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野豬”少年足球隊的洞穴生還

“洞口確實有7月到11月不許入內的標誌,可是今年的雨季來得格外早,”楊海平説,“這不是人禍,是天災。”

足球隊13人的合影。圖片來自網路

  足球隊13人的合影。圖片來自網路

文 | 新京報記者龐礡 王清以 實習生崔斯也 丁文婷

在官方拍攝的視頻中,泰國“野豬”足球隊的孩子們正住在醫院裏一個寬敞明亮的大房間裏,男孩們戴著口罩,對著鏡頭比劃出代表勝利的“V”字形手勢。

6月23日星期六,本是泰國隊清萊府一位男孩Night的生日。Night的家人為他準備了生日蛋糕、烤豬肉和甜品。然而,男孩並未準時出現。

一場足球賽後,Night所在的“野豬”足球隊共12名隊友、1位教練,帶著零食進入清萊府北部美賽區一處森林公園隆岩洞穴內,一起慶祝並探險,不料因下雨漲水,被困在其中。

再見天日已經是半個多月之後。7月10日,這13人在來自泰國、英國、澳大利亞、中國等國際救援力量上千人的共同努力下,終於全部獲救。

各國救援人員的合影。圖片來自網路

  各國救援人員的合影。圖片來自網路

眼下,Night正在醫院裏接受為期一週的隔離觀察。

“等他回來,我會再做一個他喜歡的蛋糕。”男孩的姐姐説。

失蹤

洞穴的入口處停放著11輛單車和一輛摩托車,背包、運動鞋和其他運動器材還留在車籃裏,主人卻已經不見蹤影。

其中一輛車的主人是11歲的男孩陳寧,野豬足球隊的成員。6月23日晚12時許,陳寧的父親接到了另一個家長的電話。來電者憂心忡忡:11點鐘,孩子通知家長自己結束訓練,後面再沒有音訊。

陳寧在阿魯班美賽小學的中文班就讀,今年六年級,而楊海平是班裏的中文老師,與男孩相處已有六年。男孩話不多,有點害羞,每當拍照的時候,總是抬手遮住面孔,笑著別過頭去。

他總是騎著一輛輪子很大的自行車,“好像輪子都要比他高了,”老師笑著比劃他踮腳上車的樣子。

男孩身高130釐米,並不算高,可是跑動很快、訓練刻苦,讀中學的學長把他帶進了野豬足球隊。從阿魯班美賽小學教學樓的窗戶外看出去是一片草場,天氣晴好的時候,足球隊常常在這裡訓練——這也是孩子們對陳寧印象最深的片段。

這支少年足球隊會在每天下午放學的時候和週六日訓練。洞穴的旁邊有個很大的足球場。這也是孩子最後發出資訊的地方。23日晚,幾個匆匆趕到的家長跟著自行車進入山洞,在第一個洞中便被湍急的水流擋住,只好退了出來。

第二天早上,陳寧的同班女孩馬貴星知道消息之後立刻從緬甸騎車來到學校,叩響老師的寢室門。楊海平聽見門外一陣哭聲,女孩問:“你能不能帶我去山洞那邊?”楊海平和其他幾位老師趕到山洞。

洞中潮濕,水滴不時掉落,白色的鐘乳石從洞頂垂下,在光線的照射下晶瑩剔透,“我們是不能摸的,否則就會變黃。”

山洞位於泰國北部清萊府美賽地區的坦鑾—坤南南暖(Thaluang-Khun Nam Nang Non)國家森林公園,因洞中的石筍和鐘乳石而出名,洞中地勢崎嶇,遊客需要走過一條小溪才能進入其中。管理人員會在雨水豐沛的7月到11月禁止遊客入內。

據《曼谷郵報》報道,有目擊者告訴警察,當晚孩子們與教練一同進入洞中,於是公園的救援人員從洞口進入3公里左右,流進山洞的小溪不停漲水,救援人員只能退出,並向清萊府求救。

泰國海軍海豹突擊隊(SEAL)在第二天趕到,電工在洞內架設1公里長的電線,照明燈在洞內高高挂起。水底多泥,渾濁一片,而越往深處就越黑,電力設備將為救援活動提供照明和通風。

25日,救援人員進入到達第二個洞穴,孩子們的鞋子和背包擺在地面,次日又在岩壁上發現了手印。沒有消息尚且算是好消息,“我們相信孩子們的狀況很好。”一位海豹突擊隊成員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説。他們曾在同一個山洞中安全營救出被困遊客。

事發4天之後,洞穴專家們發現石壁上的縫隙,繩索專家架起繩索,希望從縫隙中深入洞穴。守在洞口的楊海平也進入洞中幫忙,然而希望的曙光一閃而過——兩處縫隙都無法通向少年們,楊海平只能返回洞外。

親屬們為孩子們舉行了祈福儀式,敲鑼、打鼓,兩個人舉著漁網,希望能打撈在洞穴中迷失的靈魂。少年們的自行車依然在洞外停靠,他們的家人跪在一旁祈禱。“我已經幾日沒睡過了,我相信他們都會平安、完好地出來,”一位13歲球隊少年的母親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如是説。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