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安監控陪留守娃:“創新之愛”不是終點

作為第一監護人的父母,其對子女的影響無可替代。一些困難地區的父母外出打工,對留在家裏的子女缺乏關心與陪伴。

外出打工的父母與留守家鄉的孩子,因地域上的遠隔與心理上的疏離造成的教育與愛的缺失,一直是留守兒童話題的重點與難點。據《成都商報》日前報道,四川閬中望埡鎮“北漂”10年的父親何自兵,想出了在家安裝攝像頭的法子,陪伴留守老家的兩個孩子和照顧他們的爺爺奶奶。

這樣借助“高科技”的點子,算得上一種創新。監控以語音和畫面的形式,打破了地域的限制,拉近了父母、子女間的心理與情感距離。尤其對於年幼的孩子來説,這種與眾不同的親近父母的體驗,能很大程度上彌補父母的教育與愛護的缺失,但多少能滿足孩子本能的心靈渴求。感謝這個高科技的時代,也要佩服人倫親情之下為人父母者的創意。

父母的關愛與陪伴是孩子的基本需求,但作為不斷成長、逐步具備自我意識的個體,孩子也有一些不希望父母知道的隱私空間。監控能滿足前者,卻是以粗暴犧牲後者為代價的。何自兵的女兒已經12歲,哥哥上初三,都正處於青春期,尤其是女兒自小“怕”父親的性格,更容易讓父母依靠監控陪伴孩子的初衷,變成“監督”孩子的利器,讓孩子認為父母不尊重、不信任他們,讓他們形成敏感、多疑、怯弱等性格。

有網友指出:“為什麼孩子不能帶在父母身邊?”這當然是個宏大且複雜的問題,尤其涉及外出務工人員子女的入學問題。近年來,各地方都出臺了諸多惠民政策,且總體上呈現越來越放開的態勢,但具體到各個地方,還是參差不齊。一則,一些條條框框的限制仍然存在,務工子女進城入學的門檻仍不低;二則,相關政策、制度宣傳還未落到實處,導致一些符合條件的務工人員不能及時獲取資訊,只能將孩子安頓在千里之外的老家,讓他孤獨成長。説到底,這裡面有地域經濟發展失衡、教育資源分佈不均的結構問題,也有政策制度還需更公開透明且落到實處的現實。改變正在路上,但需要足夠的時間與努力才能顯現成效。

那麼,短期內,有沒有一些關愛留守兒童的微觀性辦法呢?筆者認為還是有的。比如,學校、村委會等聯合公安等部門,建立留守兒童名單,定期走訪探望留守兒童家庭,關心他們的生活與學習。實際上,這些都不是新辦法,在一些地方早已實行且做得不錯,但還不是常態化、規範化的普遍做法,一些地方的成功經驗值得各地酌情借鑒。

但筆者想強調的是,作為第一監護人的父母,其對子女的影響無可替代。一些困難地區的父母外出打工,對留在家裏的子女缺乏關心與陪伴。他們未能意識到,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為了追求收入忽視孩子,是得不償失的短視做法。一些家庭甚至還來不及感受發家致富的喜悅,就先嘗到了孩子誤入歧途的苦果。對於這些子女與家庭來説,教訓是深刻的,也應為社會敲響警鐘。

保護留守兒童的健康成長,既需要宏觀上的經濟社會發展與制度設計,也需要解決眼下現實問題的創新點子。前路漫漫,我們要做的還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