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臺鎮現侏羅紀早期大型恐龍足跡群

多達250個,距今1.8億至1.9億年;係我國侏羅紀早期規模最大的蜥腳類足跡群

龐大的體型、強壯的四肢……時光倒流到侏羅紀,蜥腳類恐龍曾是地球上最大的統治者。昨日,中美德足跡考察隊宣佈,在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侏羅紀早期地層發現了大規模恐龍足跡群。這個恐龍足跡群是由一群蜥腳類恐龍在不同時段留下,是我國侏羅紀早期規模最大的蜥腳類足跡群。

該研究團隊包括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邢立達副教授、湯冬傑副教授、美國科羅拉多大學足跡博物館館長馬丁洛克利(Martin G.Lockley)教授、德國古爬行及兩棲動物博物館亨德里克克萊因(Hendrik Klein)教授,以及國家古生物化石專家委員會委員、自貢恐龍博物館前館長彭光照研究館員,研究部主任葉勇研究館員等。論文發表于地學期刊《Geoscience Frontier》(地學前緣)。

酒業工地挖出恐龍足跡群

蜥腳類恐龍是目前已知陸地上出現過的體型最巨大生物,包括許多知名的屬,如雷龍、腕龍、梁龍等。其特點是小型頭部、長頸部、長尾巴及粗壯的四肢。目前已知最大的蜥腳類恐龍是雙腔龍,體長約40至58米,而大型肉食恐龍霸王龍身長也僅13米左右。

此次發現的蜥腳類恐龍足跡群位於茅臺鎮赤水河畔的釣魚臺酒業廠內,面積約350平方米,恐龍足跡至少250個,其中97個組成可辨認行跡,153個無明顯行跡。足跡點所在地層為下侏羅統自流井組,距今約1.8億至1.9億年前。

2013年夏,茅臺鎮赤水河畔的釣魚臺酒業公司在建設制酒車間時,考慮到後側邊坡地帶岩層不夠牢固,便對邊坡進行清理。清理至下部半米時發現一個完整的岩石平面,質地堅硬,有許多凹凸和深淺不一的印痕。2017年夏,該公司員工看到貴州習水恐龍足跡的報道後,認為後山的凹坑可能是某種足跡,於是多方聯繫專家,對比相關資訊。

“我看到這位員工提供的照片後非常激動,這些足跡是典型的侏羅紀早期蜥腳類恐龍所留,這些足跡是非常罕見的。”邢立達回憶道,“該地恐龍行跡的間距非常狹窄,爪痕跡較長,這是典型的早期蜥腳類行跡特徵,也與中國西南,如雲南祿豐等地發現的此類骨骼化石相吻合。”邢立達隨後兩次組織國內外專家學者前往考察。

發現足跡是“偶然中的偶然”

“侏羅紀早期的沉積岩地層在國內出露偏少,因此侏羅紀早期的恐龍足跡尤其難得。”邢立達告訴記者。

這次恐龍足跡群的發現,可以説是“偶然中的偶然”。“碰巧挖掘開層面,暴露出岩石平面,碰巧這裡當時是水邊,碰巧有恐龍走過,碰巧保存下足跡。”邢立達用了好幾個“碰巧”形容這批足跡的發現。

在對恐龍足跡點岩石層面上獨特的微生物席構造進行研究後,中國地質大學湯冬傑副教授認為,微生物席構造表明釣魚臺化石點很可能處於半乾旱狀態。該推斷與世界上侏羅紀早期的其他恐龍足跡證據一致,即早侏羅世的蜥腳類足跡通常與半乾旱環境相關。在這種環境中,區域內可能存在重要的水源地,才能吸引恐龍來到此地,並在濕軟的地面留下足跡。

記者了解到,目前國內的侏羅紀早期蜥腳類足跡有四處,分別位於四川古藺、自貢富順,重慶大足和貴州畢節。但這些足跡點都不是非常理想,存在交通不便、風化嚴重、數量稀少或保護難度大等問題,而釣魚臺的足跡是新暴露不久,保存非常好、數量多、具有非常重要的科研和保護價值。

■ 看點

行跡平行證明其群居屬性

蜥腳類恐龍一直被認為是群居生物,此次發現的恐龍足跡群也印證了這一點。

該足跡群中所有的蜥腳類行跡近於平行,而且深、淺行跡各自集中在相同區域,表明恐龍大多數活動是在短時間內完成,期間地面未發生顯著變化。這些證據表明瞭它們群居生活的屬性。

“這些足跡表明,至少有14隻恐龍在很短時間內,跟隨著彼此,穿過這片20米寬的區域。這些素食恐龍的體長大約5至6米。”美國科羅拉多大學足跡博物館館長馬丁洛克利教授表示。

足跡中疑現恐龍游泳痕跡

這些足跡中有2道行跡保存了特殊的延長的趾痕,學者推斷可能是游泳跡。

“這些腳印各個趾痕特別長,像是蜥腳類恐龍游泳通過此地,在水中撥水底,腳尖刮到地面留下的足跡。”邢立達告訴記者。

恐龍會不會游泳,一直是古生物學界充滿爭議的話題。早期研究中,古生物學家們發現過一些不同尋常的四足動物行跡——這些恐龍只有前足或後足在沉積物上留下印記。有學者據此認為,這些恐龍留下足跡時正在游泳,水體托起了它們的身體,前足或後足在划水時留下足跡。

此前,甘肅省鹽鍋峽足跡化石點中也出現了疑似游泳的足跡,後被證實是恐龍在地面行走時所留下。

什麼樣的痕跡才能被確認為游泳足跡?邢立達説,一些平行的帶有拖拽痕跡的足跡,被認為是恐龍的後肢接觸水底留下的游泳跡。2013年在四川省發現中國首例確鑿的肉食龍游泳足跡。該足跡每個都由三道長長的平行爪痕組成,沿著岩壁一路往上。這是典型的肉食恐龍游泳跡。

科學家依據此次發現的疑似游泳跡繪出了復原圖,這些龐然大物游泳時可能通過後肢交替運動,像槳一樣提供推力,類似于現生雙足行走動物的“狗刨式”。(王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