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鑒定背後的“黃牛”

在傷殘鑒定上做文章,是“黃牛”獲利的主要方式。“黃牛”們與熟悉的鑒定機構勾聯,做虛假鑒定,誇大傷殘等級,向保險公司索取鉅額賠償

2018年9月19日,華東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原主任閔銀龍與鑒定中心工作人員陳春榮因涉嫌保險詐騙罪等,被上海市青浦警方刑事拘留。

《中國新聞週刊》從華東政法大學獲知,閔銀龍從該校退休多年,但此前一直擔任該校司法鑒定中心主任。作為該機構的負責人,閔銀龍是司法鑒定領域的權威專家,累計鑒定3萬餘例。

閔銀龍“出事”,在上海司法界及律師圈中引發廣泛關注,也讓司法鑒定背後的亂象再次被聚焦。

“買斷”理賠

《中國新聞週刊》從上海保險同業公會了解到,該公會反詐中心此前曾配合上海青浦警方,對華東政法大學司鑒中心做了相關取證工作。

據上海保險同業公會反詐中心相關負責人介紹,配合取證工作主要涉及一些保險案件的卷宗和數據,“華政本身業務就包括車險人傷的鑒定。”據上海保險同業公會工作人員透露,華政司鑒中心“牌子比較硬”,鑒定業務量也比較大,佔了很大的市場份額,問題鑒定也較為突出。

據公開資料,華東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是司法部首批核準的八家面向社會服務的司法鑒定機構之一,在中國司法鑒定界頗具權威性。在成立的三十多年裏,累計為司法機關提供了6萬餘案件的司法鑒定,採信率高達99.9%。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今年7月,在華東政法大學的內部整頓中,閔銀龍被免去校內及華政司鑒中心的職務。今年8月,上海司法局下發《上海市司法鑒定行業整頓治理方案》,對鑒定機構和“黃牛”勾聯等20個方面進行重點整治,嚴肅追責問責。

此前,上海有關部門對外披露了多起鑒定機構和“黃牛”勾聯,虛報誇大傷情等級,騙取保險理賠金的案例。

據上海本地媒體報道,復旦大學中山醫院青浦分院附近的上海隆祥律師事務所,做交通事故代理理賠業務。2015年6月,當地居民黃某因在交通事故中受傷,到該律所洽談代理理賠事宜。律所相關人員明知黃某在事故前就存在耳聾的情況,還讓黃某將耳聾的原因歸結為此次事故。

該律所相關人員找到了上海錦曼法律諮詢有限公司的朱龍福做司法鑒定。朱龍福此前曾在華東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工作過。其通過關係,弄到了一張虛假的司法意見鑒定書。該律所和黃某從保險公司共拿到了86萬元的理賠款。在分給黃某29萬元後,其餘57萬元落入隆祥律師事務所相關人員的腰包。

2016年6月,他們又花15萬元“買斷”了顧某的傷情理賠,將其傷殘等級誇大虛報為6級傷殘,共獲保險理賠款52萬餘元。刨去15萬元“買斷費”,37萬元再次落入相關人員囊中。

在這兩起保險詐騙案中,上海錦曼法律諮詢有限公司的朱龍福扮演了“關鍵角色”。他冒用華東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的名義,出具虛假的司法意見鑒定書,還私刻公章,甚至冒用華政司法鑒定中心法醫的簽名。

《中國新聞週刊》通過“啟信寶”查詢得知,上海錦曼法律諮詢有限公司成立於2013年11月29日。另據上海司法行政網的相關資料,該公司司法鑒定所業務範圍為法醫臨床鑒定、法醫病理鑒定、文書司法鑒定和法醫精神病鑒定,機構負責人為朱龍福。

《中國新聞週刊》發現,該司法鑒定所涉及較多的業務是傷殘和醫療損害鑒定。閔銀龍曾擔任該鑒定機構的法定代表人,該鑒定機構在2014年至2018年多次進行投資人股權變更。在2018年6月28日的變更項目中,閔銀龍從投資人和監事備案中退出。

