界表明,它也可以成為第一個在太空完成任務的國家。美國最好儘快意識到這一點,否則可能會發現自己不再是太空行業的領頭羊。如果美國不從自己對太空能力的自滿情緒中吸取教訓,可能最終也會在其他領域失去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