纜線絆倒遛彎老人 該誰負責?

産權單位至今未找到 海淀街道辦事處稱將協助老人繼續尋找

老人被線纜絆倒,導致身體多處受傷。圖片來源:北京晨報 張靜姝/攝

日前,73歲的秦老先生晚上在萬柳中路遛彎兒時被路邊的線纜絆倒摔傷。經醫院檢查,老人兩顆門牙摔斷,同時肋骨骨折,身上多處擦傷。老人想找到線纜産權部門討個説法,但幾尋未果於是求助本報。北京晨報記者聯繫電力及多個通訊運營商及交管部門現場核實,目前事情還在調查中。

事發 老人遛彎被絆摔傷

過去的將近半個月,73歲的秦老先生不僅要忍受身體上的多處傷痛,還要忙著搞明白一個問題,“到底是誰家的線把我絆倒了?”

6月1日晚,秦老先生和往常一樣在家附近遛彎兒,他走到萬柳中路與萬泉莊路十字路口西南角的人行便道時,突然腳底被纏住,但還沒等他看明白情況,就一下摔倒在地,滿嘴流血,疼得動彈不了。

秦老先生緩過神來一看,他被地上一根線纜絆住了腳,而這根線纜一頭從路旁的綠化帶中伸出來,另一頭插入水泥地,正好形成一個“圈套”擺在人來人往的便道上。事發時已過晚上10點,光線昏暗,一個不注意,秦老先生就落入這個“圈套”。

摔傷後,秦老先生打了110報警電話並喊來老伴兒,當晚他被送往醫院。根據隨後的檢查來看,他除了手臂、下巴磕傷擦傷外,兩顆門牙從根部斷裂,左側第五根肋骨斷裂,第六根肋骨也有受傷。

秦老先生被線纜絆倒,導致身體多處受傷。受傷者供圖

現場 磚頭壓住惹事線纜

此後一週,秦老先生在老伴兒的陪同下輾轉各個醫院。“看了好幾個牙科,都説我這牙保不住了,需要植牙,兩顆牙要花好幾萬元。現在我選擇保守治療,把牙暫時‘粘’住,但這牙不像骨頭能慢慢癒合,沒有一點用處,我這些天都吃流食,沒法咀嚼。”

昨天,聽聞記者要去事發現場,本來在家休養的秦老先生執意要一起來再給記者細説當晚的事故。他掀起襯衣露出胸腹部的綁帶和固定裝置説,“醫生讓我穿上這些一直待在空調屋裏,怕受熱。但我這老胳膊老腿的哪能一直吹空調?”

在事發現場,絆倒秦老先生的線纜已經被人用磚塊壓在綠化帶固定住,防止他人再次被絆倒。“晚上這些共用單車都被騎走了,留出路來不就是讓人走的嗎?別説我了,就是年輕人走在這兒不小心也會被絆倒。”線上纜不遠處,秦老先生摔倒的地方還有幾片舊血跡。

記者觀察到,這根線纜從馬路南側二三十米的地方往北延伸,纏到一棵樹上,在高空順了一段後又垂落到地面繼續向北延伸,在秦老先生絆倒的地方又“鑽”回地下。而在鑽入地下前,多餘的線纜被甩在路邊形成不規則的圈。

難題 線纜産權單位難找

秦老先生摔傷的近半個月,老伴兒張女士也沒閒著,她一邊陪著老伴兒輾轉各個醫院看病,一邊還要報案找線索。他們就想弄明白一個問題,“這線纜是誰家的?不管是有用的還是棄用的,怎麼就隨意扔在這兒不管了呢?”張女士又急又氣又難過,僅有的一個孩子在國外,老伴兒摔傷的事兒他們沒和孩子説,“他太忙了也回不來,告訴他還得擔心。”

6月4日,張女士和派出所民警及路燈管理部門、交管部門、街道辦事處幾家單位的工作人員一起在現場查看,但上述單位都稱線纜不是自己家的。隨後的一星期,張女士跑了多個部門,打了無數電話,但始終沒弄明白這線纜到底屬於誰。無奈之下,70多歲的老兩口向本報求助。

昨天,記者又和張女士來到海淀鎮派出所,但事情並沒有進展。民警稱,張女士所報事情為民事糾紛,派出所無法確定線纜産權單位。

記者又聯繫了電力、交管及聯通、電信、移動三家通訊運營商,截至發稿,已經有電力公司和中國聯通工作人員前去查看,並表示線纜不是他們的設施。

交管部門也表示,線纜非其所有,“我們的交通信號燈的線全部在井下,不會有外露情況。”海淀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稱,目前確定線纜不是街道設施,但會協助老人家繼續尋找産權單位。此外,海澱區非緊急救助中心了解情況後也表示,會聯繫相關單位調查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