《中國新聞週刊》查詢2013—2017年度上海地區《國家司法鑒定人和司法鑒定機構名冊》對比發現,上海錦曼多位工作人員,曾為華東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的司法鑒定人員。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錦曼法律諮詢有限公司司法鑒定所並未出現在今年8月上海市司法局公佈的2017~2018年度《國家司法鑒定人和司法鑒定機構名冊(上海市)》中。上海司法局的相關公告顯示,今年,上海錦曼法律諮詢有限公司多名工作人員,又重新變更為華東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工作人員,並從事司法鑒定業務。

閔銀龍在華政司鑒中心參與最多的鑒定類型,是傷殘和醫療損害鑒定。近年來,華政司鑒中心接到的投訴中,涉及這方面的投訴也最多。

此次一同被捕的華政司鑒中心工作人員陳春榮,亦有被上海司法局處罰的前科。陳春榮于2012年被華東政法大學錄用,其專業領域是筆跡鑒定。

《中國新聞週刊》查閱到一份文件編號為“滬司鑒罰〔2018〕1號”的《上海市司法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處罰書顯示:陳春榮、劉謨在“華政〔2017〕物(筆)鑒字第214號”案鑒定過程中,對鑒定當事人沈揚提供的工作筆記、房屋租賃合同等材料未經法定程式予以確認,僅使用了實驗樣本對筆跡進行分析,未對法院提供的自然樣本進行全面分析。

“華政〔2017〕物(筆)鑒字第214號”所涉及的是一起買賣合同糾紛。該鑒定意見是這起買賣合同糾紛審理過程中的關鍵證據,也是原被告雙方爭論的焦點之一,對案件最終判決結果影響巨大。

此次,華政司鑒中心的閔銀龍和陳春榮一同被捕,但相關案件案情尚未得到相關部門的披露。

“黃牛”的套路

交通事故的傷殘鑒定,一直是司法“黃牛”最為活躍的領域。上海地區的“人傷黃牛”最早出現在2005年前後,此後開始轉向職業化發展,並形成交通事故人傷案件造假一條龍服務模式。

《中國新聞週刊》了解到,此類“黃牛”常常有“順風耳”。他們往往能第一時間得到人傷事故消息,通過獲得傷者信任成為“代理人”,買斷理賠,掌握到傷者病史等資料,並設法阻止傷者與保險公司取得聯繫。

而在傷殘鑒定上做文章,是“黃牛”獲利的主要方式。據北青報引述上海保險同業公會工作人員的介紹,目前,上海一般的交通事故中,對於傷殘當事人最高保險賠付額是136萬元,平均每個傷殘等級13.6萬,每增加一個傷殘等級,黃牛可多獲得13.6萬元的賠付。“黃牛”們與熟悉的鑒定機構勾聯,做虛假鑒定,誇大傷殘等級,向保險公司索取鉅額賠償。

據相關資料,上海是中國保險機構最為集中的地區之一。在2009年~2013年5年中,上海車險市場的總體賠付率始終處於盈虧臨界點邊緣,常年深處“高保費、高賠付、負收益”的經營困局。人傷理賠糾紛量大、賠款佔比畸高,是上海乃至全國車險人傷理賠現狀的一大特徵,也是造成各大財産保險公司經營困境的重要原因。

上海本地律師朱言超曾在一份建議中,建言嚴控司法鑒定的委託來源。目前,交通事故案件中的司法鑒定分為三類:當事人自行委託、交警隊委託和法院委託。朱言超認為,當事人可以憑藉交警隊的委託材料,按照其上列明的鑒定機構任意選擇一家,這就給“黃牛”很大的空間。

上海律師董滬眾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表示,傷殘鑒定比較容易出事,貓膩不是出在公安、法院的定性和量刑上,而是在鑒定方面,“就是因為它(鑒定等級)可以或擴大或縮小。”

上海保險同業公會反詐騙中心相關負責人認為,這些“黃牛”本質上屬於代理人,“代理的出現不等於詐騙。”這位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週刊》,“黃牛”不一定會買斷理賠權,他們會代辦、代理,而正常代辦是一個市場行為。

