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植傳統 擁抱時尚

探尋“晉江經驗”的文化密碼

光明日報記者 劉夢 高建進 胡其峰 劉坤

“在這裡時間越久,你越能體會,晉江故事,絕不僅僅是一個經濟發展故事。”

文化個性造就經濟個性。回首“晉江經驗”帶來的16年傳奇,會發現,一種精神、一種文化,始終貫穿晉江經濟發展脈絡之中。它既是源泉也是動力,支撐著晉江一路走來創造奇跡,繼續推動新時代的晉江爬坡過坎、砥礪前行。

愛拼敢贏歌不絕

“創業難還是走戈壁難?破千億元市值難還是走戈壁難?新十年的創業難還是走戈壁難?”這個夏天,安踏集團的“戈壁遠征軍”走進甘肅。在踏上112公里的徒步荒漠之旅前,董事局主席丁世忠拋出了三連問。

這是一次體力與心理的極限挑戰,讓許多人深刻體會到什麼叫“不放棄”。之所以開展這一活動,是安踏在從當初的小作坊成長為今天中國第一大體育用品公司後,重新審視自己,找尋未來的發展方向。

不放棄的背後,是“愛拼才會贏,敢為天下先”的頑強拼搏精神,也是支撐晉江數以萬計的企業和晉江人奮勇向前的初心與動力。改革開放初期,晉江人在市場競爭最為激烈、附加值很小的傳統産業領域摸爬滾打、逆勢而上,在逆境中求生存、求發展。2017年,晉江全市GDP達到1978年的1366倍。驚人的數字,是一代又一代被稱為“睡不著的晉江人”不懈奮鬥的結晶。

這種精神,源於這片海濱之地,深深融入晉江人血脈。晉江地處丘陵地帶,除了沿海地勢較為平坦外,大部分為起伏不平的山丘,土地貧瘠。“為了生存,他們只能向海洋求財富,于一次次生死冒險中養成奮鬥拼搏的精神,形成敢為天下先、不服輸的決心與勇氣;海洋的寬廣遼闊,成就了晉江人兼收並蓄、兼濟包容的品格;而長期的抱團取暖、抵抗風險意識,逐漸演化為團結互助、互相提攜的文化特徵。”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王春光分析。

愛拼才會贏,如今在更大平臺傳唱:

從傳統業態唱向新業態——

從壓力測試到動態跟蹤,從耐磨耐折試驗到防水防滑創新……在國內第一家運動科學實驗室內,近200台先進的測試設備和技術研發設備,在安踏研發人員的操縱下有序運作。晉江用高新技術改造提升傳統産業,引導傳統産業跟進新技術,在普通産品上增加新的功能、功效,提高附加值。全市企業每年投入近1000億元升級生産設備、改進技術工藝、提升産品品質,凸顯了傳統消費品製造業轉型升級在全國的典型示範作用。

從經濟事業唱進公益事業——

“不拼排場拼公益”。隨著經濟發展,有著樂善好施傳統的晉江人開始更多地選擇將節省下來的禮俗資金捐給慈善事業或鄉村建設。這裡有全國首家縣級民間慈善機構——晉江市慈善總會。十幾年來,晉江市慈善總會累計募集善款達30.01億元,為全國縣域之最。“我們晉江人,將‘拼’勁一併帶入了慈善事業。”晉江市慈善總會會長龔子猛説,這種多行善事的行為已逐步進入尋常百姓的生活。

從創一代唱到創二代——

“接過你的手,走出我的路。”作為恒安集團創始人許連捷的次子,許清水總説自己是“負二代”,“是負責任的負。我必須負起責任,用國際化視野傳承企業,更要把老一輩晉江企業家精神好好傳承下去。”創二代們接過父輩手中的接力棒,將愛拼敢贏的精神延伸到愛拼懂贏的自信,將傳統産業的堅守與新興産業的創新融合發展,成為新時代晉江持續發展的蓬勃動力。

留住鄉土向心力

28歲的蔡夢思有兩個身份。

第一個是晉江五店市傳統街區的講解員。早晨8點半,伴著戲臺上的南音,蔡夢思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紅磚白石雙坡曲、出磚入石燕尾脊、雕梁畫棟皇宮起。”行至蔡氏家廟,當遊客為閩南建築藝術驚嘆不已時,蔡夢思亮出了自己的第二個身份:蔡氏後人。

于她而言,五店市不僅是她從小讀書生活的閩南老街區,這裡更有她作為蔡家人最引以為傲的蔡氏家廟。

五店市傳統街區位於晉江市老青陽核心區。2010年3月,晉江市委、市政府劃定典型風貌建築最多的126畝區域為保護區,並委託清華大學歷史文化名城保護中心為保護區做整體規劃。這個自唐代發展起來、走過1300多年時光的集市,自此煥發新生。

五店市傳統街區建築管理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范清靖明白,這裡的100多處歷史建築之所以極具保留價值,是因為它們以自身的藝術價值、審美價值和文化價值,彰顯了晉江的文脈與閩南人的根脈。

