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4)從脆弱生態到滿眼皆“綠”——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貴州的“綠色之路”

遊客在安順市黃果樹瀑布景區遊覽(6月5日攝)。新華社發(楊文斌 攝)

新華社貴陽7月11日電 題:從脆弱生態到滿眼皆“綠”——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貴州的“綠色之路”

新華社記者 胡星、向定傑、汪軍

日前,在巴林召開的第42屆世界自然遺産大會傳來消息,貴州梵凈山被列入世界遺産名錄,成為中國第53處世界遺産和第13處世界自然遺産。

至此,貴州已是中國世界自然遺産數量最多的省份。

貴州,中國山地省,八山一水一分田。以梵凈山為代表,山山有美景,處處是公園。同時,這裡又是中國石漠化面積最大的區域,在脆弱的生態環境中,還生活著280萬農村貧困人口。

生活貧困往往與生態惡化交織,經濟高速發展的背後也存犧牲環境品質的憂慮。在生態和發展“雙重壓力”下的貴州,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走出了人與自然和諧、經濟與生態相融的“綠色之路”。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6)從脆弱生態到滿眼皆“綠”——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貴州的“綠色之路”

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縣郊外的梯田風光(2017年9月18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劉續 攝

打通綠色“任督二脈”

貴州省思南縣合朋溪鎮原黨委書記廖永生記憶猶新,2016年調離時,相關部門對其曾任職的鄉鎮自然資源資産“家底”進行了全面審計。“以前評價幹部,很少説要看生態環境。那次審計,像經歷了一次‘大考’。”他説。

二三十頁的“生態賬本”,記錄了他任期內轄區生態環境品質的變化,也包括執行中央生態文明建設方針政策、遵守環保相關法律法規以及相關資金徵管用等情況。

回憶這次“大考”,廖永生説總體情況還可以,但也發現了一些風險隱患,及時為自己和班子成員提了醒,“對待自然資源不能亂作為、胡作為”,“只看GDP、不看生態環境的畸形政績觀將得到有效改變”。

對幹部的“生態約束”,不僅體現在領導幹部離任自然資源資産審計,還體現在幹部考核上。近年來貴州陸續取消了10個貧困縣的GDP考核,弱化了40個貧困縣的GDP考核,增加了石漠化面積減少幅度、森林覆蓋率提高等指標。

生態之痛,往往在於體制不通。為官一任,不管生態;環保執法,誰都不怕……治療種種“生態痼疾”,建設生態文明,創新體制,打通綠色“任督二脈”勢在必行。

2016年,貴州成為首批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試驗區建設之初,改革即貫穿其中,所有創新制度先行先試,構建起保護綠水青山的“四梁八柱”。

過去五年,貴州共推進13項相關改革,五級河長制、生態保護紅線、生態環境損害黨政幹部問責、排污權有償使用、污染第三方治理等舉措,引領全國風氣之先。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0)從脆弱生態到滿眼皆“綠”——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貴州的“綠色之路”

六盤水市六枝特區木崗鎮的油菜花田(3月9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綠色GDP”支撐經濟高增速

磷石膏處置是一個世界性難題。如果處置不好,不僅佔用大量土地資源,還直接危害土壤和水質安全。作為磷化工大省的貴州,磷石膏累計堆存量突破1.2億噸,其環境風險不言而喻。

在磷化工重要區域的貴州省福泉市,一個石膏建材項目正在加緊建設。該項目負責人汪守灣説,項目直接佈局在甕福集團磷化工産業鏈終端,投産後每年能消耗近200萬噸磷石膏,變廢為寶製作成新型建築材料。

全球知名的甕福集團今年將全面實施磷石膏“以用定産”。企業安全環保部經理何廷雲説,除了嚴控傳統磷肥産能規模,還將開發以石膏板為代表的系列迴圈經濟産品,使其成為新的利潤增長點。