然而,由於車險人傷理賠,特別是涉殘類案件的理賠,由於人體損傷恢復的特殊性,有週期性較長、時間跨度大等特點,具體到涉及人傷賠案的賠付結果來説,又有一定滯後性,加之涉及環節較多,常常要多方奔走,傷者可能並不了解理賠流程,這就給“黃牛”留出了空間。

董滬眾告訴《中國新聞週刊》,一旦案件進入訴訟階段,法院在審理過程中,通常是“你做出什麼鑒定結論,我就怎麼判”,法院不能變更傷殘鑒定結論,“法院不是專家,只能委託第三方”。

交通事故的傷殘鑒定過程中,司法鑒定結果往往直接左右判決結果,傷殘鑒定也一直是司法“黃牛”們最為活躍的領域。

今年,上海市司法局會同市高院、市檢察院、市公安局等部門,聯合開展打擊“人傷鑒定黃牛”專項行動,組織專家對涉嫌違規的1000余份鑒定意見書進行了審查,並對涉嫌犯罪的有關鑒定人採取強制措施。

社會化隱憂

2005 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發佈《關於司法鑒定管理問題的決定》,結束了法院“自審自鑒”、檢察院“自訴自鑒”的局面,推行司法鑒定社會化改革,此後司法鑒定機構如雨後春筍,數量快速增長。

“社會化”部分解決了司法鑒定機構的獨立性問題,但司法鑒定“市場化”也帶來諸多待解的問題。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湯維建曾在接受正義網採訪時認為,由於司法鑒定領域管理體制的缺失,過度的市場化、趨利化發展,虛假鑒定、矛盾鑒定等層出不窮,鑒定成為滋生腐敗、司法掮客的溫床。

中國政法大學證據科學研究院原院長常林撰文指出,司法鑒定改革後,成立的面向社會的鑒定機構人才缺乏,現註冊鑒定人多為退休和兼職人員。甚至出現有些老弱病殘的註冊鑒定人,長期不上班,但案案有簽章的情況。另一方面,很多兼職鑒定人不具有法庭科學或法醫學教育背景,又缺乏系統的專業培訓,專業能力存疑。

此外,以法醫類為代表的鑒定人門檻偏低。通過80個學時的培訓,臨床醫生就可以轉為法醫類鑒定人。

據《上觀新聞》報道,今年4月,上海市舉辦了一場座談會。與會代表們認為,由於鑒定的專業性強,法院、檢察院在司法辦案中對鑒定意見的依賴度較高,如鑒定意見不公正,將直接影響案件審理的公正性。與會者談到,在辦理類型化案件如道交糾紛中,傷殘等級鑒定及三期鑒定的隨意性較大,重新鑒定後改變結果的比例較高,這與“司法黃牛”對鑒定的干擾有一定的關係。

而目前司法鑒定資質只有準入機制,沒有退出機制,也是導致司法鑒定品質不高的重要原因。上海普世律師事務所主任李向農建議,對鑒定人和鑒定機構要有懲罰和退出機制。

另一個飽受詬病的問題是,司法鑒定人出庭作證率不高。據媒體披露的數據,2017年,上海全市公訴部門辦理案件中,鑒定人出庭作證的只有16件。

據了解,中國當前的相關法律對於司法鑒定人不出庭作證,並沒有明確的法律責任規定。2012年修改的民訴法及相關司法解釋,均規定了出庭接受質詢係鑒定人的法定義務,鑒定人拒不出庭的,鑒定意見不得作為認定事實的根據,鑒定費應當退還。司法鑒定人出庭難的主因,在於相關法律的不健全,不出庭既不算失職犯規,也不影響庭審。

各司法鑒定機構收費的不統一,也亟待解決。據媒體報道,以人身損害傷殘鑒定中的精神傷殘評定而言,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司法鑒定中心收費在3500元左右,華東政法大學、楓林司法鑒定公司在5000元左右。

針對上述問題,上海制定出臺了“史上最嚴”的《上海市司法鑒定行業整頓治理工作方案》,對鑒定機構、鑒定人與“鑒定黃牛”勾結損害群眾利益等20個重點問題進行整頓治理。

另一方面,地方立法的工作也在推進。上海市將《上海市司法鑒定管理條例》列入2018年市人大立法項目。

(《中國新聞週刊》2018年第4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