閩南人對“根”的情愫超乎尋常。五店市傳統街區保留著老青陽的集體記憶,牽動著海內外同胞認祖歸宗的情結。品茶聽南音、看看精美木雕、摸摸青條石,是許多歸國華僑必做的事情之一。

一抹閩南紅,留住了鄉土向心力,延續著文化根脈,而這正是晉江城市發展過程中不可或缺的力量。

五店市並不是個例。在晉江,包括梧林社區古村落在內的一批保護髮展項目正緊鑼密鼓地進行中。晉江市文體新局局長柯國林説,城市化進程既要有“面子”也要有“裏子”,城市面貌日新月異,品質和內涵更要同步提升。晉江一手抓固態保護,一手抓活態傳承,一批“鄉愁文化”品牌接踵而至——

掌中木偶作為地方傳統戲劇,與閩南人血肉相連,是其精神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20多年來,蔡美娜用手指靈活掌控木偶進行表演,她與木偶既是親密的夥伴,也是堅實的戰友。

“木偶本身沒有表情,喜怒哀樂都需要演員用手部把控和唱腔變化來體現,有時候左手是‘旦’、右手是‘醜’,必須一心兩用。”蔡美娜説。

在晉江申辦2020年世界中學生運動會期間,掌中木偶被蔡美娜帶到了義大利,在那裏,許多海外友人為這項中國傳統技藝所折服。作為南派掌中木偶第6代繼承人,她每年參加多個重大表演活動,創作符合時代精神和當代觀眾審美要求的創新劇目,還在許多高校的木偶班進行授課。日程很滿,她深感重任在肩。

為推動掌中木偶、柯派高甲戲、閩台東石燈俗等一系列非物質文化遺産的“活態”傳承,晉江完善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體系,採取有效措施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44項,全市布點30所中小學作為非遺項目傳習點。在經濟的反哺中,晉江文化之根越來越強壯。

有“文氣”聚“才氣”

“我們運用具有水溶紗技術的運動材料來做商務休閒褲,舒適度一樣,重量卻只有普通休閒褲的1/5,在跨境電商中可以大幅降低運費。”

在晉江洪山文化創意産業園區,一場特殊的活動正在進行。30個年輕的創業者圍坐在一起,討論新技術和新材料如何開發應用,交流企業如何創新經營思路,分享企業經營案例和感受。

這是晉江“領航計劃”班的一場復盤會。致力於培養“未來晉江創新企業家”的“領航計劃”,自2016年開始,已舉辦各類培訓交流活動130多場,培訓企業家5000余人次。

“課程中知識點密度大、含金量高,並且能夠高效率地運用到企業發展中。”學員洪藝菡感觸頗深。

晉江市委組織部副部長、人才辦主任黃建華,晉江市經濟和資訊化局局長郭浪滔作為班級觀察員,也在盡己所能發揮“園丁”的角色:課堂中、課程外、微信上……無時無刻不在解答這群年輕人的種種疑惑。他們表示,小生態往往蘊含大能量,希望通過領航班小生態的精準模式探索和經驗凝練,構建起晉江企業家社群的新商業文明,撬動晉江城市人才大生態。

“從某種意義上説,不是我找到了這裡,而是這裡主動找到了我。”晉江市創意創業創新園內,來自甘肅的創客范偉這樣説。2009年博士畢業後,他在華僑大學任教,因為在科研項目中一直需要購買國外儀器,讓他萌生了自己創業的想法。聽説晉江對博士創業扶持力度非常大,他就來“看了看”。這一“看”,便創立了福建第一家微納驅動企業,他也成功入選晉江市高層次人才“海峽計劃”,獲得3年100萬元的投資,附加免租金的場地。

在創意創業創新園,700多位創客與范偉一同在這種“被找到”的感覺中,將手頭的科研成果轉化為企業向前的動力。

晉江現有各類企業5萬多家,其中97%以上為民營企業,這些企業集聚著一大群來自全國各地的優秀人才,成為晉江發展大局中不可或缺的力量。如何利用其雄厚的産業基礎、豐厚的物質財富和繁榮高漲的人氣,塑造一個宜居、時尚的“文化晉江”,讓人才“引得進”更“留得住”,是新時期晉江正在著力解答的問題。

自2011年以“城市文化人才”為主題的首期企業文化沙龍,在有著百年曆史的閩南古大厝開場以來,這個平臺上便産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它既是産業對接平臺、政企互動平臺、政策宣傳平臺,也是重要的文化交流平臺。除了主題演講人,參與者都可圍繞沙龍主題講感受、談看法,也可就自己感興趣的話題自由交流。來自不同企業的高管提出了在晉江工作、生活中的困惑,也為晉江發展提出諸多寶貴意見。

“只有整體優化城市環境、創業環境、人文環境,晉江才能留住人才,讓他們心無旁騖地投入創新創業。”晉江市委書記劉文儒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