磷石膏的“綠色轉型”,是貴州經濟發展與環境改善“雙贏”的縮影。截至今年一季度,貴州經濟增速已連續29個季度位居全國前列。“高增速”的背後,不是高污染、高耗能推動,而是培育壯大新興産業、改造提升傳統産業,在新舊動能加快轉換中推動節能減排。

據統計,2017年,貴州地區生産總值較上年增長10.2%,但萬元GDP能耗下降7%。生態利用型、迴圈高效型、低碳清潔型和環境治理型等綠色經濟“四型産業”增加值佔地區生産總值比重提高到37%。

頂著夏日的驕陽,上百名工人正在第八個國家級新區貴安新區的一片山頭間忙碌。五條開鑿的橫洞,配合豎井,魚骨形的設計樣貌已初見端倪。這些看似公路隧道一般的山洞,正是即將用於儲存騰訊約5萬台伺服器的特殊倉庫。

“落戶貴州是天時地利人和。”騰訊數據中心負責人鐘遠河表示,“數據中心外面環保、裏面財富,是非常好的一個結合。”

得益於涼爽的氣候、穩定的地質,山地和丘陵佔了國土面積92.5%的貴州,正快速崛起為全球大數據存儲基地,蘋果、華為等跨國巨頭也相繼在此落戶。2017年,電腦、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製造業增加值已達118.64億元。

守住發展和生態兩條底線,“綠色GDP”成為貴州發展的關鍵詞。貴州提出,將綠色經濟“四型”産業作為重要的産業發展方向,並給予資金支援和傾斜。依託良好的生態環境,電子資訊、新醫藥大健康、現代山地高效農業和文化旅遊等新興産業構建了最具活力的經濟增長極。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5)從脆弱生態到滿眼皆“綠”——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貴州的“綠色之路”

遵義市湄潭縣金花村一景(4月11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歐東衢 攝

大生態與大扶貧“交融”

進入夏季,貴州桐梓縣九壩鎮山堡村陸續迎來了一批批四川、重慶等地的避暑客人。“以前哪曉得青山綠水還能掙錢嘛!”貧困戶陸國順告訴記者,這些客人一住就是兩三個月,“不幹別的,就是歇涼”。

近年來,桐梓縣依託良好的生態和涼爽的氣候發展“避暑經濟”。山堡村有貧困戶34戶,如今有6戶開辦了鄉村旅館。其他的貧困戶圍繞鄉村旅遊養雞、養香豬、種植蔬菜,紛紛吃上了“旅遊飯”。

陸國順盯準機會養殖起香豬。他説:“去年賣了9萬多塊,現在還有200多頭,餐館和避暑的客人搶著買。”

讓貧困群眾共用“生態紅利”,農村貧困人口最多的貴州多措並舉將良好的生態環境融入到脫貧攻堅中。僅在山堡村,2017年全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達到了2.43萬元,其中1萬元以上來自鄉村旅遊,一半的人家有了私家車。

同時,貴州實施了包括退耕還林建設扶貧工程、生態護林員精準扶貧工程等在內的“生態扶貧十大工程”,促進貧困人口在生態建設保護中增收脫貧,確保到2020年,通過生態扶貧助推100萬以上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實現增收。

其中,生態護林員精準扶貧工程將覆蓋5.2萬戶貧困戶,實現每人平均增收2300元左右。

在銅仁市佛頂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126名生態護林員全部從貧困戶中産生。村民胡永江家因病致貧,去年他被聘為生態護林員。“做好巡山工作,一年下來有1萬塊收入。”他説。過去,村民燒火用柴,還有的燒木炭增加收入。而這些,現在已被山地旅遊取代,一些村民開設農家樂,挖掘民俗文化,開發地方菜品,逐漸吃上了“旅遊飯”。

貴州省發改委副主任張美鈞表示,近年來貴州“生態扶貧”漸入佳境,在推動生態文明建設取得積極成效的同時,也致力於將貧困地區的自然生態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實現了“百姓富”和“生態美”的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