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港口變軍事基地?美方針對中國的抹黑炒作正被事實逐一擊破!

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學院就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發表的演講中,專門提到中國對斯里蘭卡的投資,污衊中國利用所謂“債務外交”擴大影響力。彭斯説:“看看斯里蘭卡吧,他們借了鉅額債務讓中國國企建立商業價值存疑的港口,兩年前斯里蘭卡無法償還貸款,於是北京迫使斯里蘭卡將新建的港口直接交給中國,這個港口很快就要成為中國不斷壯大的藍水海軍的前沿基地了”。

彭斯所説的“斯里蘭卡港口”,就是漢班托塔港(以下簡稱“漢港”)。而在彭斯的演講發表前, 2017年下半年開始,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智庫、媒體甚至官員就不斷對漢港項目説三道四,對中資企業在斯里蘭卡的正常運營造成了不利影響,也使得中國一些周邊國家對“一帶一路”倡議産生誤讀。

那麼,漢港真的是一個債務“深坑”嗎?筆者9月初赴斯里蘭卡進行了實地調研,專程參觀了距離首都科倫坡200多千米的漢港,並走訪了當年承建漢港項目的中國港灣工程有限責任公司(簡稱“中國港灣”)以及目前擁有漢港經營權的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簡稱“招商局港口”)。

斯里蘭卡政府主動要求中企承建漢港

漢港位於斯里蘭卡南部海岸,具體地理位置是東經81.06度、北緯6.07度,處在亞洲至歐洲的主要航道上。斯里蘭卡政府很早就把開發漢港列為國家發展戰略的重要內容,但因內戰和經濟實力有限等原因,遲遲未能實現。在2006年斯政府軍基本掌控內戰主動權之際,已開始國家重建工作的斯政府找到中國港灣,希望中方幫助修建漢班托塔港口。2007年初,中國港灣協助斯方完成了前期可行性研究,並在同年與斯里蘭卡港務局簽署了漢港發展項目一期的總承包合同。因此,可以非常明確地説,開工漢港項目並交由中方開發是斯里蘭卡政府主動提出的,而絕非中國企業“誤導”的結果。

《紐約時報》曾在今年6月的一篇文章中指責中國企業“罔顧可行性研究稱該港口無法運轉仍堅持開工”。針對這種説法,斯里蘭卡前總統拉賈帕克薩專門發表聲明指出,丹麥最大的工程諮詢公司安博和加拿大最大的工程諮詢設計公司SNC-蘭萬靈在2003、2004年分別研究過漢港項目的可行性,評估結果都是積極的。筆者在調研中了解到的情況與此基本相同。招商局港口一位曾在斯方港務局工作多年的高管還告訴筆者,斯方國內諮詢公司也對漢港項目做過評估,結論同樣樂觀。

中企接手漢港是雪中送炭

漢港項目從2008年1月動工建設到2015年底竣工,分兩個工期,總耗資約13.9億美元,主要資金來源是中國進出口銀行提供的兩優貸款(援外優惠貸款和優惠買方信貸)。建成後的漢港,碼頭及導航通道水深達17米,擁有十個十萬噸級泊位,包括兩個油碼頭,專門處理集裝箱、散貨、滾裝貨、液體散貨及一般貨物,是斯里蘭卡第二大深水港。

港口工程部分完工後,于2010年11月由斯政府開始運營,但受國內外諸多因素限制,盈利不足以償還貸款。截至2016年底,港口的虧損總額超過3億美元。在這種情況下,斯政府希望中方幫助解決漢港的債務問題。於是有了後來中國港灣和招商局港口兩家企業參與漢港經營權招投標的事情,最終招商局港口勝出,于2017年7月與斯方正式簽署漢港特許經營協議。筆者在訪談中得知,斯政府在向中國政府求助之前,曾尋求印度的幫助,但印方不感興趣。

漢港産生的債務問題和斯方經營不善等因素有關,也與斯國內經濟形勢有關。內戰結束後,斯對基礎設施建設進行了大規模投資,債務增長非常快,但因當時國內國際對斯市場都很有信心,債務問題並未引起警覺。然而,2008年後世界經濟出現下滑,斯出口及國內經濟增長都遭遇困難,在2016年不得不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申請援助並得到了三年總額15億美元的中期貸款。更有統計數據説明,從2009年至今,斯里蘭卡最大的累計貸款債權人是日本,其次是印度,第三才是中國。根據斯央行2017年年報,中方貸款餘額僅佔斯所有外債的10.6%,且其中61.5%為優惠貸款,並不構成斯外債主要負擔。因此,即便斯里蘭卡存在債務陷阱,其成因也很複雜,不能歸咎於中國。

