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國推開“證照分離”改革,重點是照後減證,各類證能減盡減、能合則合,進一步壓縮企業開辦時間……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在談到深化“放管服”改革時,明確提出將“證照分離”改革推向全國。

“一些地方營業執照立等可取。但‘準入不準營’這個問題還沒解決。辦照很快,後續辦證很慢,企業沒有辦齊許可證開不了業。比如辦餐館,沒有衛生許可證,就不能營業。”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説。

企業拿到營業執照後,究竟還有多少“領證”的煩惱?“證照分離”改革,如何既“放得下”“管得起”又“服好務”?近日,本報記者採訪了一些企業和相關專家。

列好清單做“減法”

“通過‘證照分離’改革,能取消的儘量取消”

“證照分離”改革帶給企業的便利有多大?從上海曼秀雷敦化粧品有限公司的案例可見一斑。

今年2月底,上海曼秀雷敦化粧品有限公司向浦東新區申請進口非特殊用途化粧品備案,形式審查通過後,3月1日該公司産品肌研潤潔面乳拿到“國粧網備進字”備案憑證,3月下旬首批5.7噸産品已在出入境檢驗檢疫部門完成進口申報。但在“證照分離”改革之前,企業要攜帶備案産品的紙質資料及樣品,到北京有關部門提出申請,經形式審查通過後,紙質資料轉由專家進行審評,通過後才能取得“備案憑證”,進而辦理相關進口通關手續。正是“證照分離”改革讓曼秀雷敦産品的準入時間從至少2個月縮短為5個工作日。

化粧品行業的“領證”時間不算最長,一位建築行業的企業家向記者介紹:“要拿到施工許可證,先要拿到土地證、工程規劃許可證,完成施工圖審查,辦理質檢安檢手續,提供工人工傷保險證明、工人工資支付專戶等,往往一個房地産項目兩年多都開不了工。”

針對“有照不能營,企業幹著急”的情況,推進商事制度改革的著力點放在了“證照分離”改革。2015年,上海市浦東新區率先試點,通過對116項行政審批事項,按取消審批、審批改備案、告知承諾、提高透明度和可預期性、強化準入管理等5種方式進行改革試驗,解決企業“辦證難”問題,有效降低了企業制度性交易成本。2017年,在深入總結浦東經驗的基礎上,天津等10個自貿區和有條件的一批開發區、新區均進行了複製推廣。

為落實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任務,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相關負責人表示:“下半年對上海等地試點成熟的涉企行政審批事項要在全國推開實施‘證照分離’改革,同時,建立‘證照分離’改革長效機制,積極探索將更多直接針對市場準入的涉企行政審批事項納入改革範疇,努力實現‘證照分離’改革模式的制度化、規範化、常態化。”

“證照分離”改革推向全國的過程中,如何做好“減法”,真正為企業減負?

摸清底數,列好清單,對各類企業取得營業執照後還需要辦多少證,心中有數。王一鳴建議:“各地先要梳理一下各個行業準入證、生産服務許可證、職業資格證等究竟有多少。通過‘證照分離’改革,能取消的儘量取消。”

例如,中國(福建)自貿試驗區福州片區在“證照分離”改革試點中,將工商登記前、後置審批項目進行了梳理、簡化,並與當地《市場主體經營範圍參考目錄》一一對應,同時嵌入登記業務系統,實現後置審批系統自動精確推送,方便企業“領證”。

聯合懲戒做“加法”

“很多部門都有市場監管職能,需要明確職責、加強聯動”

“‘證照分離’改革後,淄博高新區內企業開辦時間由過去平均12.8天壓縮到2.6天,拿證照的效率高了,但涉及人民生命安全、食品安全、社會安全的審批,該有的必須有,事中事後監管還要加強。”山東省淄博市工商局高新區分局企業註冊科科長劉兵説。

“證照分離”絕不是只“放”不“管”。“證照分離”改革後,還需要各監管部門加強聯動,做好市場監管的“加法”。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任興洲説:“這次機構改革設立了市場監管總局,將很多監管職能集中到一起,力爭解決過去部門分割、相互掣肘、內耗很大、成效並不顯著等問題,有利於提高監管效率。新部門的監管思維、措施要有變化,以應對新挑戰。”

