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上海11月9日電 “二三十年前,美國人來到上海,還可以噹噹老師,給中國人講講市場與競爭力的問題。今天,全世界都來上海分享最新發展成果和經驗,中國變化真的很大。”

8日舉行的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産業國際競爭力合作論壇上,上海美國商會董事會前主席、美國匹茲堡大學醫學中心國際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傑弗裏伯恩斯坦的這番話,道出一位外籍人士對中國改革開放進程的真切感受。

伯恩斯坦1994年就來上海從事商貿工作,説一口流利中文。1998年,他看好浦東外高橋保稅區的政策優勢,投資註冊了一家獨資企業,從美國進口卡車零部件,作為貿易中間商,溝通中美兩個汽車市場。

“僅僅從我的經歷看,早在20年前,外商獨資企業在中國就很普遍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美國有輿論還在指責中國政府只允許外商參與興辦合資企業?”伯恩斯坦説。

2001年底,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外資企業在華權益得到更充分的法律保障。伯恩斯坦的外商獨資公司獲得了與中國國內商業批發企業同樣的市場準入待遇,可以經營多類商品並進行跨行業、跨地域銷售。

近年來,隨著中國從“世界工廠”向“世界市場”轉變,進口貿易快速增長,中國開放之門越開越大,越來越多海外企業直接與中國客戶打交道,長期當慣了中間商的伯恩斯坦反而遭遇了一些挑戰。特別是隨著跨境電子商務興起,中國買家和普通消費者可以直接選擇海外商品和服務。

“市場就像大海,可以無限擴大;市場主體越趨多元,效率就越高;在物質資源有限的情況下,通過開放和創新,可以釋放無限價值……這些體會和領悟,是我在上海經歷不同階段對外開放過程中積累的重要收穫。我相信,它們不僅是企業取得成功的經驗,也應該成為推進經濟全球化進程中的各國共識。”伯恩斯坦説。

與伯恩斯坦一樣,首屆進博會帶給上海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主席王戰最大的觸動也是“開放”。對照進博會展廳裏來自全球知名汽車廠商的多款新能源車、概念車和跨界車,曾親身參與上海多項改革開放重大決策研究論證的王戰感慨:“上世紀80年代初,上海的開放僅僅局限在具體項目的開放,在是否引進德國大眾桑塔納汽車上,還有一些人持反對的態度……”

王戰追憶,上世紀90年代,上海通過浦東開發開放,進入區域性開放階段。10年間,國企改革走完“波瀾壯闊但平安轉型”的歷程,同時建成了高水準的石化、鋼鐵、汽車、造船和資訊技術産業五大基地,“對外開放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許多改革都是通過開放倒逼實現的”。

近5年來,王戰走訪了“一帶一路”沿線的約30個國家,一個突出的感受就是沿線許多發展中國家都像當年的中國一樣,希望為自己的産品找到出口市場,換取外匯。首屆進博會作為中國政府堅定支援貿易自由化和經濟全球化,主動向世界開放市場的重大舉措,正好為這些國家搭建起進入中國大市場、分享中國發展機遇的快速通道,未來有望成為沿線發展中國家融入世界經濟便捷有效的抓手。“而上海則因舉辦進博會,將進一步鞏固作為‘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交匯樞紐的地位,擔負起更重大的開放與發展使命”。

在墨西哥駐上海總領事館已擔任3年商務參贊的亞歷杭德羅薩拉斯,17年前曾來上海參加過亞太經合組織會議。他向新華社記者表達親身感受:多年來,中國越來越敞開大門,友好對待世界各國朋友,在自身持續快速發展的同時,也在為更多國家創造市場機遇。

“我感覺中國的開放是放眼全世界,包容性更強。首屆進博會就是這樣一個實例,它正將許多國家和地區連結成一個命運共同體。”薩拉斯説。(記者吳宇、石龍洪、任垚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