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堂上,三年級的小東(化名)特別調皮,是老師最頭疼的學生。在家裏沉迷于打遊戲,媽媽開始“管”不住他了。如果不是心理老師介入,連班主任都不知道小東的父母在他小學一年級的時候離婚了。爸爸出軌,媽媽和外婆向小東謊稱:“爸爸因為犯錯坐牢了。”因此,小東已經很久沒有見到爸爸了。

其實,每一個看似“很難管教”的孩子背後,都是一部涉及婚姻、家庭、教育的辛酸故事。成長當中很多因素,造成了他(她)才會有這些心理問題。廣東省青少年兒童心理健康發展委員會主任張欣華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通過心理老師介入輔導,建立遊戲室,從而讓班主任很清楚,有行為情緒問題的孩子“不是來挑戰我的權威”,這可以受到老師的理解。

“建立心理檔案,可以及早進行甄別並干預。”張欣華透露,在需要心理干預的孩子裏面,有一半來自離異的家庭,另外一半儘管沒有離婚,但也存在冷暴力、家暴、分居、父或母突然離世、家庭關係矛盾衝突等,影響著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孩子的心理問題,與家長息息相關。

從青少年兒童心理諮詢來訪者基本資訊來看,其中超過51%是父母離異,8%是分居、3%是喪親。在青少年兒童家長及老師關注的問題當中,家長和老師最關注的是學業和情緒行為,只有5%的家長和2%的老師會關注孩子的心理問題。在青少年兒童心理問題主要類型當中,家庭婚姻問題佔了40%。

在青少年兒童心理諮詢的主訴困擾問題當中,學習問題最突出,佔了33%,其餘依次是親子關係、社交問題以及行為情緒問題。

張欣華指出,“不少孩子前來諮詢都是學業困難,但是如果出現了家庭問題、情緒問題,那肯定會影響學業的,學業困難只是一個表徵。”在學業問題的諮詢當中,57%的學生“艱難應對”,5%的優秀學生也受到困擾。原因是很多孩子在小學初中時是優等生,到了高中很難擠進金字塔尖而産生焦慮。

此外,也有不少青少年被親子關係困擾。張欣華説:“孩子從小學到了中學之後,碰到的問題大部分是不想跟父母溝通,逃避或離家出走,也有一些小孩是社交出了問題,他們希望有朋友圈,但是不知道應該用什麼樣的方式與同伴相處。”

對於建立心理健康檔案的事情,張欣華一直在呼籲,“我們要關心發生問題的人,而不是關心人的問題。”

幼兒期建檔,幫助幼兒園及早甄別出來,有沒有發展性障礙。6歲之前,一旦發現有自閉症、多動症、阿斯伯格症、智力發展遲緩,是最好的介入時機,這是兒童的心智發展檔案。目前,在廣州市大的幼兒園裏已經在做了。

小學兒童期,首要目標是發現孩子有沒有隱形的心理問題,要把兒童的心理健康的預防作為重點工作。張欣華認為,小學每年做身體健康檢查,也有必要將心理健康納入體檢範圍。

張欣華説,學生入學前進行心理健康篩查,可對有心理問題的學生進行預防。比如通過篩查可發現自閉症、多動症的孩子,他們會建議什麼類型的班主任更適合這個孩子,還會做這個班孩子家長的動員工作,讓他們教育孩子從小懂得與特殊人群進行相處。通過這樣的跟蹤篩查,他們有建立健康檔案的學校基本都沒有在特殊小孩方面出現家校矛盾。

整個心理健康體系從測評的檔案建立,需要從三個維度看孩子:一是自測;二是老師給孩子評估;三是家長給孩子評估。專家希望了解的是,孩子的整個發展性趨勢,狀況是怎樣。如果兩三個維度是重疊的,輔導員會在學校做現場的、臨床的評估,判定孩子是因為心理因素性問題,還是先天性的問題。

張欣華舉了個例子,有些小孩有專注力失調的情況,永遠在課堂上集中不了精神,那就是先天性的,手眼協調總不行;但他可能對於去過哪些地方、走過哪條路,都記得清清楚楚,這是立體性思維。所以,每個孩子的具體情況是不一樣的。

張欣華強調,“心理因素性的問題並不是心理疾病,幾乎每個人都會有。”

張欣華的辦公室很溫馨,儼然是一個兒童樂園,有玩具、糖果、書籍,彩色的沙發和各種文具,她和團隊成員隨時要面對各類需要心理干預的孩子和焦慮的家長。張欣華坦言,現在年輕家長的離婚率很高,2017年她接觸過一個一年級的班級,40個孩子中有11個來自單親家庭。4年前,五年級一個班級的41個孩子中有19個來自單親家庭。她覺得,儘管婚姻是屬於兩個人的事情,一旦沒有處理好,孩子就是最大的受害者。而家長在這方面的意識,往往是缺失的。

“大部分都會描述家庭氛圍讓他們變得恐慌和不安,包括父母暴力、高要求、 溺愛或是疏忽管教。”在張欣華接手的案例中,有一名優等生前來諮詢,她的學業非常好,但是經常有洗手的習慣,把手皮都洗破了。後來才發現,原來孩子爸媽從小到大都吵架,在她印象當中,爸爸一吵架就扔東西,家裏的4個電視機都已摔破了,這對她造成了嚴重的心理陰影。

據悉,廣州市教育局採取了一系列心理教育措施,發揮學校作為未成年人心理健康教育主陣地作用。從2014年開始,廣州市著手為全市中小學生建立心理健康測評系統,建立心理健康檔案。截至今年5月,張欣華和團隊的專業諮詢師已為廣州越秀、海珠、天河、荔灣4區近120所學校開展學生心理健康建檔工作,為近8萬名學生建立健康檔案,學生通過線上視頻課、普及講座、1對1評估、家校溝通等方式緩解心理困擾。張欣華説,這個數字一直在增長,通過他們輔導的孩子已經達到50萬人次。廣東省青少年心理健康發展委員會成立之後,除了進一步對學生心理健康建檔,還將成立志願者服務隊,為學校心理健康提供一站式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