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閱讀

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要求嚴格控制各地開展增加一線扶貧幹部負擔的各類檢查考評,切實給基層減輕工作負擔。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之前也要求取消不必要的考核。雲南瀾滄縣日前進行了2018年第一次扶貧大考,當地幹部反映,考核名目大幅減少,取消了橫幅展板等形式化介紹,考核指標更重實效和長期性。

“這幾家就是我們村裏的貧困戶。”

“謝謝,我們自己了解情況就可以了。”

2018年剛開頭,雲南省瀾滄拉祜族自治縣動根村就迎來第一次扶貧大考,動根村的第一書記胡紅剛説了一個開頭,就被扶貧考核組禮貌地打斷了。

“過去一到考核的時候,光是準備村裏的展板、介紹講稿就得花不少時間,還得挨家挨戶陪著考核組介紹情況。”胡紅説。這次考核組一到地方,立刻聲明禁止一切陪同,由考核組獨立完成考核。“切切實實地減了負,可以騰出更多的時間去搞産業了。”

取消了橫幅、展板,禁止一切陪同

胡紅是動根村出了名的“摳門書記”,往年一到春節前,胡紅就發愁,各級考核接踵而至。“每次考核都要做橫幅,村裏要挂,進村的路口也要挂。”説起花在這方面的錢,胡紅一臉心疼。“介紹的展板要有針對性,不能重復使用。做一個展板要花1000多元,列印迎檢的材料也要不少錢。”

然而這次扶貧考核,明顯的變化是,橫幅和展板等形式化的介紹取消了。聽取簡短彙報後,扶貧考核組就分組抽點進到村寨走村入戶,並拒絕了縣鄉相關部門的陪同。只是為了防止語言交流不順暢,在一些少數民族區域抽調了一個嚮導為考核組帶路翻譯,考核的前期準備過程也大為簡化。

曾經,層層陪同也是讓胡紅苦惱的問題之一。胡紅説,“過去扶貧考核,各個層級、部門為了介紹情況也要跟著過來,駐村幹部就5個人,加上村幹部也忙不過來。我們要協調、佈置,僅僅安排停車都是大問題。”

考核作風的變化讓胡紅真正松了一口氣,更高興的是省了很多不必要的花銷。

“工作都踏踏實實做了,我們也不怕考核。”同樣被抽到考核的大林窩村村總支書記郭正華説,考核組進村後就挨家挨戶走訪。過去,考核組經常拿著調查問卷直接詢問村民,現在進村入戶的座談更多。

“紙質的問卷,很多村民根本不知道怎麼填,如果我們進行提示,又怕有提前打招呼、暗示村民的嫌疑。”郭正華説,“現在考核的內容更細了,察看的東西也更加具體,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完成情況、老百姓實際生活變化,考核的內容都是看得見摸得著的。”

考核名目大幅減少,相關的會也少了

健康考核、産業考核、農村住房考核……胡紅掰著指頭給記者算起了過去的考核賬。

“過去行業考核、專項考核特別多,扶貧領域裏資金、項目也多,每個項目都涉及很多部門,資金怎麼花的,項目有沒有落實。”在胡紅的印象中,最多的時候半個月就迎來了四次考核,大半年時間都花在了應對考核上。

扶貧考核的內容也有重疊,“産業、住房、收入這些都必須要看,貧困發生率、脫貧戶錯退率、漏評率、群眾認可度等指標也是每次考核的重要內容。”胡紅介紹。

除了考核,更讓胡紅覺得時間捉襟見肘的還有各種與考核相關的會議。“過去,各級扶貧考核開始前,往往還要開部署會、動員會、推進會,從縣裏、鄉里再開到村裏,一天從早到晚都在開會,一星期有四天在開會。”即使“5+2”“白+黑”,胡紅依然覺得分身乏術。

讓胡紅高興的是,從今年年初開始,除了必要的檢查外,其他各種名目的考核大幅減少。與扶貧相關的會議也更集中,議題更明確,內容重復的會議都取消了,開會程式也大大簡化。

“去年春節前,想要像現在這樣坐下來規劃規劃産業,基本沒時間,幾乎都在迎檢,今年這個月已經跑了好幾個地方去看村裏的産業用地。”胡紅説,“省了錢也省了很多精力,可以給我們更多的時間去進村入戶,爭取項目和扶貧資金。”騰出來的時間被胡紅用在了和村民們拉家常、為村裏的産業開拓市場上,“我們正在考慮改造村裏的生態茶園,一方面可以提升村寨旅遊的特色,另一方面可以實現村裏生態種植,提升産業品質。”

考核指標更重長期性,注重檢驗實效

“總體來説,扶貧考核務虛的少了、務實的多了。”瀾滄縣扶貧辦工作人員李酋説,“扶貧考核內容現在更傾向於具體工作措施。”

“過去考核重點在貧困發生率、脫貧戶錯退率、漏評率、群眾認可度等‘三率一度’上,考核內容重疊較多,但現在不同類別的扶貧考核會有互補作用,更注重在脫貧攻堅過程中起到檢驗工作的作用。”李酋介紹道。比如,過去貧困戶實現了“兩不愁三保障”,達到各項指標,就可以算脫貧出列。而今年的考核增加了增收項目可持續性。“如果只是臨時性脫貧,沒有産業支撐,今年達標,明年可能不達標,像這樣增收項目不可持續的貧困戶,以現在的考核標準,依然是需要持續幫扶的對象。”在他看來,過去為了應付考核,給錢給物都是短期幫扶,調整考核指標,是為了讓幫扶更注重長期性。

在實際問題中把脈,成為考核的重要內容。“找出問題、調整思路、改進工作、補齊短板,這才是考核的重要目的。”李酋説,縣級層面的考核主要是為了查漏補缺,列出問題清單,能讓扶貧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得到及時整改。

為了真正實現在考核中查問題、找問題,從今年開始,瀾滄縣的扶貧考核也不再像以往一樣注重考核排名,而是將考核導向轉到責任落實、政策落實和工作落實上。“一方面避免幹部為了完成指標應付考核弄虛作假,另一方面對各類指標的考核側重點進行了調整。”扶貧辦相關負責人説,“在考核的量上做減法,在考核內容品質上做加法,機動性更強,也更注重檢驗脫貧工作的實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