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航展上展出的WJ-700型無人機。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 王裴楠/攝

本屆航展上,中國空軍成體系展示了多型現役主戰裝備,其中攻擊-2型察打一體無人機首次公開亮相。

據介紹,攻擊-2型採用大展弦比中單翼、“V”形尾翼,和之前亮相的攻擊-1型無人機相比,它的航程、升限和載彈量進一步提高。它配備有光電偵察監視設備,主要擔負低威脅環境下戰場重點區域的持久監視、偵察,可執行發現並對確認的目標進行攻擊和毀傷效果評估等任務。這是中國自行研製的一型中高空長航時察打一體無人機,是中國執行邊境巡邏、打擊恐怖主義的重要武器裝備。

“無人機發展的特點是進入門檻比較低,很多國家都具有研製無人機的能力,但是能夠研製高端無人機的國家和廠商是不多的,中國是其中的重要一員。”空軍專家王明志表示。

從全球發展來看,軍事應用依然是無人機系統的需求核心,並引領前沿技術發展。11月6日,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在中國航展發佈《無人機系統發展白皮書(2018)》,白皮書數據顯示,目前全球無人機系統年産值約150億美元,其中100億來自軍用需求。

本屆航展上,中國製造的各型高端無人機無疑令國人振奮、世界矚目。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展出的“翼龍Ⅱ”無人機,機長10.8米,翼展20.7米,機高4米,最大飛行高度9000米,採用渦槳發動機,任務續航時間20小時,最多可使用6個複合挂架外挂12枚總重480公斤的導彈或制導炸彈。在作戰中,“翼龍Ⅱ”可以依靠較長的留空時間,在任務區上空對目標實施精確猛烈的持續打擊。

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成都飛機設計研究所工程師賴智勇説:“雖然留空時間長,但‘翼龍Ⅱ’並不需要飛行員時刻操縱,它可以在飛行員的監控下依據指令自主飛行。”據悉,“翼龍”系列無人機在海內外表現優異,出口以來獲得了客戶的一致好評。

對於無人機來説,僅僅用“零傷亡”“發現即摧毀”等概念來衡量其在戰爭中的作用已遠遠不夠,隨著網路技術、人工智慧技術、大數據技術的發展,高威脅強對抗環境下,無人機作戰體系在制空、制海、制地、戰略打擊等作戰任務中可發揮重要作用,同時可提供戰前偵察、戰時毀傷效果評估以及為空面精確制導武器提供持續的目標指示等輔助作戰功能。中國航太科工集團首次亮相的WJ-700型察打一體無人機,就是這類無人機的代表。

據介紹,WJ-700型無人機具有飛行空域寬、飛行速度快、續航時間長、載重能力大、系統擴展性高、快速反應能力強等顯著特點及優勢。它採用輪式自主起降,可裝載多種任務設備及機載武器,執行對面(海/地)偵察、監視、預警任務,遠端反艦、反輻射和防區外對地精確打擊任務以及執行電子偵察和干擾任務,是戰場上的“開路者”。

“在嚴密的對抗體系和惡劣的作戰環境下,這款具備高空、高速性能的無人機,通過隱形設計和電子對抗措施,突防能力大大提升。”中國航太科工集團第三研究院無人機技術研究所所長馬洪忠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WJ-700可以與抵近偵察的‘天鷹’隱形無人機或是其他類型的無人機配合使用,構成協同作戰體系。”

縱觀全球,只有少數幾個國傢具有研製RQ-180、X-47B、“神經元”這樣具備高空、高速、隱形特性無人機的能力。在中國航太科技集團展館,彩虹-7型隱身無人機以炫酷的飛翼佈局和22米的翼展,引來許多人駐足觀看。

作為一款高空、亞音速、長航時無人機,它融合了彩虹系列無人機先進氣動、隱身以及無尾飛行控制等先進技術,可在高危作戰環境下執行持續偵察、警戒探測、防空壓制、作戰支援、發射或引導其他武器對高價值目標發動打擊等作戰任務,仿佛隱藏在戰場上空的“刺客”。

航展上,記者還在第六十研究所展臺發現了兩款適用於水面艦艇的無人直升機,其中一款Z-6B型通用型無人直升機,從外形來看,與現在普遍採用的四旋翼、六旋翼無人機不同,它採用直升機常規的單旋翼、單尾槳佈局,具有續航時間長、任務載荷大、巡航速度快、適應能力強、飛行升限高等優點,可以高原飛行、垂直起降、定點懸停、靈活機動。

該型無人直升機可靈活選配任務載荷,執行物資運送、資訊對抗、察打一體等任務。還可通過配置輔助著艦系統、高精度引導系統,在運動的艦艇上自主起降,執行戰場偵察、目標指示、炮兵校射等任務,增強艦艇作戰能力。

中國功勳試飛員、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無人機總飛行師雷強表示,雖然中國無人機研製起步較晚,但通過科研人員的不懈努力,現在已經具有性能不輸于甚至超過“捕食者”“全球鷹”的無人機,已躍居世界無人機第一梯隊,中國還會繼續發展出包括高超音速無人機在內的更多系列化無人機。

本報珠海11月8日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