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網11月9日電 11月8日晚,泉州市政府新聞辦就福建東港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碼頭化學品泄漏事件及處置情況發佈通報,全文如下:

一、事發經過

2018年11月3日16時左右,“天桐1”油輪靠泊泉州市泉港區東港石化公司碼頭;11月3日19時20分,開始從東港石化碼頭輸油管道進行工業用裂解碳九的裝船作業;11月4日淩晨0時51分,輸油管出現跳管現象;淩晨1時13分,東港石化碼頭作業人員發現裝船過程中發生工業用裂解碳九化學品泄漏。現場工作人員立即採取停泵關閥措施,並委託有資質的單位迅速到碼頭進行污油回收。淩晨1時23分油品停止泄漏;淩晨2時許,處置單位趕到碼頭進行污油回收;淩晨4時30分,圍油欄內清污作業基本結束。但部分污油向鄰近的肖厝海域移動,泉港部分區域空氣出現刺鼻性氣味。初步認定為一起安全生産責任事故引發的環境污染事件。

二、處置情況

事件發生後,泉州市主要領導第一時間作出批示,並趕赴現場指導應急處置工作,指派分管市領導一線調度指揮,要求泉港區馬上成立現場處置、群眾工作、海洋影響和評估處置、事件調查等工作小組,分頭迅速開展應急處置工作:

(1)把人民群眾的健康安全擺在第一位,用最快速度做好油污清理、環境恢復等工作,請專業人員參與指導處置工作;

(2)做好大氣、水質、水産品的動態監測,以及對群眾健康影響的醫學觀測,及時真實發佈資訊,做好群眾的解釋工作;

(3)啟動養殖戶受損情況評估,依法協調解決損失賠償問題,切實維護群眾合法權益;

(4)著手查明事件原因,嚴肅追究相關責任人責任;

(5)進一步健全防範檢查、應急處置等長效機制,組織石化企業大排查,做到舉一反三,堅決杜絕此類事件再次發生。目前,事件處置各項工作積極有序。

截至8日15時,共出動船舶400多艘次、人員2500多人次、吸油氈732袋、清油劑70桶開展油污吸附,受影響海域漂浮的油污已基本完成清理;繼續出動船舶和人員對岸邊、漁排等隨潮水起落的殘留油污進行吸附,此項工作仍在繼續。

截至8日17時,泉港區醫院陸續接診來自南埔鎮、後龍鎮沿海一帶的52名疑似接觸碳九泄漏的群眾。此類患者的主訴為“接觸刺激性氣體後身體不適”,其主要症狀為頭暈、噁心、嘔吐、咽部不適。其中門診就診42名,留院觀察10名。目前,9名患者症狀較入院前有明顯好轉;另1名患者在事發水域溺水,出現吸入性肺炎,已從ICU(重症監護病房),轉入普通病房,病情穩定。

三、環境監測情況

省、市環保、海洋漁業、安監等部門從4日當天即啟動對受影響區域的大氣、海洋環境、水産品監測監視。大氣方面,11月4日12時,VOCs監測結果分別為上西村(泄漏點最近村莊)14.9mg/m3,峰前村0.4934mg/m3,肖厝村0.9756mg/m3。11月4日下午3時上西村VOCs監測結果下降為4.929mg/m3,下午4時上西村監測結果下降為0.429mg/m3。11月5日上午10時VOCs監測結果為上西村0.0574mg/m3,峰前村為0.5200mg/m3,肖厝村為0.7740mg/m3。6日至7日保持在0.018 mg/m3至0.239 mg/m3間,8日當天截止11時保持在0.102mg/m3至0.422mg/m3間。經同步分析VOCs組分,11月4日12時空氣中的有機物、苯乙烯的濃度分別為12.07mg/m3、1.77 mg/m3,分別佔空氣中VOCs的81%、11.88%,其濃度均低於國家職業衛生標準《工作場所有害因素職業接觸限值化學有害因素》(GBZ 2.1-2007)中的時間加權平均容許濃度限值(即8小時平均容許濃度限值),其中:時間加權平均容許濃度限值為50mg/m3,苯乙烯時間加權平均容許濃度限值為50mg/m3。此後的大氣環境監測數據也均小于《工作場所有害因素職業接觸限限值化學有害因素》限值(上述限值是指在職業活動過程中長期反覆接觸,對絕大多數接觸者的健康不引起有害作用的容許接觸水準)。目前,福建省泉州環境監測中心站仍在持續開展大氣環境品質跟蹤監測。水質方面,經泉州海洋環境監測預報中心檢測,6日10時左右,肖厝網箱養殖區海域監測點石油類含量154.6ug/L,化學需氧量含量0.86mg/L,石油類符合第三類海水水質標準,化學需氧量符合第一類海水水質標準;東港石化碼頭區海域監測點石油類含量363.5ug/L,化學需氧量含量0.79mg/L,石油類符合第四類海水水質標準,化學需氧量符合第一類海水水質標準。至7日,9個監測點化學需氧量均達到第一類海水水質標準,石油類達到第一至第三類水質標準。8日,11個監測點化學需氧量均達到第一類海水水質標準,石油類除肖厝碼頭監測點處於第三類海水水質範圍外,其他10個監測點均達到第一(二)類水質標準。水産品方面,省海洋與漁業監測中心於4日9時在養殖區抽取3個樣品進行初檢,根據檢測規程需連續兩周檢測無裂解碳九殘留物,方可解除管制。為確保食品安全,泉港區已于4日暫緩受影響海域網箱養殖水産品起捕、銷售、食用。此次事件直接影響海域面積約0.6平方公里,養殖受損集中在肖厝網箱養殖區約300畝,涉及養殖戶152戶、養殖面積99單元,其中20單元為空箱,在養的79單元中有20單元下沉較嚴重,其餘均存在不同程度受損,6日開始著手修復,7日開始進入養殖戶開展受損情況調查評估,為下一步理賠做好準備。

