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月12日電(種卿)2018年開年,一波以二三線城市為主的樓市相關政策便接踵而至,記者梳理髮現,各地調控更精準化,租房可落戶再度擴圍。有業內人士預計,租房落戶舉措或向更多城市蔓延,甚至有望全國推行。

  資料圖:圖為北京郭公莊一期正在建設中的公租房項目。中新網記者 金碩 攝

開年地方樓市調控因域施策,更精準化

新年伊始,蘭州成為此輪調控首個鬆綁限購的城市。

1月5日晚間,蘭州市發文取消部分區域限購舉措;繼續限購區域(城關區、七里河區等核心區域)取消限購社保、納稅證明要求,但同時加碼實施限售,買房滿3年才可交易。

鬆綁非核心區域限購同時、加碼限售,蘭州政策可謂“松中有緊”。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産管理局也隨後發文説明,此次政策調整不是放鬆調控,而是落實分類調控、因域施策,提高調控的精準性。

比照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2018年樓市“分清中央和地方事權、實行差別化調控”的部署,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認為,蘭州在去庫存和防投機方面有效落實了中央新政策的要求,預計後續對一些省會城市來説,郊區市場的購房政策會適度放鬆,但因市區房源不多且房價易被炒作,政策鬆綁可能性並不大。

中國城市房地産研究院院長謝逸楓此前也指出,分類調控要求下,未來或會有更多城市跟進對各類需求實行差別化調控政策,調整限購、限價、限貸的措施,促進房地産市場穩定健康發展。

  資料圖:北京市某公租房項目管理處門口。中新網種卿 攝

“租房落戶”再擴圍,或全面普及

不可否認,“引人才”成為了開年樓市的關鍵詞。

據中原地産研究中心統計,今年來已有南京、天津、青島等多地調整了人才引進策略。在近三個月時間裏,就有全國近20個城市與地區先後發佈了不同內容的落戶寬鬆與人才引進政策。

1月4日,南京發文完善人才落戶政策,允許研究生以上學歷及40歲以下的本科學歷人才,以及持高級工及以上職業資格證書的技術、技能型人才先落戶再就業。

9日,青島宣佈,將全面放開城鎮落戶限制,加快取消購房面積、就業年限、積分制等落戶條件,並將租賃住房納入基本落戶條件,全面放開城鎮落戶限制;天津市政府也在同日透露,對符合天津市引進人才政策等有關條件的非戶籍人口實行“租房落戶”政策,對本人或直系親屬無名下合法住房的,可在其長租房屋所在社區落集體戶口。

“近期發佈人才引進相關政策的城市多為二三線城市,”中原地産首席分析師張大偉對記者分析稱,相比國內一線城市更好的醫療、教育、待遇等資源,上述城市憑藉優厚的購房政策以及相對較低的房價,確實對優秀人才有一定吸引力。

一方面是吸引人才,另一方面多地提出的“租房落戶”亦是對租購並舉制度的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加快建立多主體供應、多渠道保障、租購並舉的住房制度;隨後召開的全國住房城鄉建設工作會議也提出,加快推進住房租賃立法,保護租賃利益相關方合法權益。

“由於入學等重要公共福利都與戶籍掛鉤,若租賃不能落戶,‘租購同權’就無從談起。”在張大偉看來,未來租房落戶或向更多城市蔓延,甚至全國推行。

資料圖:1月2日,從天津港保稅區新聞發佈會上獲悉,保稅區制定出臺了“人才發展三年行動計劃”。中新社記者 佟鬱 攝

引才非鬆綁,樓市調控導向未變

一系列“引才”好消息後,部分業內人士卻指出,人才標準過低、取消其購房限制等個別做法有些欠妥,切莫將地方“引才”演變成樓市“引財”。

張大偉提醒道,各地人才政策不能成為房地産調控的窗戶,限購關上了投資投機的大門,不能用太寬鬆的人才政策打開另一扇窗戶。

“部分城市人口引進門檻過低,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吸引購房者,容易引起對市場的非理性判斷。”張大偉建議,地方人才政策不應與樓市限購掛鉤,對於真正意圖引進的人才更應直接提供居住房源,簡單的將人才推向市場易給當地樓市帶來不穩定因素。

但嚴躍進也向記者表達了不用過分擔憂的態度,他説,人才引進戰略本身的出發點並非樓市,所以類似政策並未在購房方面鬆綁,歸根結底仍是以城鎮化建設為導向,滿足新市民的生活居住需求,對人口導入和居民購房、租房需求的釋放都有積極作用。

面對這波尚不能看出太多端倪的樓市動作,不少網友疑惑,今年樓市調控會怎麼走?

根據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2018年將保持房地産市場調控政策連續性和穩定性,分清中央和地方事權,實行差別化調控。

由此來看,樓市調控不會停歇,著力點和手段將更加多變。“調控舉措未必一成不變,但平衡發展的調控目標不會變。”北京大學房地産法研究中心主任樓建波表示,只有落實差別化調控才能實現調控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而具體舉措則會隨著市場走向進行適度調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