強監管,先要厘清監管職責。山西轉型綜合改革示範區工商局副局長劉偉介紹,在“證照分離”改革中,應強化日常監管,各部門既要厘清監管職責,又要互相配合。比如對“因私出入境仲介服務機構資格認定”的監管,由公安部門負責因私出入境仲介活動的業務管理、監督、檢查;由市場監管部門負責仲介機構申辦登記註冊和仲介活動的市場管理。同時,工商部門定期向公安部門通報仲介機構登記註冊資訊;公安部門隨時需要查詢相關登記管理資料,工商部門予以配合。

強監管,還要加強部門聯動。“市場監管總局的設立體現了大監管思路,但大監管也是有限大監管,市場監管部門之外,還有很多部門都有市場監管職能,仍然需要明確職責、加強聯動。”北京大學競爭法研究中心主任肖江平説。比如,可加強跨部門聯動響應和失信懲戒,構建“一處違法、處處受限”的聯合懲戒機制。“我們企業希望辦事方便,也希望監管加強,這並不矛盾。讓違法亂紀的企業沒有空子鑽,守法企業才有好的競爭環境。”山東省淄博佰樂堡酒店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劉國輝説。

強監管,更要用好技術手段。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汪玉凱説:“原質檢總局、原食藥監總局各有一套資訊化系統,眼下急需在大市場監管框架下進行系統的整合,否則大數據就沒法用。”他建議,應以“網際網路+”和大數據技術為支撐,依託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統一歸集公示各部門登記、許可、備案等準入資訊和行政處罰、抽查檢查結果等監管資訊,進而形成監管大數據。

換位思考做“乘法”

“優化服務,從企業需求出發進行政府流程再造”

“我在四五個城市都負責過地産項目,珠海橫琴新區的政府服務更讓人省心。”中國鐵建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張經理介紹,取得營業執照的建築公司,施工前必須拿到“建築工程施工許可證”。在“證照分離”改革之前,通常企業從拿地到辦好手續開工至少需要8—10個月。橫琴很多地方是填海造陸,地質條件複雜,要經過更細緻的專家評審,通常辦好手續開工要經過14—15個月。

然而,橫琴新區建設環保局從企業需求出發,改變過去整體立項備案的方式,想出了社會投資項目可分階段發放許可證的新法子。“分階段備案,企業最快2個月就可以開工,比過去至少提前一年。”張經理説。

政府服務的優化在穩增長中産生了“乘數效應”。“以一個30億元的房地産項目為例,僅‘建築工程施工許可證’分階段備案一項改革,讓企業提前一年開工,就可以節省一年的利息5000萬元左右。”張經理表示,一家企業在此受益,就會引來更多企業投資,增加就業,進而帶動當地快速發展。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指出,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等改革推動政府職能發生深刻轉變,市場活力和社會創造力明顯增強。“證照分離”改革效果如何,相當程度有賴於優化服務。

“優化服務最重要的是轉變心態,換位思考,想企業所想,急企業所急。從企業需求出發,進行政府流程再造。”橫琴新區建設環保局市場管理科工程師方峰説。《橫琴新區社會投資類建設工程管理模式創新方案》出臺前,政府相關部門不僅調研了區內的港澳企業和國有企業,還去香港政府發展局、工程師協會“取經”,吸收了當地分階段備案的經驗,對橫琴相關審批流程進行了重新梳理。

中國市場監管學會會長何昕認為,商事制度改革克服了傳統經濟管理模式中政府干預過多的弊端,帶動整個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切實轉變政府職能,還權于企業、還權于市場。同時,推進監管創新、優化服務,強調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實現有為政府和有效市場統一,促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準的提升。

此外,政府優化服務更不能忽視小微企業。國家發改委經濟體制與管理研究所所長銀溫泉建議,進一步深化商事制度改革,還應突出為小微企業服務。其實,小微企業和市場監管部門聯繫比較多,要讓“小微”們把監管部門當成娘家,既有利於“雙創”,也有利於穩定就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