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進農村“雪亮工程”建設。

短短10個字,出現在《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中,這既是“雪亮工程”首次被寫入中央一號文件,也意味著平安鄉村建設將進一步提速。

“雪亮工程”,即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根據“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我國將基本實現“全域覆蓋、全網共用、全時可用、全程可控”的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

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的專家認為,要實現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全覆蓋、無死角,亟需通過立法進行基本的職能劃分、基本的許可權賦予、基本的程式規範。

鄉村振興離不開平安鄉村

“現在晚飯後出門散步,不怕家裏來小偷了。”指著家門口的高清探頭,四川省德陽市中江縣龍臺鎮稻花村村民劉夢瓊説,探頭背後有一雙雪亮的眼睛,她可以通過手機進行實時監控。

“去年實施‘雪亮工程’以來,沒有發生一例盜竊案件,焚燒秸稈、亂倒垃圾等違法和不文明行為也有效杜絕。”稻花村黨支部書記魯良洪説,治安秩序和人居環境的改善,讓群眾的安全感、滿意度顯著提升。

這正是“雪亮工程”建設取得成效的一個縮影。

根據四川省綜治辦公佈的數據,截至2017年12月底,四川省已完成14087個村的“雪亮工程”建設,新建監控探頭41695個。

根據《長安》雜誌披露的數據,黨的十八大以來的5年間,社會治安綜合治理視聯網平臺系統建設已實現省級全覆蓋,並聯通295個地市、2236個縣、2773個鄉鎮。

近日,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對外公佈,在這份全稱為《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的文件中,提出建設平安鄉村,推進農村“雪亮工程”建設。

在華中師範大學中國城鄉基層法治研究中心主任丁文看來,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推進農村“雪亮工程”建設“很有意義”,鄉村振興離不開平安鄉村,推進農村“雪亮工程”建設,實現公共安全視頻監控覆蓋鄉村,有助於為鄉村提供良好的治安環境。

“鄉村平安建設仍是當前的弱項,平安中國離不開平安鄉村。”丁文告訴《法制日報》記者。

在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比較行政法研究所所長楊建順看來,全覆蓋、無死角的公共安全視頻監控,不僅能遏制鄉村刑事案件的發生,還能遏制各種醜惡現象,有利於鄉村社會治安形勢的根本好轉。

“推進農村‘雪亮工程’建設,也對鄉村交通安全、鄉村各種事故救援提供了保障,非常有意義。”楊建順對《法制日報》記者説。

建設平安鄉村不止是推進農村“雪亮工程”建設。

根據今年中央一號文件,具體措施還包括:健全落實社會治安綜合治理領導責任制,大力推進農村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推動社會治安防控力量下沉;深入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嚴厲打擊農村黑惡勢力、宗族惡勢力,嚴厲打擊黃賭毒盜拐騙等違法犯罪;完善縣鄉村三級綜治中心功能和運作機制;健全農村公共安全體系,持續開展農村安全隱患治理等。

“雪亮工程”是平安鄉村重中之重

山東省臨沂市平邑縣是“雪亮工程”的發端地。

而今,當地居民也因此受益匪淺。

在平邑縣溫水鎮宋河村,治安志願者尹女士在家裏一邊照顧孫子、孫女,一邊利用電視接入的“平邑智慧社區”系統查看村裏情況。

系統中的“我的安防”功能可同時查看6路高清監控畫面,實現了“探頭站崗、按鍵巡邏”。

2017年的一天,她在電視監控螢幕中發現一輛無牌車輛在村裏徘徊,接著,車裏下來人準備撬一戶居民家的門鎖,她立即按下電視遙控器上的“一鍵報警”功能鍵。

宋河村“雪亮工程”分平臺值班員接到報警後,迅速通知巡邏隊員會同派出所民警前往將其抓獲。

正是依靠科技手段,平邑縣打造了以縣、鄉、村三級綜治中心為指揮平臺、以綜治資訊化為支撐、以網格化管理為基礎、以公共安全視頻監控聯網應用為重點的“群眾性治安防控工程”。

截至目前,臨沂全市累計安裝視頻攝像頭36萬個,達到目標全覆蓋、無縫隙,有效解決了基層防範和治理力量薄弱、資源分散、手段單一等問題。而山東省則總計安裝公共安全錄影機293萬台,建立監控中心2491個。

平邑縣探索“雪亮工程”的背後,則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推進平安中國建設的生動實踐。

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深化平安建設,完善立體化社會治安防控體系”。

2015年9月,國家發改委、中央綜治辦等九部委聯合印發《關於加強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的若干意見》,“雪亮工程”開始向全國推廣。

其中提出的目標是,到2020年,我國基本實現“全域覆蓋、全網共用、全時可用、全程可控”的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

一年後,國家發改委共同批准臨沂市等48個城市成為全國首批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工程示範城市,並獲得中央補助資金。

2016年10月召開的全國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創新工作會議部署全面開展“雪亮工程”建設。

2017年6月,全國“雪亮工程”建設推進會在臨沂市召開。

2017年10月,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

根據今年中央一號文件,建設平安鄉村,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保障。

“加強治安管理,推進農村‘雪亮工程’建設,建設平安鄉村,已經成為當前農村工作的重中之重。”接受記者採訪的專家認為。

立法明確激勵機制責任機制

2015年4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加強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的意見》,其中提出,要“運用法律手段解決突出問題”,緊緊圍繞加強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的總體需要,推動相關法律法規的立、改、廢、釋和相關政策的制定完善工作。

該意見還要求“各地要以重大問題為導向,針對社會治安治理領域的重點難點問題,適時出臺相關地方性法規、地方政府規章,促進從法治層面予以解決”。

在隨後國家發改委、中央綜治辦發佈的《關於加強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工作的若干意見》中,“完善法律法規及政策”是其中一個要求。

具體要求是:“抓緊制定出臺行政法規《安全技術防範管理條例》,完善政策措施,規範重點公共區域和重點行業、領域公共安全視頻監控系統的建設、聯網和資訊使用。”

除此之外,還要加快推進視頻圖像資訊安全、數據保護、個人隱私保護等方面的立法工作。

對此,楊建順表示,根據十八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依法全面履行政府職能,行政機關要堅持法定職責必須為、法無授權不可為,為了進行社會治安管理,政府購買、安裝、管理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因此,這些設施屬於政府應當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務設施。

在楊建順看來,推進農村“雪亮工程”建設,是政府行政職能的重要體現,需要相應的人力、物力、財力保障政府職能的履行。

“確定為政府的職能之後,需要進一步確定具體的責任劃分。‘雪亮工程’是中央和地方的共同責任,主要是地方政府責任。其中,中央負責制度供給的責任,包括制定法律法規的責任,地方具體負責安裝、管理、維護的責任。”楊建順向《法制日報》記者表示。

楊建順認為,對於貧困地區的“雪亮工程”建設、公共安全視頻監控數據庫的建立和聯網,則應該是中央的責任。

在丁文看來,推進農村“雪亮工程”建設,相關的制度機制建設要跟上,包括立法確立激勵機制和責任機制。

丁文認為,就農村“雪亮工程”建設的責任來説,應該是層級化的責任,不同層級的政府負有相應的責任和義務,比如縣一級政府,更多負責本行政區劃內“雪亮工程”的規劃設置、投資及資訊系統的聯網和管理,鄉村一級則更多負責轄區內相關設施的管理、維護以及資訊的上傳。

“對應的責任和義務,需要以立法的方式進行明確。”丁文向《法制日報》記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