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日報 圖

什麼時候寫作業、什麼時候上床睡覺、什麼時候體育鍛鍊……在順德這所學校裏,學子們的寒假作息安排自己説了算,符合條件的學生哥甚至還可以“不寫作業”!今年寒假,在碧桂園實驗學校裏,一項新的教育實驗正在開展。據學校統一要求,該校學生可自己制訂寒假作息時間表,在保障睡眠、體育鍛鍊時間基礎上,學生可調配自己各科的寒假作業時間。

有的學校在寒假作業和作息上給予學生最大的自由度,但也有不少學校,嘗試用新媒體的技術手段,讓學生的寒假過得更加自律。南海多家學校通過作業APP,讓學生每天“打卡”完成任務。讓學生在整個假期中都能長期性地學習,而不是臨時抱佛腳或一次性做完作業就把學習拋諸腦後。

這麼多種寒假作業,你覺得哪種最好?

自由派:作息時間學生自己定

“我寒假期間,要做大‘三不、三多’——每天接觸電子産品不超過1小時、不暴飲暴食、不熬夜;多復習預習、多讀好的課外書籍、多做家務……”這是碧桂園實驗學校學子黃佳悅的寒假“自主作息時間表”,在這張表上,精確到了30分鐘為一個單位,標注了自己每一天要完成的事情。而學生梁芷欣在“自主作息時間表”上則表示,在寒假裏,自己要多學習古箏等興趣愛好。另外,想在家給爸媽做一頓飯,炒幾個拿手好菜。

和黃佳悅、梁芷欣一樣,該校的小學二年級到初三的學子,在寒假到來之前,都定制了這麼一張屬於自己的“自主作息表”。記者看到,在許多學子的作息時間表上,除了有學習時間的安排,還有屬於自己的娛樂時間、鍛鍊時間。

該校校長陳錢林告訴記者,“自主作息時間表”是一項正在探索中的教育改革,從去年開始在學校裏進行。“學生可結合自己的學習和生活實際,把健身、做人、學習習慣的培養以及超前學習、拓展學習、探究學習的理念貫穿于寒假學習生活的始終。”

記者了解到,在寒假來臨前,學校就要求學生仔細思考自己假期“需要做什麼”。“在徵詢了家長意見情況後,這張屬於學生自己的‘自主作息時間表’就可以帶回學校給老師審核。”陳錢林説,此舉可以給學生更多的自主實踐,尊重學生自己的意願。

記者了解到,一些符合條件的優秀學生,還可以在假期內享受“自主作業權”。陳錢林曾介紹説,所謂的“自主作業”,是指學生有對各科老師佈置的作業提出“做或不做”的權利。據悉,碧桂園實驗學校的“自主作業”分三類,即作業簽免、家庭綜合素養自主作業和學科自主作業。

“學生不但可以選擇不做的作業,還可以不帶回家給家長簽字。”陳錢林稱,家長針對孩子作業行使“簽字權”,只能是家長“覺得孩子作業太多”或“根據實際情況不需要做作業”。

焦點:如何監管學生

由於學生哥不在校,學生哥“自主作息時間表”的落實是否會無人監督?陳錢林告訴記者,從學校管理層面看,學校對學校學子們持有“大體放心”的態度。

“推行後,家長管理孩子變成了間接管理,只會監管孩子是否完成了作息表,而非具體某個事項。”陳錢林説,這樣創新的家庭管理模式被稱作“父母管規則、孩子管落實”。“總體看,孩子會提升自己的自主性。”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