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內“享受同等待遇”,走出校園遭遇骨感的現實

高職單招生求職:被誰低看一等

“高職單招生找工作順利嗎?”高三學生家長林冉忍不住在河南省某高職院校的單招群詢問。這是她目前最關心的問題,因孩子成績一般,便想著讓他通過高職院校的單招考試念高職,但她聽説單招畢業生會被“歧視”,心裏便打起了鼓。

不一會兒,一位大一學生回復她:對於某些專業,企業來學校招聘時會優先考慮“統招生”,有的企業會提出“不要單招生”。這並不是空穴來風,在該學院就業網站的一條招聘資訊中,就明確寫著只要“高考統考生”。

所謂“單招生”,即通過高職院校的單招考試(也稱高職分類考試、提前考試等)被學校錄取的學生;“統招生”則是通過全日制普通高校統一招生選拔考試,即高考,被錄取的學生,名義上二者並無區別,入校後享受同等待遇。

但在求職季,“單招生”卻因“出身不同”處於下風。目前他們就業形勢究竟如何?為何被人低看一等?近日,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向多省高職院校師生和部分企業進行了了解。

高職生“主力軍”有點冷

三四月,正是高職院校單獨招生季。

早在2014年9月,國務院印發的《關於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就提出, 2015年通過分類考試錄取的學生佔高職院校招生總數50%左右,2017年成為主渠道。3年後,教育部在《關於做好2017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中再次強調,進一步擴大高職分類考試錄取的比例,使分類考試錄取成為高職院校招生的主要渠道。

目前,上述文件中的要求正一步步變為現實,如新鄉職業學院2018年招生章程顯示,計劃單獨招生2800人,佔全年計劃招生總人數60%以上;再如,據陜西鐵路工程職業技術學院的一位老師介紹,其所在學校今年預計省內招生4500人,其中“單招生”3600人,佔比80%。可以説,單招已成高職院校招生的主渠道,“單招生”成了高職院校中的主力軍,在校與“統招生”享受同等待遇。

如果説“享受同等待遇”是飽滿的理想,那走出校園,“單招生”便一頭遭遇了骨感的現實。

前不久,河南某職業技術學院“單招生”張樂在校園招聘會上發現,有些企業懸挂的招聘海報上明確寫著不要“單招生”,直接讓他的心涼了大半,“有幾個心儀的企業,原本還想上去問問,現在覺得找個差不多的得了。”不過這也不奇怪,張樂説去年和前年就有幾家來招聘的企業單位便已是如此要求,不少“單招生”只能繞道而行。

為進行校企合作,部分企業會與高職院校進行校企合作建設“訂單班”。河南省某市“訂單班”招聘負責人向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透露,“一個崗位招20人,有上百人報名,不愁沒生源啊,就算是‘統招生’還要按高考成績排名呢!再者,單位也會考慮學生素質,在這方面我們還是傾向於要‘統招生’。”記者向江蘇省某用人單位諮詢單招生就業問題時,得到的建議是“我們單位不要,可以嘗試非省會城市的招聘。有些當地高中生源不足的城市,‘訂單班’會放寬要求考慮接受單招生”。

安徽某企業招聘負責人更是直截了當,“單招生通過校園招聘進企業是不可能的,我們就不收!”他告訴記者,想進企業只有兩種方式,一是通過校企合作的“訂單班”,僅限統招生,90%以上的在畢業後能順利入職;二是崗位空缺時面向社會公開招聘。

“單招生”為何被低看一等

顯然,在這場求職賽中,“單招生” 被部分企業“不要‘單招生’”的條框絆住了腳,還未有機會上陣較量幾番便已被擊打得七零八碎,這無疑給正在進行的單招潑了盆冷水。

在三門峽職業技術學院招生辦主任王波看來,“單招生”被歧視,需追溯到錄取環節,職業技能考核是核心問題。據了解,單招考試一般要進行文化素質考試、職業技能考核等。以河北單招考試大綱為例,文化素質考試內容包括語文、數學和英語3個部分;職業技能考試包括綜合素質測試和職業適應性測試兩部分,側重考察學生的思想素質、科學素質、人文素質等。

