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進入下一頁

  幸福的四口之家。

剛剛過去的“七夕節”和今天首個中國醫師節,與劉王凱、蘇毅華這對夫妻都很有關係——他們都是醫生,15天才見一面的“鵲橋會”幾乎月月上演。他們自覺這樣的生活並不獨特,畢竟所在的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像他們這樣的“醫”路夫妻達40多對。

“醫”路戀愛:所有通信工具都變“留言板”

“醫學生基本沒空談戀愛,天天上課、背書。”劉王凱説,當年自己與蘇毅華分別是中山大學的98級、99級醫學本科生,兩人畢業後分別進入中山一院,卻一直不認識。

直到2008年,當時是兒科住院總醫師的劉王凱因為一個病兒會診,才認識了眼科師妹蘇毅華,兩人談起戀愛來。

醫生間的戀愛很枯燥,因為總是要值班,基本上就是劉王凱值完班,從兒科病房跑到眼科病房,看一眼,或者等著蘇毅華下手術聊兩句。“是真的沒辦法。”蘇毅華回憶説,各自要管病床、搞科研、做小鼠實驗、管見習生和實習生,還在讀研,恨不能長出三頭六臂。

因此,除了病房裏見面,他們就靠通信工具聯繫,而且都化成了“留言板”——發是發了,回復卻要等對方看到才有,如果想早一點收到回復,絕對需要一些運氣。他們最早的戀愛“留言板”是飛信,後來是QQ,再後來是微信。

不過,戀愛的小甜蜜並未因此缺少。蘇毅華最記得,劉王凱來找她,一定會幫她像貼發票報銷單那樣,在病歷上貼驗單。“費神又費事的,當時好多人羨慕我。”蘇毅華説,前兩年不用貼驗單了,電腦裏打出來就是A4版的,師弟妹們就體驗不到其中的浪漫了。

“醫”路婚姻:家庭出遊是最好的“黏合劑”

2009年,他們結婚了,2011年大女兒出生,但婚姻生活對於他們來説,依然是“聚少離多”——每個月,劉王凱要值五六天班,蘇毅華要上七八個夜班,一週還有兩三個手術日,繼續過著一個月總有一半時間見不上面的日子。

蘇醫生説,自己的父母也是中山一院的醫生,習慣了,但女兒可不習慣,自己重歸工作崗位的第一個夜班,就整整哭了一晚上。

這時候劉王凱就顯現出兒科醫生的本領來,他專門向兒科護士學了怎麼幫新生兒洗澡、按摩、哄睡覺。回想起那段日子,劉醫生説:“開玩笑,我一個夜班看60多個小孩患兒呢!”從那以後,他與蘇醫生的浪漫就從“貼驗單”,變成了“帶孩子”,把女兒帶得可愛而不嬌氣。

儘管醫生真的很忙,但兩名醫生可沒放棄家庭,比如每年雷打不動的兩次家庭集體出遊,可算是甜蜜感情“黏合劑”。這多虧了醫院鼓勵職工休養,前不久這個四口之家就跟蘇醫生父母一起,出遊貴州。

心聲:“一聲謝謝,就夠了”

作為家裏第二對醫生夫妻,劉醫生、蘇醫生總是説“我們的故事平平凡凡,不值一提”。如今兩個女兒,大女兒上了小學二年級,也從不覺得當醫生不好,但“最好還是別當眼科醫生了”,劉王凱轉述女兒的話説,因為媽媽總是一上手術,就忙到晚上七八點才算完。

不過,在內心裏,這對醫生夫妻一直為自己的工作自豪著,尤其是聽到來自患者或家屬一聲聲的“謝謝”,會覺得所有的一切付出都值了。

而他們,也從對方身上不斷看到當醫生很有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