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條短信牽出一個點餐送餐故事,全國人民都在心疼兩位當事人

外賣哥和點餐姑娘,都為生活拼盡全力

請多一些包容,多一點理解

昨天一早,一位外賣哥讓全國人民心疼。起因是一篇題為《杭州外賣哥一條短信牽人心,背後故事心酸又心疼》的文章在網路流傳。截至目前,人民日報等央媒也都紛紛轉載。昨天,錢報記者在杭州蕭山街頭找到了這位外賣哥。

  送外賣雖賺點辛苦錢,但踏實

錢報記者在蕭山建設四路的精峰世紀大廈找到外賣哥老閔。老閔剛送完一單回來,大冷天送外賣,他全副武裝。頭盔、保暖手套和腳套,工作服裏面還穿著大棉衣。

老閔叫閔運水,河南平頂山人,今年49歲,目前在“點我達”平臺做外賣配送員。做這一行已經一年半多了,主要在蕭山一帶配送。説起那天的事情,他靦腆地説:“那天真的是有感而發。”

“那是去年12月底的一天,大概是淩晨4點半,下著大雨,我接到一個單子,從蕭山寧圍街道寧安村送到嘉潤公館,我在寧安村一個早餐店取了餐。”

從寧安村到嘉潤公館總共有5.7公里路,送到客戶樓下將近5點。“我記得客戶是24樓,我到達門口給客戶打電話,一共打了七八個電話都沒人接,但電話是通的。”老閔説,“我一邊打電話一邊敲門,敲門敲得手都痛了,但一直沒人應。”

這時他給客戶發了第一條短信:“我希望他早點醒、早點看到資訊,早點吃。我只能做到這一點了。”

回到樓下,老閔的電動車沒電了。為了跑得久一點,老閔的電動車裝了兩組10塊電池,光兩組電池就有120斤重。車子沒電了,他只好推著回家。

從嘉潤公館到他住的蕭山寧圍新安村,有3公里多的路,他一路推著車,天還是下著大雨,又冷又濕。

這一個淩晨讓老閔記憶深刻。推到家,他累得氣喘吁吁,出了一身汗,手腳卻凍得腫了。想想最後的這一單,因為沒有送到客戶手上,只能算是“異常送達”,這一單沒有錢。他既生氣又很委屈,澡也不願洗,就躺床上休息了,這就有了第二條短信。

老閔之前是做物業的,做外賣配送員一年多來,他説酸甜苦辣都有。

他每天中午11-14點送餐,回家休息,晚上17-20點送餐,回家睡覺,午夜0-4點半送餐,回家睡覺幾個小時後中午起來繼續送。最讓他難過的是客戶不停地催單,有時商家還沒出餐,客戶已經電話來催單了。其實送餐也是個良心活,大冷天裏,老閔一看是容易涼的東西,湯飯、粉絲、麵條之類的,拿到餐趕緊走人,不再接順路的單子了。如果再接幾單順路的單子,他能保證不超時,但麵條可能就會糊了、涼了。

有一回,他氣喘吁吁地爬上樓梯送到客戶門口,客戶電話竟然停機了。他用支付寶給這個號碼充了10塊錢,打通了,終於送達。

老閔説,每當把餐送到客戶手上,客戶説一聲“謝謝,辛苦了”,再累也覺得值了。

現在,老閔一天能送30-60單不定,每月收入七八千元,除了自己生活必要開支外,其餘的錢都寄回老家去。

“送外賣雖然賺點辛苦錢,但踏實。”老閔最後説。

網店上新忙了一個通宵,等餐時睡著了

昨天,錢報記者也聯繫上了那位當時沒接電話的點餐客戶。

這是位姑娘,今年25歲,做淘寶女裝的,剛起步做了一年多。

那天的事情,姑娘也記得清清楚楚。“那天我忙了一個通宵,淘寶店剛好上新,我P圖、修圖,忙到4點多。在‘餓了麼’點了個早餐,記得點的是粥和包子。點完餐,工作也忙完了,就躺在床上休息,一邊等餐一邊看手機。可能實在太睏了,睡著了,手機也開成了靜音,所以就發生了這麼尷尬的事情。”

當姑娘醒來時,已是中午11點多,看到短信非常不好意思,就給老閔回了資訊。後來,姑娘覺得過意不去,正如她在短信裏説的“知道你們送外賣非常不容易”,就把事情反饋給了平臺。“點我達”作為“餓了麼”的配送平臺,接到姑娘的資訊後,馬上對事情進行核實,發現消息準確,便發在自己的公眾號上,這就有了昨天的熱轉。

其實,大家都不容易。點餐的姑娘説,自己是浙江省藝術職業學院畢業的,學的是表演。畢業時看到身邊一個朋友在做淘寶,覺得挺好,自己也試著做了。在蕭山的房子是租的,自己一個人打理店舖,請了一個客服。

“看著漂亮的淘寶頁面,其實後面都是汗水和淚水。”姑娘説,一個人做店舖,要找貨源,找到貨源要拍照片,自己是表演係的,模特就是自己,照片請人拍,拍完自己修圖、P圖,這樣能省一點。“因為上新,每個月總會有一兩次通宵。”姑娘説,“平時幾乎每天都是淩晨3點左右睡覺,除非某天太困,可能淩晨1點多睡下了。”

當老閔知道這位客戶是做淘寶的時候,深有同感:“他們很辛苦的,我們淩晨的單子,很多都是淘寶店主的。我們送過去的時候看到裏面一包一包都是衣服,淩晨兩三點了,還在忙乎。”

茉莉花開:結局很美好,點外賣的送外賣的,大家活得都不容易,多一點包容多一分理解,于己於人每一天都是美好的太陽

Agnes:真心覺得快遞小哥和外賣小哥很辛苦,不管是電話告訴我還是親手拿,我都會跟他們説謝謝。

Hong:為了確保外賣迅速到達,很多外賣員也是超速+逆向+闖紅燈,險象環生,希望大家不要太催他們了。

Mandy:看著濕了眼眶,外賣小哥每個人都有尊嚴地活著,這點人格並不比點外賣的人低,也希望大家都能多一些諒解,多一些支援。就像快遞員一樣,也是類似的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