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北京10月28日電新聞分析:美國加緊組建太空部隊為哪般

新華社記者趙嫣 劉陽

美國副總統彭斯日前再次鼓吹“太空軍”計劃,並説政府將在2020年前建成美國第六大軍種——太空部隊。自美國總統特朗普6月要求國防部著手研究組建太空部隊以來,美高官對於組建太空部隊已多次表態,組建計劃逐漸對外公佈。

分析人士認為,特朗普政府意在以此確保美軍太空主導地位,長遠來看,將破壞大國戰略平衡,有可能掀起一輪太空軍備競賽。

謀求太空主導地位

彭斯日前召開國家太空委員會第四次會議,在演講中渲染美國在太空領域面臨的威脅,稱太空“愈發擁擠並充滿對抗”。他還批評美國往屆政府不重視美國在太空所面臨的威脅,説“現在不應再研究問題,而應開始解決問題”。

他表示,特朗普總統將在明年初向國會提交一份新預算,以便在《國防授權法》中為這個新部門提供資金開闢空間。

彭斯説:“特朗普總統強有力地闡明瞭人們早就明白的一個事實:太空是兵家必爭之地,就像空中、陸地和海洋一樣,美國在那裏將像在地球上一樣佔據主導地位。”

可見,謀求在太空的主導地位和戰略優勢是美國組建“太空軍”的主要意圖。

從美國內部來看,這符合特朗普“美國優先”、尋求軍事絕對優勢的戰略構想。特朗普上臺後,積極加強軍隊建設,謀求維持其戰略優勢,太空領域正是美國維護戰略優勢的重要領域。

今年8月,美國國防部發佈一份15頁的報告,介紹了關於太空軍的簡要構想。另據美國空軍部長威爾遜9月公佈的組建“太空軍”計劃書,“太空軍”將配備1.3萬人,除2400名總部行政人員外,約1萬人負責操縱衛星、分析威脅或被派到其他地點服役。

威爾遜稱,成立“太空軍”首年預算約為33億美元,前五年預算總計約129億美元。

國內出現批評聲

美國輿論質疑成立太空軍性價比過低。有分析人士認為,成立新軍種將消耗大量資金和資源,繼續推高軍費,為美國經濟造成更大負擔,也有人認為目前空軍能夠較好承擔太空作戰職能,缺乏建立新軍種的必要性。

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亞當史密斯説:“我反對特朗普總統關於成立太空軍的提議。我們有重要的國內事務,分配給國防的資源有限,而他的建議會給軍方增添昂貴的官僚系統,我不認為這是符合美國利益的做法。”

美國前宇航員馬克凱利則直言這個建議“愚蠢”。他説:“(太空作戰的職能)空軍已經負責了,這是他們的工作,下一步是什麼?把潛艇單獨成軍然後冠名‘水下軍’?”

美國陸軍、海軍、海軍陸戰隊、海岸警衛隊均為獨立戰爭或建國初期設立。在二戰中認識到空軍重要性後,美國決定將空軍從陸軍中獨立出來成立新軍種。由此可見,美國所有軍種均是在實戰中顯現重要作用後成立,因此特朗普政府想靠渲染所謂的“太空威脅”來説服美國民眾為新軍種“埋單”勢必遇到阻礙。

恐掀太空軍備競賽

中國國防科技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外軍研究中心副主任方曉志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表示,近年來,美軍一直在加強太空作戰能力,在攻擊性航太裝備方面投入巨大,無人太空梭、反衛星武器和天基攻擊武器系統等都是美軍重點發展的武器系統。組建太空軍也是特朗普始終堅持的軍事改革目標之一,通過避免舊軍種在體制上對航太部隊的鉗制來促進美軍空間作戰力量的發展,確保太空主導地位。

方曉志認為,當前世界主要國家在太空領域競爭激烈,但基本上都遵守《外層空間條約》,並未在太空部署殺傷性武器。而美國建立太空軍,是其爭奪太空霸權的重要舉措,勢必加劇太空軍事化,將地球大氣層以內的軍事競爭向太空轉移,從而導致其他國家效倣,特別是俄羅斯的擔憂和追趕,引發新一輪太空軍備競賽。

對於美國緊鑼密鼓打造“太空軍”的舉動,俄羅斯也表示擔憂和反對。俄羅斯外交部表示,“太空出現武器可對戰略穩定和國際安全産生破壞性影響”。俄羅斯《國防》雜誌主編科羅特琴科表示,美國軍隊改革的最終目的就是挑起太空軍備競賽,美國正在為進軍太空積極研發先進武器。

此外,從長遠來看,美國推進的太空軍事化將對現存的大國間戰略穩定架構造成極大威脅。方曉志認為,此次美國組建太空軍後,很可能會在太空部署核武器,將太空力量作為新的威懾力量,與核威懾、網路威懾一起,成為大國對抗的重要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