王波認為,目前單招中的職業技能考核,一方面形式化嚴重,如一些學校在進行職業適應性測試前,會先組織考生進行心理測試,兩者往往是同一套卷子,用於所有專業的考試;另一方面,職業適應性測試考察的是學生對報考專業的了解程度、就職願望及發展規劃,但高中生往往對職業規劃並無想法,這導致選拔的學生不一定適合選擇的專業。在他看來,選拔的“寬進”降低了單招生的生源品質,不合理的錄取方式也令學校很難選拔出真正具有職業潛力的高、精、尖人才。

在後續的培養中,“一視同仁”的培養方式也使“單招生”並無相對優勢。

河南某鐵道職業技術學院工程系的一位單招生告訴記者,無論單招還是統招,都是同一個老師,課程內容基本沒區別,考試也是同一套卷子,“但一樣的教學進度,單招生有跟不上的情況。比如較複雜的電路圖,‘統招生’因高中基礎知識紮實就較為容易掌握,但‘單招生’就跟聽天書似的”。

“為了節約教學成本,高職院校以採取相同的方式培養,對統招生與單招生學生沒有針對性地加以區分。”北京師範大學職業教育學教授趙志群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採訪時表示,“單招生”在高中時成績往往並不突出,通過單獨招生進入高職後,在理論學習上不如高考統招生,而在技術水準上,又被對口單招上來的中職生甩在身後,無形中加劇了“單招生”就業競爭的劣勢。

在蘇州工業園區職業技術學院黨委副書記王壽斌看來,社會上普遍認為沒經過高考選拔的中職生,選擇了走捷徑,即便再優秀也會被貼上標簽。而願意走單獨招生的普通高中生,相當於降低標準,自我放棄衝刺本科。儘管高職生都是合格的畢業生,但這種給學生“貼標簽”的眼光始終存在,企業也會慣性思考,覺得統招生可信度更高,文化素養也更好。

王波認為,部分高職院校在單獨招生中只放開了一些招生相對困難的專業,而熱門專業不放或投放少量單獨招生計劃,一定程度上也加劇了社會對“單招生”的不認可,“既然同樣是批准招生的專業,有的可以單獨招生,有的不可以單獨招生,社會肯定會認為單獨招生一定程度上含金量較低”。

請摘下“有色眼鏡”

如何讓社會摘下對“單招生”的有色眼鏡,為高職院校中的“主力軍”——“單招生”營造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同時,又能提高“單招生”的職業技能水準,讓社會收穫更多有用人才?業界專家各有看法。

“單獨招生開展了多年,認可度並不是想像中的那樣高。高職單招政策還需要一個慢慢去完善的過程。”王波認為,國家在單獨招生工作中,除了規範性要求外,更多的是要在制度完善上下功夫,一是為單獨招生提供可依據的有效成績,不是將單獨招生一味交由各高職完全自行負責,包括文化考試成績、技能測試成績的公開。尤其在職業適應性測試上,要探索更加規範可行的評價辦法,充分了解學生學習某一專業的適應性與可發展空間。

在趙志群看來,在教學組織上,學校應考慮到“單招生”和“統招生”的不同特點,制定不同的教學計劃進行分開培養。“目前很多高職學校盲目拔高,教學理論性太強,但是理論水準與本科有差距,實踐能力落後於水準高的技師學院。高職院校應該端正態度,把工作重心放在加強實踐教學上,切實提高學生的實踐能力”。

王壽斌補充道,在高職生的後續培養中,應強化培養對口單招的學生職業素養及人文素質,在課程上做到上下銜接連貫。

除了高職院校單獨招生及教學培養上的問題,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研究員姜大源認為,企業在招聘時過多地看重學歷,而忽視個人技術能力,沒有真正做到將高職院校學生視為人才。社會需要摘掉對職業院校學生的“有色眼鏡”,給予技能人才相應的尊重,而非盲目地以學歷為選人標準,國家也要探索社會認可職業教育的有效途徑,提高高職學生社會地位。

在採訪過程中,記者發現,雖然高職畢業生承認,找工作遭遇了部分用人單位“另眼相看”,但他們也普遍達成了一個共識:用人單位最為看重個人能力。如陜西某職業技術院校的學生劉琰所説,“有一身本領就不愁找不到好工作,雖然有企業會對學生挑剔,但不是全部。”

(應採訪者要求,文中家長、學生均為化名)

實習生 王楠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見習記者 孫慶玲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18年04月16日 10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