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華盛頓1月8日電 (國際觀察)政府“停擺”陷僵局 美黨爭愈演愈烈

新華社記者孫丁 鄧仙來 高攀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國會民主黨領袖8日晚就邊境安全、聯邦政府“停擺”等議題分別發表講話,雙方繼續各執一詞、相互攻訐。這意味著,已經進入第18天、史上第二長時間的聯邦政府“停擺”仍將繼續下去。

分析人士認為,白宮與國會民主黨人在邊境安全問題上存在根本性分歧,妥協空間不大,雙方隔空喊話意在爭取公眾支援並施壓對方。目前,朝野更關注特朗普是否會動用行政權力,繞過國會獲取在美國同墨西哥邊境修建隔離墻的經費。特朗普如果這樣做,恐引發更大的政治風波。

相互攻訐

特朗普8日晚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發表全國直播講話,稱美墨邊境的 “人道主義和安全危機”正在發酵,指責民主黨拒絕為加強邊境安全撥款。他還説,已邀請國會高層9日到白宮會面討論撥款問題。

此後,民主黨籍的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和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也通過全國直播講話對特朗普作出回應。二人嚴厲指責特朗普誇大美墨邊境的情況,同時表示,民主黨支援加強邊境安全,但在方式上與特朗普有嚴重分歧。此外,舒默提出,分開解決聯邦政府“停擺”問題和雙方圍繞邊境安全問題的分歧,並呼籲特朗普簽署相關撥款法案以結束“停擺”。

美國聯邦政府自去年12月22日淩晨開始部分“停擺”。白宮和國會民主黨人進行了多輪談判,但都未取得實質性突破,核心分歧依舊是邊境墻問題。

在美墨邊境修建隔離墻是特朗普競選總統時的重要承諾,也被美國輿論視為他穩固票倉、尋求連任的重要政治籌碼,所以特朗普在這一問題上不肯退讓。但在民主黨看來,邊境墻在加強邊境安全上低效、昂貴且沒有必要,是特朗普煽動保守派選民的“政治噱頭”,因此拒絕將特朗普要求的約57億美元“建墻費”納入政府撥款法案中。

分析人士認為,白宮和民主黨在邊境墻問題上的嚴重分歧是聯邦政府“停擺”陷入僵局的重要原因,短期內尚看不出雙方有讓步的可能。

緊急狀態

特朗普近日多次提及要動用行政權力宣佈美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以繞過國會,利用已撥放的軍費修建邊境墻。據悉,白宮律師團隊正在對特朗普的這一想法進行法律評估。不過,特朗普在8日的講話中並未提及此事。

根據美國1976年通過的《全國緊急狀態法》,總統擁有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的權力,以應對緊急情況,但要向國會解釋這一決定具體基於哪些條款。在國家緊急狀態下,美國國防部可以暫停或推遲民用工程項目建設,把資金投入到軍工建設、人防工程等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項目上。

美國專家指出,從法律角度看,特朗普有權宣佈美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但這勢必引發爭議。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國防預算問題專家托德·哈裏森表示,邊境安全本質上是執法問題,如果特朗普執意動用軍事資源,很可能被起訴。

民主黨方面表示強烈反對,稱南部邊境上並沒有出現特朗普所説的國家安全危機,因此不能宣佈美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共和黨內也有不同意見,得克薩斯州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約翰·科寧日前表示,由此産生的法律爭端可能持續數周乃至數年,將令本就複雜的情況面臨更多變數。

影響民生

近年來,美國政治極化趨勢加劇,共和、民主兩黨之間的共識越來越少,跨黨派合作空間越來越小,聯邦政府“停擺”就是極端表現之一。自2018年初以來,美國聯邦政府已經3次陷入“停擺”。

美國哈佛大學法學教授諾亞·費爾德曼日前撰文指出,面對僵局,兩黨都不願真心實意地解決問題,這向外界釋放的信號是:兩黨的分歧是根本性的,合作只是偶然。

除了消磨聯邦政府的公信力,“停擺”犧牲的更是民眾的切身利益,不僅影響到數十萬聯邦政府僱員和合同工的收入,加大他們的生存壓力,還讓許多民眾無法獲得本應享受的政府服務。美國《國會山》日報最新民調顯示,約七成民眾希望白宮和國會民主黨人儘快達成協定以結束聯邦政府“停擺”。

但即使此次“停擺”風波過去,兩黨之間的矛盾也不會就此消失。美國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達雷爾·韋斯特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當下圍繞邊境墻的鬥爭很可能是未來兩年白宮與國會民主黨人之間關係的寫照,預示著黨派之爭將繼續加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