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論據與事實》週報網站10月11日發表題為《中國欲買下俄羅斯?》的文章稱,9月,俄羅斯總統普京下令政府對遠東地區的農業用地加以盤點,以便日後向亞洲投資者出租。當然,首先面向中國人。中國人在遠東南部種植蔬菜和大豆已有25個年頭。直至今日,向中國合作方移交農業用地的每個新項目,仍會引發眾多恐懼與不安。為了弄清“中國人正在買下俄羅斯”的説法是否屬實,俄羅斯《論據與事實》週報向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中國社會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安德烈奧斯特洛夫斯基求證。

以下為訪談內容摘編。

問:在邊界的俄方一側,僅居住著500萬人,另一面則高達9000萬居民。擔憂或許來源於此?

答:中俄之間的所有領土爭端早已得到解決。普通中國民眾無意前往俄羅斯定居,或是存在赴俄打工的意願。對他們來説,俄羅斯實在太冷了,而且工資又低。

目前,在俄長期居留的中國人不超過20萬。按赴俄工作或旅行的公民總量計算,中國排不進前10名。

要養活如此數量的人口,中國的耕地是匱乏的。因此,北京會在境外開設農墾企業。中國的森林資源有限,所以禁止砍伐境內木材,基本依賴進口。高速發展的中國經濟亟需越來越多的原料,俄羅斯又恰恰是聚寶盆。我們同樣需要引進投資,以開發這些天然財富。

問:反華成見的危害何在?

答:我們會錯失發展遠東地區、提升整體經濟競爭力的機遇。西方的中國問題學者不遺餘力地鼓吹所謂“中國威脅論”,意在阻撓俄中經濟聯盟關係的進一步鞏固。長期以來,俄羅斯親西方的精英們對東部的項目毫無興趣。早在1994年,俄中便簽署了關於共同建設黑河——布拉戈維申斯克的阿穆爾河界河大橋的政府間協定,直至2016年才正式開工。而猶太自治州的界河橋,也因為缺乏資金,至今仍未合攏。至於濱海邊疆區外貝加爾市的邊境橋梁建設方案,同樣遲遲未能出臺。

缺乏正常的交通基礎設施,導致雙邊貿易難以得到有效發展。有數據為證:俄中兩國2017年的貿易額為843億美元,而同期的中國跟越南的貿易數字則高達1400億美元。越南的經濟體量不及俄羅斯。

問:儘管如此,在俄去年的外資項目榜上,中國以42個項目位列榜首,而中國在遠東的投資總額也達到了30億美元。如何評論此事?

答:但這不過是九牛一毛!單是2017年,中國在海外的直接投資便高達1200億美元。北京在俄的大型投資項目其實屈指可數。

問:當俄羅斯遭遇制裁,來自西方的資金流開始枯竭,人們對中國貸款給予厚望。為何未能成為現實?

答:大部分貿易和投資都需經過美國的金融機構,用美元結算。華盛頓隨時可以凍結它所不樂見的交易。我們的出路只有一條:擴大人民幣及盧布結算所佔比重。目前,我們兩國政府頻頻提及此事。但我們錯過了太多良機。

問:我們未來會不會像依賴美元一樣,對人民幣形成極大的依賴?

答:這取決於我們的目標是什麼。夯實對華關係是為向東方出口更多的原料,還是意在合作發展工業及高技術項目。唯有確立後一目標,我們才能實現真正的平等。最好的例子莫過於我們正在攜手研發的遠端幹線寬體客機。

問:我們該如何同一個擁有14億人口的國家打交道?

答:需要對中國産生真正的、深入的興趣。目前,中國人對我們更關心、更了解。遠東研究所曾經與外貝加爾大學共同研究過兩國民眾對彼此的態度及認知。我們發現,大多數外貝加爾地區的人完全不懂中文,而在中國的東北省份,很多人都知道好些俄語單詞。俄羅斯中文翻譯的水準也要遜色于中國同行。俄羅斯人知道很多中國作家嗎?去中國的很多俄羅斯遊客除了市場購物,還會參觀其他很多地方嗎?反觀中國人,他們讀陀斯妥耶夫斯基的著作,將《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搬上銀幕。往返莫斯科和北京的航班上,90%的乘客都是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