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1日,中國空軍蘇-35戰機與轟-6k戰機編隊訓練。劉銳/攝

空軍蘇-35飛行員訓練歸來。沈玲/攝

12月5日,空軍駐南方某機場,蘇-35戰機正在進行飛行訓練。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 王達/攝

12月初以來,空軍航空兵某旅連續組織蘇-35戰機跨晝夜飛行訓練,錘鍊夜間實戰能力。

“改革開放鑄鐵翼,我為空天織祥雲。”列裝蘇-35戰機的空軍航空兵某旅,駐守在改革開放前沿,是中國空軍首支飛出國門與外國空軍開展聯合訓練的航空兵部隊,被譽為“南疆利劍”。

今年春節前夕,該旅飛行員駕駛蘇-35戰機從這裡起飛,飛赴南海參加聯合戰鬥巡航任務。消息一齣,迅速刷爆網際網路。此時,距該旅蘇-35戰機本場首飛還不到一年。

5月11日,該旅再次執行繞島巡航任務,蘇-35戰機首次與轟-6K戰機編隊飛越巴士海峽,實現了繞島巡航模式的新突破,彰顯了空軍體系作戰能力的新提升。

有關軍事專家表示,蘇-35是多用途戰鬥機,具備制空作戰和對地、海面目標精確打擊能力。蘇-35戰機開展實戰化軍事訓練,有助於增強空軍遠端遠海作戰能力。

為何換裝週期縮短,戰鬥力能迅速生成?“關鍵要以改革創新精神敢為人先,立起不僅高飛、更要勝戰的思維理念。”該旅政委陳俊軍説,蘇-35戰機列裝以來戰鬥力快速成長的背後,凝聚著該旅官兵一脈相承的開新圖強精神。

1996年3月,該旅前身航空兵某團在空軍首批列裝蘇-27戰機。他們創造三代機組訓模式,摸索總結出24小時滾動訓練、下半夜大機群遠端跨區機動奔襲等多項訓練改革模式。部隊連續兩次奪得空軍對抗空戰競賽考核團體桂冠,兩人摘得“金頭盔”,8人次獲評“空戰能手”。飛行二大隊被中央軍委授予“科技練兵先鋒飛行大隊”榮譽稱號。

20年後,該旅官兵在改革強軍大潮中,再次接到命令——首批列裝蘇-35戰機。對他們來説,這相當於第二次創業。

“改裝蘇-35戰機伊始,我們就提出實戰化改裝的理念。”該旅領導介紹,“改革推進到今天,比先進裝備更重要的是思維理念,只有為打仗而飛,才能飛出強大的戰鬥力。”

“按照以往模式,先技術後戰術,一步一動。好處是走得穩,但是卻走不快。”“武器換代加速,如果不能儘早把新機飛出新質戰鬥力,新機就會加速被淘汰,這是一種極大的浪費和恥辱。”一場場頭腦風暴席捲而至,思維靶心直指訓練模式機制——絕不能簡單複製三代機模式駕馭新戰機。

為此,該旅重塑訓練模式,打破過去“技術訓練-武器使用-戰術運用”依次推進的常規模式,將三者融為一體同步進行,縮短訓練週期。 飛行員們著眼實戰需求整合訓練內容,自主編修改裝提綱,將技術與戰術內容統一設置成多個練習,編訂數萬字的融合訓練教學法。

曾經飛過蘇-27戰機的90後飛行員宋令東明顯感覺到了這次改裝蘇-35戰機的不同之處。“這次改裝提高了戰術訓練的比例,更加強調運用飛機戰術平臺實現作戰效果,更加貼近實戰。”他介紹説,一個飛行架次下來,既有基礎的駕駛技術訓練,又有武器使用訓練和戰術訓練,三者科學搭配,訓練強度更大。

“空中對抗動作更激烈,載荷更大,身上經常被壓出血點。”宋令東告訴記者,飛行員們下飛機時衣服都濕透了,往往需要換一身衣服進行第二個架次的訓練。

此外,他們還將實彈訓練推向常態化,晝夜間組織實施,由打環形靶向打倣真靶、打陸上靜止靶標向打海上漂浮靶標轉變,戰場環境更加複雜逼真。

“每一次升空都有實戰背景,每一個動作都有戰術意義。”該旅特級飛行員徐幼兵認為,這樣的改裝模式目的不僅是具備使用這型裝備的能力,而是要具備實戰能力,“使訓練內容可以直接在執行任務時應用。”

徐幼兵參加了今年年初的南海戰巡任務,這也是蘇-35戰機首次公開亮相。“南海戰巡對我們來説是常態化的任務。”這名經驗豐富的飛行員説,“我最大的感受是蘇-35戰機更好飛了,功能更強大了,執行任務底氣更足了。”

飛行大隊長何凱對晝夜間空中加油訓練印象深刻。暗夜茫茫,能見度極低,視線所及只有月亮和加油吊艙光源,加油錐套在強風中不停抖動。他操縱戰機逐漸接近,不斷修正偏差,穩定諸元,一個前衝,戰機受油探頭與加油錐套準確對接。

一種成就感瞬間涌上他的心頭。數小時前,何凱剛完成晝間空中加油課目。而在此之前,受機型所限,他和戰友們對空中加受油的經驗幾乎一片空白。面對挑戰,他們不斷增加訓練強度,從空中加油課目進入到實施不到1個月時間,首批改裝飛行員全部通過考核。

該旅“金頭盔”飛行員王海峰認為,空中加油訓練擴展了蘇-35戰機的作戰半徑,使它能夠更好地遂行全天候、遠中近作戰任務。

除了不斷開拓訓練課目,該旅還十分重視戰術戰法創新,專門成立作戰研究中心,飛行員們自主選擇研究領域專攻精練,探索出許多新的戰法。

深秋時節,一場演練在濱海地區悄然打響。帶隊長機是副旅長王曉東——該旅換裝蘇-35戰機以來第一個飛行時間超過100小時的飛行員。這次演練,他們嘗試驗證了蘇-35戰機空空、空地間資訊交互與資源共用,在多機編隊協同攻擊等作戰運用上取得突破。

同時,該旅充分運用“基地–旅”體制訓練平臺和資源,與異型機、地導、雷達部隊和海軍艦艇常態化開展帶有實戰背景的空對空、空對地和空對海對抗訓練,提升體系作戰能力。

2017年9月,該旅參加一次聯合演習,時任副參謀長王曉東第一次登上海軍驅逐艦進行對空指揮,面對海空層層設防和複雜電磁環境,引導戰機成功突防。

“未來作戰都是體系作戰。”王曉東説,“這次聯合演習為我們後續深入的協同作戰研究提供了依據和資料。”

“這些年,我們飛出國門尋找與外國空軍的差距,走上競技場與全軍優秀團隊切磋技藝。換羽新飛後,不唯專家和紙面數據,用深度研究驗證飛出全新航跡,飛出勝戰信心。”該旅領導告訴記者。

“善研戰者走在戰爭之前。練就勝戰之能,任何時候都需要敢於‘吃螃蟹’的人。”蘇-35戰機列裝以來,該旅在探尋戰鬥力成長的道路上銳意創新,戰鬥力提升迅速,“南疆利劍”在改革強軍中再次展露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