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3日,通州區北堤寺村養豬場內的養豬大棚邊,貨車上裝泔水的桶還沒有卸下。

多家餐館泔水直接拉往養豬場

通州北堤寺村一座大院養數千頭泔水豬;泔水私運被明令禁止但依然存在,有餐館以賣泔水獲利

夜幕降臨,通州北堤寺村一處大院內陸續駛出多輛貨車,奔向北京城區的商場鬧市。餐館裏食客尚未散去,一桶桶混著油脂剩飯的泔水被搬上貨車。最終運回大院給數千頭生豬食用。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這些泔水車每天晚上進城,連夜趕回大院,有固定的行車路線和收泔水的餐館。有的泔水車一晚上要跑十多家餐館收取泔水。

大院內的養殖戶説,這些泔水豬一般三四個月出欄,“賣到外地”。

用泔水餵養的豬發病率比正常飼養的豬高30%到50%。“泔水豬”不但容易引起動物感染沙門氏桿菌、大腸桿菌等10多種傳染病菌,而且由於病原體寄生在豬的體內繁衍,還可造成多種人畜共患病的發生。因此多年來,未經無害化處理的泔水一直被禁止用來喂豬。

在泔水養豬的背後,泔水私運問題依然存在。2006年實行的《北京市餐廚垃圾收集運輸處理管理辦法》規定,餐廚垃圾的産生者不得將餐廚垃圾交給無相應處理能力的單位和個人。但一些餐館的餐廚垃圾仍交由無資質的個人收運,甚至是賣泔水獲利。另外,有餐飲企業自稱已簽約正規有資質的處理單位,泔水還是流入到北堤寺村大院喂豬。

  養豬大棚邊,各種雜物亂堆在一起,有豬崽跑出大棚外活動。

養豬場多輛貨車深夜進城收泔水

東南六環外的通州區北堤寺村,村南一座長寬近百米的大院,在一片莊稼地裏顯得扎眼。

院子墻頭低矮,鐵皮遮擋,3個大門終日緊閉。靠近時,豬的哼叫聲此起彼伏。空氣中瀰漫著臭味。

村民老張(化名)家的田就挨著大院。他説,此處是個養豬場,已存在3年多,每天都有多輛泔水車從村裏經過。

3月19日晚6時許,大院中間的大門打開,一輛白色廂式貨車開出後,司機下車將大門鎖緊。半小時內,院內共開出5輛貨車,均往進城方向駛去。

“京Q**880”是其中一輛。從外觀看已十分破舊,車廂後沾滿黑油,連車牌都幾乎無法辨認。

出村後,“京Q**880”經過於家務高速收費站,走京津高速,開向東四環。

50分鐘後,“京Q**880”在東四環南路燕莎奧特萊斯購物中心C座後門停下。

兩名男子下車打開車廂後門,抬出幾個一米多高的塑膠桶。只見車廂內共有10多個沾滿油污的塑膠桶,還有一台小型起重機。

二人上了三樓,這層有近20家餐飲店。挨著貨梯的通道裏,幾扇門開著,往裏是餐飲店的後廚。幾分鐘後,二人從屋內拉出幾隻泔水桶擱在門口,裏面盛滿飄著油花的剩飯殘渣。隨後,他們將泔水桶挨個運下樓,用起重機吊進車廂。

三樓一家餐飲店服務員説,後廚的泔水都是當天産出,小店一般一天一桶,晚上有專人拉走。

貨車上的兩名男子忙活了一個多小時,運了五六大桶後,離開燕莎奧特萊斯購物中心。約半小時後,“京Q**880”來到延靜裏中街的玉林烤鴨店。

一男子下車進店,另一人進了後廚。他們拖出兩隻盛滿泔水的桶裝上車,又把飯店的垃圾收走扔進車廂。

之後,“京Q**880”來到廣渠門外大街的雙井軒餐廳及另外兩家酒店,將成桶的泔水裝車收走。

從大院駛出的另一輛“京P**Q17”貨車,出村後奔向了北四環。這是一輛平板貨車,數個泔水桶排放在後艙,同樣是兩人跟車。

3月22日晚8時30分,“京P**Q17”停在小營路的一家飯館門口,跟車人去店裏拎出兩桶泔水,倒入車上的大桶。

往前開了幾百米,“京P**Q17”在一家宏狀元餐廳門口停下。兩人進店後穿過食客區直奔後廚,幾分鐘後,各拎兩桶泔水裝車,隨後開往下一站。

深夜將近零點,“京Q**880”和“京P**Q17”才相繼收工,帶著滿車的泔水回到北堤寺村的大院裏。

新京報記者經過多天的調查發現,這些泔水車每天晚上進城,連夜趕回大院,有固定的行車路線和收泔水的餐館。有的泔水車一晚上要跑十多家餐館收取泔水。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