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12日開啟對英國的訪問,該國動用1萬名警察保護他的安全,這是2011年倫敦騷亂之後最大規模的警力部署。英國警方看上去主要應對的是反特朗普的示威者,至少5萬人將走上倫敦街頭抗議特朗普,他們製造“聲音之墻”不讓特朗普睡覺、計劃將“特朗普寶寶”的氣球放飛在議會大廈上空、大量下載歌曲《美國笨蛋》……英國人把反特示威辦成了一場“嘉年華”。他們上一次如此反對美國總統還是2003年,抗議小布希發動伊拉克戰爭。

通常,美國總統訪英必然訪問唐寧街和白金漢宮,但這次特朗普與英國首相以及女王的會面都被安排在了倫敦之外,這被普遍視為躲避示威。倫敦的反特風潮並非孤立現象,特朗普鼓吹“禁穆令”,他的難民政策、“美國優先”以及發動貿易戰等都加劇了包括盟國在內的各國不滿。從澳大利亞到以色列再到日本,世界媒體12日都在談論特朗普的訪英遭遇。

俄羅斯《觀點報》12日聚焦英國的“反特狂歡”,聲稱“華盛頓—倫敦的世俗軸心已經崩毀”。

2017年1月27日,英國首相梅匆匆訪問華盛頓,此時距離特朗普上臺僅一週,她成為特朗普就任總統後訪美的首位外國首腦,訪問期間梅邀請特朗普對英進行國事訪問。但不到一個月後,數千示威者聚集在英國議會外要求取消邀請。英國《獨立報》12日稱,英國政府一直在設計特朗普的行程,盡可能使他離開倫敦,減少面對示威的尷尬,但特朗普的夫人梅拉尼婭可能免不了被示威者“夾道抨擊”。

倫敦警察已取消休假,但據英國《衛報》報道,首相特雷莎梅及外交大臣仍在心驚膽戰地做準備,擔心出現意外。報道説,國事訪問變成工作訪問,一些內容被砍,就是擔心會遭遇抗議。報道還稱,梅和她的部長們希望以浮華和忠誠來取悅于特朗普。週四晚上,英方將在布萊尼姆宮舉行宴會,這裡是丘吉爾的出生地,特朗普將接受蘇格蘭皇家軍樂團的歡迎。14日,在首相別墅英美特種部隊反恐展示之後,特朗普夫婦將與女王在溫莎城堡喝茶,屆時有冷溪近衛步兵團伴奏。即使是英方提前公佈的功能表,都是迎合特朗普的口味。

倫敦經濟學院學者哈蒙德12日在新加坡《商業時報》上撰文稱,對於梅來説,“脫歐”之後,與美國的“特殊關係”有利於保持英國的全球地位。梅希望扮演一個可信賴的、即使有些坦率的朋友角色,以便美英關係能盡可能平順。其風險在於特朗普的古怪善變以及英國民意。特朗普的“美國優先”不會怎麼考慮英國利益。報道還稱,16日,特朗普將與俄總統普京在赫爾辛基會晤,梅渴望了解特朗普對俄的真正底線,會不會對俄“挺直脊梁”。

“自負的、脆弱的、精神錯亂的、混亂的、不可預測的、滑稽的”,《愛爾蘭監察者報》12日的評論文章將這些形容詞拋給特朗普,自嘲“有了像特朗普這樣的朋友,我們還需要敵人嗎?”文章寫道,越來越明顯這個所謂的自由世界的領導人在失去朋友,疏遠那些他本應支援的人,被吹噓的英美“特殊關係”岌岌可危。“我們應該把對他的關注降到最低,但現實是,作為美國總統,他是這個星球上最強大的領導人之一,這意味著對之必須忍耐、不能忽視”。

特朗普訪英前對北約盟友開炮事件12日繼續發酵。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多名北約外交官稱,事情過去一天之後他們仍在“消化”。德國《每日鏡報》12日批評特朗普“對歷史無知”“口號激進”。《威斯法倫新聞報》認為,特朗普昨天對德國的口頭攻擊是史無前例的,而且非常愚蠢,“美國自大狂進入國際舞臺,出現不確定性和無望的混亂”。

美國《大西洋月刊》12日載文稱,在特朗普看來,每個人都是亦敵亦友,都是一個自私自利的競爭者,無論德國還是俄羅斯或者朝鮮,都可以根據特朗普在某一時刻認定的美國利益進行誘惑或脅迫,“包括幾十年的友誼和宿怨都有待協商,沒有什麼是神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