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對很多大學生來説,是充滿希望的一個月份,但對汪亮東(化名)來説,面對的卻是4年多的鐵窗生涯。前不久,江蘇省淮安市淮陰區人民法院審理了一起案件,犯罪嫌疑人汪亮東因為盜竊罪,被判有期徒刑4年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兩萬元。

汪亮東因為希望買一款心儀手機而陷入校園網貸,並且越陷越深,最後走上犯罪道路。這背後引發的校園同窗之間的信任危機值得關注。

出生在山西農村的汪亮東,家境並不是太好,父母都是農民,家裏還有姐姐。但他從小學習成績優秀,2013年高考,被江蘇某高校錄取。從小在農村長大的他,看到父母一輩子辛苦種地,供自己讀書不易,剛踏入大學,省吃儉用,從不與人攀比。

由於學習音樂專業,日常開銷大,加之年輕人都要面子,看到身邊同學吃穿用都比自己高檔,汪亮東心底慢慢有了比較,每月生活費也開始入不敷出。

2015年6月,大二快結束,汪亮東看到室友都買了新手機,而自己的手機卻是兩年前買的。於是,他想換個蘋果手機。可每月1000多元生活費,根本無法支援他。這時,一款專門針對大學生的分期校園網貸平臺引起了他的注意。如果從生活費中擠出部分用來分期還貸,這也許是個好主意。猶豫許久,他在平臺上分期付款購買了手機,分24期,每月需還貸289元。

為了早日還清網貸,汪亮東暑假也沒有回老家。他告訴父母,暑假做家教,每月收入有2000多元。父母聽了,感覺孩子懂事了,很支援他的決定。

“我那個時候,一心想能夠早點把分期貸款還完。”汪亮東感到壓力很大。他同時找了3個家教輔導班兼職,每天來回奔波打工賺錢。

後來,他漸漸發現,現在家長很重視孩子的教育,如果自己做老闆開輔導班,生意絕對不會差。一同在輔導班打工的一位朋友,也想合夥開輔導班,每人需投資8000元。

準備向家裏求助時,他想到之前的校園網貸,可以替他解決資金的燃眉之急。很快,通過幾個不同校園網貸平臺,他順利貸到1.6萬元。

可是,開辦輔導班沒幾天,合夥人就表示不想開輔導班了。汪亮東想要回合夥資金,但合夥人表示錢被花光了,可以轉一輛二手車給他彌補損失,之後就失去了聯繫。

在旁人看來,汪亮東用著蘋果手機、開著私家車,看起來很風光。最後,這些甚至把他自己也迷惑了。暑假結束前,他專門自駕車回老家,面對家人和左鄰右捨得眼神,他説這是做生意賺的……

沒人能想到,沒有任何固定收入的汪亮東,每月正承受著不同校園網貸平臺的多份貸款,由此上演了拆東墻、補西墻的悲劇。

2015年9月,汪亮東看到校園裏有很多校園網貸的宣傳,他便辦理了貸款業務,用貸出來的錢,償還前面的貸款。

時間長了,因不能及時還款,他被列為不良信譽客戶,已無法用自己的身份資訊在網貸平臺上借錢。這次,他打起身邊同學的主意。於是,他請同學幫助貸款,等錢到手了,就給同學好處費。

欠賬就像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多。不到半年時間,他的外債超過了10萬元。此時,身邊的同學也知道了真相,都不再去幫他。

2016年9月,大學新生報到,已經讀大四的汪亮東瞄準了新生。他能説會道,是很多新生眼中值得信賴的學長。來自江西的女生陳紅(化名)收到汪亮東以音樂學院大四學長身份發來的“加我好友”的QQ資訊,汪亮東稱可以幫助其介紹兼職,賺取生活費,兩人約定在宿舍樓下面談。

汪亮東自稱是某知名電商的校園代理,只要註冊一個“白條”,就可獲得百元提成。獲得同意後,汪亮東拿起陳紅的手機,在註冊界面輸入了其個人資訊。註冊成功之後,趁其不備,用陳紅的“白條”購買了一部價值7888元的蘋果手機,分24期還款。汪亮東還説,用“白條”買的東西越貴,提成就越高,並保證“3個月之內幫她還清”。

不到半年時間,汪亮東先後以學生會幹部或某知名電商校園代理的身份,利用校園QQ群、微信群發佈消息,稱可以為大一女生找兼職代理、辦理校園電動車牌照等藉口,獲取個人資訊,通過“白條”操作,購買了27部蘋果手機,所購手機均被變賣成現金用以還貸。據了解,受害人多達20余人,總金額達19萬餘元。

許多受騙女生在貸款到期後,反覆接到網貸公司催貸恐嚇電話,心理壓力很大,又怕被老師、父母發現,只能選擇在深夜發微信催要還款,白天無法集中精力學習。

2016年年底,公安機關接到受騙學生家長報警,於是警方對汪亮東展開偵查。

辦案檢察官説,該案警醒大學生們切忌為了“面子”盲目攀比,透支貸款,結合個人家庭實際情況理性消費。對於涉及身份證號、手機號碼等個人資訊,需注意嚴格保密,不能隨意外泄。

同時,學校也應該把選擇網貸消費納入到日常教育管理工作中,通過校園網站、校園廣播、海報等多種渠道,開展有關金融網路安全知識的普及與宣傳,增強學生網路安全防範意識,及時糾正部分學生超前消費、過度消費和從眾消費等錯誤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