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剛剛落幕,美司法部長塞申斯次日即向白宮遞交辭呈,他表示是“應總統特朗普的要求”而決定辭職。這是特朗普內閣在選舉後的首個人事變動,其背後究竟是何考量?

塞申斯曾在2016年大選期間為特朗普立下汗馬功勞。後來“通俄門”鬧得沸沸颺颺,但塞申斯在上臺後並沒有平息風波,而是以避嫌為由,將調查領導權交給了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對於看重“忠誠度”的特朗普來説,塞申斯“並沒有真正掌控司法部”,也未能掌控“通俄門”調查。相反,由於羅森斯坦的政治觀點偏向民主黨,使得“通俄門”調查一直朝著對特朗普不利的局面發展。這次特朗普責令塞申斯辭職,希望儘快結束“通俄門”調查的心情表露無遺。

那麼,塞申斯的離去能否如特朗普所願終結“通俄門”調查?從理論上説,由於“通俄門”特別調查組是在司法部的領導下工作,塞申斯下臺後,特朗普確實可以通過任命新的司法部長來終結特別檢察官米勒的調查。但分析人士指出,由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至少可以讓調查繼續。更關鍵的是,眾院情報委員會現在由批評特朗普的資深民主黨人亞當希夫執掌。即便該委員會的共和黨成員此前已宣佈完成調查,現在佔據多數席位的民主黨成員也可以重啟調查。

塞申斯下臺後,目前暫由馬修惠特克擔任代理司法部長。特朗普之所以看好惠特克,正是因為他在對待“通俄門”調查問題上與自己立場相近。目前還不確定惠特克是臨時接管還是長期任命。有分析人士預計,至少在惠特克接任期間,他有機會成為“通俄門”調查的主要管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