招商局港口是從2017年12月開始正式運營漢港的,其與斯里蘭卡港務局簽署的漢港特許經營協議並非債轉股協議,而是在斯里蘭卡的一筆價值11.2億美元的新投資,有助於斯減輕債務負擔,未來斯方還可以從招商局港口的漢港經營盈利中得到分成。

筆者參觀漢港時,看到整個港區總體仍顯得空蕩,臨港工業園區尚未開發。碼頭上停放著一排排汽車,都是從日本進口的。招商局港口高管介紹説,漢港的運營已有很大改善,今年前4個月有132艘貨船抵港,而去年全年為202艘,但招商局港口在港口維護、支付貸款利息等方面仍面臨不小的經營壓力。不久前,筆者在北京與日本貿易振興機構研究人員座談時得知,目前日本貨輪是漢港最大的用戶。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投標購買漢港部分固定資産和獲取經營權呢?是從中國國家戰略需求層面考慮的嗎?是為了把漢港變為中國的軍事基地而做的虧本買賣嗎?筆者直言不諱地提出了這一連串問題。招商局港口管理者從商業角度做了回答:在接收漢港之前,招商局港口已在斯里蘭卡經營多年,積累起豐富的當地經驗。2013年該公司承接運營科倫坡國際集裝箱碼頭,很快就進入盈利模式。因此,招商局港口對經營港口項目充滿自信,同時對斯里蘭卡整個國家的經濟發展前景抱有期待,認定漢港的潛在商業價值不可低估。該公司計劃未來參照“深圳蛇口模式”打造漢港,即先通過港口開發帶動工業園區發展,再帶動整個漢班托塔地區的經濟發展。當然,這種規劃肯定也有配合國家層面推動企業“走出去”的考量。

工業園區的開發意味著需要持續和巨大的投入,不僅要搞好公路、鐵路、發電廠、液化天然氣加工廠等基礎設施建設,做好園區産業規劃,包括引入哪些適合斯方發展的製造業企業,還要面向南亞、中東和歐洲國家進行招商引資。筆者看著壯闊的漢港規劃圖都能感到一種壓力,招商局港口的管理人員也坦誠,這是一個長期開發項目,速度和規模都要謹慎把握,急於求成或過度開發都會損害企業的商業利益,也不利於漢港地區的長期發展,更會搭上國家的聲譽,所以他們必須踏實做好每一件事。值得期待的是,這種認知的形成已成為中國企業在海外轉型業務、提質升級的一種動力。

漢港不可能變軍事基地

漢港的成功運營當然會促進中國的海外利益,至少中方船隻進行補給會更加方便,對於這一點無需諱言。但這並不意味著漢港就會變成中國的軍事基地。在與招商局港口和中國駐斯使館官員交流的基礎上,筆者搜尋了斯里蘭卡媒體的相關報道,發現斯總理拉尼爾維克勒馬辛哈2018年7月初在國會發表的特別聲明中證實,斯政府與中方公司簽訂的漢港協議中專門規定,“漢港不會被用於任何軍事活動”。

軍事基地往往具有排他性,而招商局港口儘管掌握著漢港的特許經營權,但外國軍艦是否可以訪問該港主要由斯方決定,將來港口繁忙起來招商局可以從業務角度出發不同意接待外國軍艦入港。對此種操作,合同雙方有一系列明確的流程規定。2018年4月初,日本自衛隊編號為DD-108的“曙”號(Akebono)導彈驅逐艦作為首艘外國軍艦停靠漢港並補給,而迄今尚無中國軍艦訪問過漢港。參與漢港開發經營的中斯雙方人士都強調,漢港作為國際性商業港口,將始終堅持自由開放原則,只有這樣才能創造良好的招商引資條件並儘快扭虧為盈。

從2008年開工建設到2017年經營權變更,直至未來數十年工業園的規劃與建設,漢港變遷折射的是斯里蘭卡從內戰後的百廢待興到努力蛻變為南亞海上明珠的發展史,也從一個側面見證了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成長史,這其中既有亮麗的成績單,也有值得反思的教訓。以企業為主體,首先從商業利益出發,做好每一個海外項目,是實現中國與周邊國家互利共贏的起點,也是對國際社會渲染“中國威脅論”和散佈“債務陷阱”流言的最有力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