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學鵬和張會在病房見面。

活潑的女兒,鎖在了摔壞的軀體裏

在ICU病房裏,張會癱在病床上,她脖子以下的所有部位都不受自己控制。醫生往她胳膊上扎針,她感覺不到疼;家人來握她的手,她也感覺不到溫度——這樣的情況已持續了近半年。

可她才17歲啊,今後的路該怎麼走?原本放棄了自己的學業,來浙江打工賺錢,為的是給家人添點收入,給還在讀書的弟弟攢齊學費。哪想到錢還沒賺到,自己卻發生意外,脊椎受傷致高位截癱,不僅幫不了家裏人,還要家人照顧,欠下鉅額醫藥費。除了落淚,她什麼都做不了,甚至連説一個字都如鯁在喉。

媽媽哭著説,活潑的女兒被鎖在一具摔壞的軀體裏了。

為了讓家人生活得好一點

17歲姑娘輟學來浙打工

2017年新年沒過完,雲南邊遠小山村的17歲女孩張會帶著不識一字的母親告別家鄉來到浙江義烏打工賺錢。為了讓一家人能過得更好,為了弟弟能繼續唸書,張會放棄了初三下半年的學業,扛起了本不屬於她的重擔。

窮則變,變才會通。張會覺得,自己只要走出貧窮的大山,吃苦耐勞些,一家人的生活便能好轉。家徒四壁,一家六口人僅靠父親做些泥水活兒糊口,有活幹的時候,一個月能賺到幾千塊錢,但大多數時候接不到活做。

張會無奈決定,放棄初三學業,外出打工賺錢補貼家用。

下班回家途中遭遇車禍

妙齡少女摔成高位截癱

2017年6月,在義烏工作不順利的張會來到台州黃岩開始了另一段打工生活。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張會漸漸熟悉了打工的生活。可就在一切都開始好轉的時候,不幸降臨。

7月30日晚,張會和另一同事搭乘老鄉陶亮(化名)的電瓶車回家,途中電瓶車失控撞上大樹,張會被甩出後全身多處摔傷,被送到台州市第一人民醫院。

醫生一檢查,當即下了病危通知書。張會身上多發傷、顱底骨折、頸髓損傷、棘突骨折、胸部外傷、肺挫傷……其中最嚴重部位為中樞神經,也就是頸髓損傷,這導致張會第二節頸椎以下身體感覺完全消失,即高位截癱。在進行了頸部手術穩定頸椎減少神經損傷後,張會被送進ICU,嚴密觀察搶救。

家境貧寒

醫院墊錢近30萬全力救治

雪上加霜的是,張會遠在雲南小山村的奶奶病倒了,張會的父親只好在家照顧奶奶,張會的母親則飛赴杭州,在病床邊守護女兒。看著一家人的遭遇,念初三的弟弟也鬧著要放棄學業,外出打工賺錢救姐姐。

半年的ICU治療,張會已經欠下近30萬元醫療費,家人東拼西湊交了5000塊,肇事者付了3000元。台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沒有因為欠錢,就不給救治。

重症監護病房主任羅金明介紹説,經過醫院的持續治療和恢復,張會生命體徵平穩,而且能自主呼吸,呼吸機能間斷脫離,並且雙上肢能上下小幅度運動。如果張會能繼續得到有效救治和康復,非常有希望能出院回歸家庭。

“張會還年輕,恢復能力比較強,只要能繼續治療下去,雖然不敢説能最終恢復到什麼程度,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的狀況有望越來越好。”羅金明説。

或許能有奇跡呢,但是持續治療需要大量的錢,醫院在超負荷運作,張會家人已經負債纍纍。往下的路越來越難走。

付學鵬和張會同病相憐

交流中張會露出久違的笑容

付學鵬及其家人的事跡曾感動全國甚至全球。2018年1月8日下午,付學鵬因感冒不愈,再次住進台州市第一人民醫院ICU病房。得知同病房有個和他類似病情的小女生後,付學鵬非常想用自己的經歷鼓勵張會。應付學鵬要求,醫院安排了一場特殊的見面會。

9日上午,付學鵬躺在病床上,被推到張會病床隔壁,在醫護人員的幫助下,兩個人的手牽在了一起。於是,兩個都無法説話,但腦子清醒、內心澄明的年輕人用一種無聲的方式,開始了力量的“傳遞”和“交流”,躺了5個月的張會看著付學鵬,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張會和付學鵬的遭遇非常相似,付學鵬20歲的時候因車禍重傷脊椎,從此與床為伴,他比張會更糟糕的是,自主呼吸微弱,一生都將靠呼吸機維持生命,且脖子以下感覺全無。當初,付學鵬的家人不願放棄付學鵬,自製呼吸機,一家人輪流靠按壓呼吸機,手動為付學鵬維持呼吸。此事曾被全國和全球媒體廣泛報道。

全靠家人的不放棄和付學鵬自己的堅強樂觀,轉眼已經挺過了近10年,如今付學鵬面色紅潤、樂觀向上,甚至可以模模糊糊説些簡單的話了。

“張會的情況比付學鵬好多了,所以我們希望張會不要喪失信心,堅持下來,同時,我也希望社會上的好心人能多幫幫她,給這個可憐的小姑娘重生的機會。”醫院工作人員説。

張會不幸的遭遇在“浙江24小時”APP及錢報官方微信上報道後,引來不少網友關注。錢報記者從台州市第一人民醫院了解到,醫院賬戶裏陸續收到幾筆捐助,多的有幾千,少的也有五百元。醫院的工作人員表示,有好心人的幫助和醫院的努力,相信張會有機會恢復得越來越好。

工作人員表示,下一步他們也會幫張會向慈善機構做爭取,看能不能申請到一些補助和善款,暫時解決下這家人的燃眉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