下一步,我市將繼續做好大氣、海洋環境、水産品監測監視、損失評估和理賠、事件調查與責任認定等工作;密切關注相關患者的病情變化,全力積極做好後續治療;並繼續組織人員開展入戶走訪工作,確保事件依法依規穩妥處置。後續情況將陸續發佈。

2018年11月8日

央視網評泉港碳九泄漏:事件之外,有待更深層次的問責

image.png

在經歷了大大小小的污染事件之後,各地政府至少應該明白一個最基本的常識,一旦出現危害公共安全的污染事件,第一時間依法公開資訊,首先讓人民群眾做好防護措施,再及時處理問題,這才是直面危機、減少損失、化解恐慌的上策,捂著蓋著不僅不能穩定群眾的情緒,反而可能會製造更大的恐慌。

11月4日淩晨,福建泉州碼頭的一艘石化産品運輸船發生泄漏,6.97噸碳九産品漏入近海,造成水體污染。雖然海域清理工作已基本完成,但當地漁民們仍談“碳九”色變。由於聞到空氣中的異味,當地居民擔心吸入瀰漫在空氣中的揮發性有機物會影響身體健康。

碳九到底是一種什麼東西?直到今天,不論是當地的環保部門,還是涉事的石化公司,都沒有明確告知。

對於這個問題,中科院福建物構所研究員吳立新介紹稱,碳九屬於易燃危險品,對水體、土壤和大氣可造成污染;具有麻醉和刺激作用,吸入、接觸高濃度本品蒸汽有麻醉和刺激作用,會引起眼鼻喉和肺刺激,頭痛、頭暈等中樞神經和上呼吸道刺激症狀,長期反覆接觸可致皮膚脫脂;同時食用被碳九污染過的動植物海産品,還有中毒、致癌等風險。

如此嚴重的後果,涉事公司避而不談,環保部門只是不斷發佈環境空氣品質通報,一再告訴公眾,正常正常很正常,安全安全很安全。問題是,這樣的“正常”和“安全”並不能消除公眾的疑慮。當地出現的一些情況反而使此次泄漏事件更加撲朔迷離,比如,泉港區農林水局下發緊急通知,要求暫緩起捕、銷售和食用轄區肖厝村海域的水産品,對泄漏物可能的致害後果,沒有任何風險提示;有村民稱,4日晚看到泉港區環保局大樓外有高壓水槍噴水,擔心空氣品質檢測受影響……

近些年,每每出現公共污染事件後,很多地方採取的是“被動”應對,這種處理方法顯然是本末倒置。在經歷了大大小小的污染事件之後,各地政府至少應該明白一個最基本的常識,一旦出現危害公共安全的污染事件,第一時間依法公開資訊,首先讓人民群眾做好防護措施,再及時處理問題,這才是直面危機、減少損失、化解恐慌的上策,捂著蓋著不僅不能穩定群眾的情緒,反而可能會製造更大的恐慌。

那麼,為什麼許多地方政府幾乎本能的第一反應卻都是能瞞則瞞、能捂則捂、能蓋則蓋呢?其一,類似的重大污染事件一旦發生,必然牽涉監管責任部門。比如,正是相關部門的疏忽、日常監管不到位,使很多不該發生的事故發生、使可以控制的公共危機失控。其二,瞞報比公開的成本低。還要看到,在事故發生地泉州市泉港區南埔鎮肖厝村附近,除了有涉事的東港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之外,還有幾家化工企業,這些企業和肖厝村不是對門,就是鄰居,它們當初是如何選址的,又是如何拿到了環評手續,這些都是泄漏事件的未竟之問。

回看事件通報,值得警醒的是資訊公開“簡單粗暴”,沒有及時、有效地為公眾釋疑解惑,作出風險警示。而危機處置的過程,更不應該是“欲蓋彌彰”的流水線。當然,泄漏事件之外,還有待更深層次的問責。(特約評論員 趙清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