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客網”歐洲版11月13日文章,原題:中國的黑盒子優勢

筆者來到深圳鹽田區31層高的現代産業服務中心。從不久前碼隆科技公司設立的頂層辦公室望去,周圍新摩天大樓拔地而起——用來吸引新一輪科技公司。不久前進行迄今最大規模的中國人基因組測序的實驗室就在幾個街區外。不過,筆者此行是為了解可能決定中國乃至世界未來的人工智慧發展。

從簡單的説起,比如碼隆科技推出的智慧自動售貨機,只要手機掃碼,想要什麼就拿什麼,內置攝像頭會識別數百種商品並處理支付,還與外部世界互動,比各地冒出的無人便利店更便捷。

(如今中國)大量涌現的各類應用,基礎技術是深度學習。不妨這樣想:這並非一台只能區分識別物品的機器,而是輸入數據後就能像人類一樣自己學習。這就是著名的“黑盒子”(指從用戶觀點來看一個器件或産品時,並不關心其內部構造、原理及運作,而只關心其功能及如何使用這些功能,電晶體、人類大腦等許多事物都可被視為黑盒子——編者注)。碼隆科技CEO黃鼎龍説:“你知道為什麼中國人擅長深度學習嗎?因為自古以來,黑盒子就是中國社會和文化的一部分。比如説中醫裏有些草藥會起作用,但我們並不知是如何起作用的。我們能做的只是,要有不同結果就要有不同輸入。”

那是什麼令深圳和中國的生活不同於世界別處?中國新技術創造出一種新生活方式嗎?抑或在走西方現代化路子?黃給出一個答案:是否能把中國理解為一個巨大的黑盒子?這是一個大取捨——對於人工智慧、對於中國許多地區來説。如果堅持先搞懂一切,那麼推動變革的潛力就會受限。但若你不介意不知道事物是如何運作的,那麼一連串機遇就會涌現。不妨把中國社會設想為一個巨大的黑盒子,而中國共産黨就是深度學習的程式設計員。

當中國的黑盒子——由強大社會機器組織的眾多簡單機器——突然進入更廣闊的世界時會發生什麼?

兩個世紀前,中國遭遇到一種不同文明——西方文明懷有現代科學的秘密。歐洲與亞洲帝國的那次對決,是歐洲科技勝出。一些亞洲思想家甚至稱,那並非亞洲人與歐洲人的對決,而是亞洲人與歐洲機器的遭遇。如今,我們進入一個新時代,它很可能再度取決於人與技術的對決。但這一次,歐美人必須做好準備面對中國的黑盒子——智慧機器。(作者布魯諾·瑪薩艾斯,喬恒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