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底,“阿里巴巴員工租住自如後患白血病死亡”一事引發輿論關注,自如CEO表示“是他們的責任,一定會承擔”,雖然自如公佈可以換房、加裝凈化器、測量甲醛值等補救措施,但不少自如的租客,依舊選擇了通過法律手段維權。

今年7月,北京的大學畢業生姚雲,就因租住的自如房甲醛超標後,出現甲醛中毒的一系列症狀,將自如告上法庭。但沒想到,自如反訴姚雲提前搬出甲醛房後,沒交租金。幾個月來,租房,搬家,起訴自如,又被反訴,這些經歷讓姚雲實在沒想到。

月租四千一間自如房甲醛超標無人負責,租客兩個月退房起訴自如

2018年5月,大學剛畢業的姚雲在北京找房子,看到自如宣傳的“直接拎包入住”後,就和朋友一起合租了一套自如房,以每月4000元一間的租金入住,但一個月後,就開始出現頭暈、皮膚起紅疹,之後她申請了自如的室內空氣治理,治理人員都表示“沒問題了”,但情況並沒有改觀。

姚雲説:“這個時候我才跟管家提出來説,這房子是不是甲醛超標。那個管家跟我説查了一下,這個房子是四月份剛裝修完,5月份就租給我們了。就那個時候我們才知道這個房子就是剛剛裝修,並且我們是在甲醛濃度最高的三個月是住在裏面的。”

之後,姚雲和室友又請具有CMA資質的檢測機構對室內空氣進行檢測,結果顯示,兩個房間甲醛濃度均超標,正常情況甲醛值不能超過0.1,她們的房子,達到了0.18。拿到結果後,姚雲第二天就搬離了住處。從入住到搬離,一共沒超過2個月。

姚雲説,之所以要起訴自如,是因為在媒體關注之前,她和自如的溝通過程中,自如的管家對甲醛房問題百般抵賴,讓她非常氣憤,之後她了解到,與自己經歷相同的人,還有很多:

姚雲説:自如它出了這樣的事情,從頭到尾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去承擔這個責任,甚至它們把這個責任推到我們身上,説是我們身體太弱,才會有這樣一個反應什麼的。就是又説空氣中也有甲醛,什麼蘋果有甲醛,你喝的自來水也有甲醛。就它們這種推諉的態度讓我們非常氣憤,然後跟我們相同經歷的人真的是成千上百,還有很多很多我們沒有接觸到的。所以的話我們希望説我們站出來,通過我們去推動這個市場的完善。

自如反訴租客未交完房租,還要簽封口協議

姚雲告訴記者,自己剛上班不久,也沒有錢請律師,8月16日,她和室友一起,以自如房間甲醛超標,無法正常使用為由,向北京朝陽區法院提起訴訟。

讓她意想不到的是,起訴兩個月後,她和室友沒等到正式開庭,卻先收到了自如公司10月25日發來的反訴狀。理由是,姚雲因甲醛問題搬離之後,沒有再繼續付房租。她認為在搬離之前早已向自如發送了告知函,房間也沒有使用,沒有道理繼續繳費。她説,收到反訴,讓剛剛大學畢業的她,感覺到了社會的第一課:

姚雲説:“我們簽了約是一年,就是因為他不認甲醛超標,當時我們是發了一個解約函,因為我們是基於法律的條文,一旦對方出現違約,發解約函進行解除合同。自如就認為我們的合同沒有解除,所以的話他就認為我們違約。他説我們也沒有交下一個季度錢。”

在遞交起訴狀近4個月後,姚雲還在等待開庭的通知。姚雲説,在起訴前的庭前調解環節,她無法接受自如除了退還剩餘租金再補償一個月房租,同時需要簽“封口協議”的方案。她覺得,通過法律手段去追回賠償,比簽封口協議去拿回賠償更有意義。

姚雲説:“當時他們提出的條件是和解可以,退款可以,但是一定要我們簽一個封口協議。當時還是覺得有些東西可能比金錢更重要,我們可能死磕的是一個公平正義,如果説我們最後能夠得到一個好的結果,能鼓勵更多的人勇敢的去維權,那麼我們現在付出的、耗費的還是值得的。”

截至發稿,自如尚未對記者的採訪要求作出回應,記者將持續關注。

與姚雲還在等待不同,另外一位自如租客王驍訴自如的案件今天將開庭審理,在租住自如房屋2個月之後,王驍身體出現了紅疹,還伴隨著陣陣瘙癢,她拒絕了自如退租、換房、空氣治理等補償方案,堅持將自如告上法庭。她説,這麼做為的就是給所有潛在租客提個醒,推動自如公司兌現承諾。

11月6號,王驍在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等來了自己起訴自如案的開庭。這是自如甲醛門事件爆發後,北京租客起訴自如開庭審理的首案。庭審期間,原告代理律師在庭上進行了訴訟請求條款的追加和變更,被告自如公司遂申請延長舉證期至少15天。最終,審判員決定休庭並延期審理。本案將在今天上午再次開庭審理。記者將關注庭審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