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姐妹花,大的9歲,小的5歲,姐姐拉著跟自己差不多大的拉桿箱,小的拎了個黃色塑膠袋,就這樣離家出走了。所幸,她們的“行程”被好心市民跟杭州警方及時阻止了。

拉著一個大行李箱

姐姐要帶妹妹回安徽老家

事情發生在8月13日中午。“中午12點多,我路過半山路公交總站看到兩個小女孩。大的七八歲,小的四五歲的樣子。大的拉著一個拉桿箱,那拉桿箱差不多趕上她的人大了,小的拎著一個黃色塑膠袋。兩個人就在路上走,邊上也沒有大人。”家住半山的朱女士好奇地上去問她們,這是要去幹嘛?

結果小女孩説她們是離家出走的,準備坐131路到汽車北站,再坐車回安徽老家。隨後,朱女士掏出手機報警。

半山派出所接到報警後趕到公交車站,但是那時女孩已不見蹤影。民警馬上聯繫了汽車北站派出所和公交公司。

當天下午2點半左右,一輛131路公交車駛入汽車北站,車上下來了姐妹花。汽車北站派出所的民警經過核實後,把她們帶回了派出所。

兩女孩什麼都不肯説

多次哭泣不願和爸爸回家

民警問孩子叫什麼名字?爸爸媽媽叫什麼?兩個女孩都閉口不言,眼睛裏充滿了緊張和害怕。

民警不停陪兩人聊天,漸漸地女孩説出了在半山的暫住地。通過這個資訊,民警馬上查詢到了女孩的父親陳某某,並聯繫他來派出所接人。

可是等父親出現時,兩個孩子充滿了恐懼,多次哭泣不願跟爸爸回家。

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在民警的努力下,女孩終於説了離家出走的原因:“我們經常被打,我們要回安徽老家……”當天姐姐衣服前有一塊血跡,妹妹的腳上也有好幾處烏青。

民警向陳某某求證,陳某某説打是打過,但是並不像兩個孩子説的那樣嚴重。

北站派出所的民警,讓父親陳某某當著孩子的面做出保證,保證以後不再打人。最終兩個孩子願意跟父親一起回家。

派出所已與姐妹花結對

並對其父開出《家庭暴力告誡書》

8月15日,半山管區民警田安樂帶上禮物去了女孩家。

據了解,姐姐下半年念三年級,妹妹念中班。父親陳某某是鎖匠,母親是一名收銀員。工作時間也沒空管孩子,就留兩個孩子在家。陳某某説“孩子不太聽話,大的那個還經常拿家裏的錢出去買東西……”

錢報記者了解到,9歲的姐姐並不是第一次離家出走了。上一次出走,也是田安樂接的警,當時在家門口附近的銀行被民警及時帶回。

“上次已經對孩子父母進行了告誡,但還是出現類似情況。”這次,田安樂對陳某某開具了《家庭暴力告誡書》,嚴禁對小女孩再次實施家庭暴力,否則將依法予以處理。陳某某也在家中寫下保證書。

半山派出所表示,所裏的“北鋒”青年團已經和姐妹花結對了,“這兩個孩子我們會一直關注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