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考研數學“神押題”的事件發生後,考研輔導機構的“押題”功能一時間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更有考生在微網志中回復,求推薦押題率高的考研班,“無論花多少錢都願意”。寒假伊始,各大中小型考研班緊鑼密鼓地開始了他們新一輪的招生,北京青年報記者在探訪時發現,“押題”成為他們在招生時最大的宣傳點。

現象

宣稱從初試到復試都能“押中” “報我們準沒錯”

近日,北京青年報記者以備戰明年研考的考生身份走進了北京幾家考研輔導機構,發現各家機構顧問首先給考生展示的都是2018年研考的《喜報》。

“你看,我們政治今年幾道大題全押中了”,某顧問徐老師一手拿著今年的考研卷,一手拿著他們的內部資料,用筆將相對應的部分勾畫出來。當被記者問到,為什麼能“百押百中”時,這位徐老師介紹説,因為他們這有最優質的師資力量。這位徐老師介紹,他們的師資隊伍中還有不少高校兼職 “名師”。

北青報記者在探訪時發現,很多家機構的《招生簡章》中並沒有出現往年常常宣傳的“保過班”,取而代之的是“保分班”。“我們的數學130分保分班包含了全程個性化一對一、考前押題密訓營等服務”,什麼“差一分我們也會給你退費”,“內部的押題資料是不對外銷售”等等宣傳噱頭,讓那些一心考研的學員們禁不住耳熱心跳。一旦你動了心,就會被忽悠購買各種學習“貴賓卡”,從3萬元到20余萬元不等。

北青報記者發現,除了“保分班”之外,多家機構都雇傭在校研究生為考生“一對一”輔導。“你們去年剛考上的師兄師姐最有發言權”,一位顧問説,“專業課就是他們自己的導師出題,你還擔心押不中題?”這位顧問介紹説,他們雇的在校生,除了回憶考題外,還會在考前幫助師弟師妹“套”老師的題,甚至在復試時,也會提前跟老師打聽問題,或者“向老師引薦”,讓考生一路綠燈。

調查

揭開“神押題”的幾大謊言

“我一上考場,就發現政治幾道大題眼熟,心中竊喜,可定睛一看,我背的答案竟然以題幹的方式出現在試卷上”,參加2018年研考的北京師範大學學生李焱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在考前花了上千元報名參加了某輔導機構的“衝刺班”,沒想到輔導老師“押中了題目,卻沒押中答案”。

北青報記者在對比一些輔導機構的《喜報》時發現,不少機構的押題上寫著“考題就在他們內部講義中的多少頁到多少頁”,這其實只是“沾了個邊”,和考生自己翻書並無兩樣。此外,記者了解到,有些機構還根據後來發佈的考試題,偷偷修改之前留在網上的押題材料。

此外,針對多家機構吹噓的“向老師套題”的情況,北青報記者致電北京多所學校的不同學院發現,有些學校的專業課考試是從“題庫”中隨機選擇,並非每年都有老師親自參與出題,考研機構所説的“在校學生可以打聽出老師的出題方向”這件事是不能成立的。同時,北青報記者了解到,研究生考試的復試環節加大了公平、公正、公開的力度,除了復試全部錄影外,在復試中,各學院的老師也提高了問題的專業性,即使押題,也只能押到常規的“自我介紹”環節,然而復試的分數比重更多集中在一些和專業有關的問題上。

“沒有固定的考題。”去年參加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復試的王黎告訴記者,除了抽取文件袋裏的題簽外,他還回答了很多老師為他“量身定做”的專業題目,每個人和每個人的題目都不一樣,可見“押題”一説實屬荒謬。

考生的投機心理成為考研班的“賣點”

在對考研班的探訪中,北青報記者發現有些考研輔導機構在招聘諮詢顧問,記者撥通了對方的聯繫電話,向對方打聽如果做諮詢顧問,需要向考生們介紹什麼。“要緊緊抓住他們的心理”,一位姓馬的老師告訴記者,時下大多數考生對考研都存在“投機”心理,“今年考研人數達到238萬,往屆考生就佔107萬人,往屆生佔了一半,你可以清楚地看出咱們的市場”,馬老師説,針對應屆考生和往屆考生,可以推薦不同的課程,往屆考生由於很多已參加工作,可以推薦價格更高的考研班。“但都要強調我們押題的準確性”。馬老師同時強調説,“如果你是研究生的話,可以説是因為參加了我們的保分班才考上的研究生,這也是為咱們機構代言”。

北京科技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王老師在校從事多年和馬克思主義理論相關的工作,他告訴記者,輔導機構的“押題”其實就是一個噱頭,並沒有那麼“神”。很多輔導機構就是抓住考生的投機心理,在“押題”方面打“擦邊球”。其實考研試題並沒有輔導機構説得那麼簡單,“想押就能押中”。很多考生在考完政治後,會跟他抱怨,很多分析題的材料在輔導班的講義中見過,但真正的試題的提問和要求卻千變萬化,如果僅囿于“押題”時的某一種思路,反而不知從哪答起。所以考生不要輕信考研班的各種“內部押題資料”,要培養自己的學科思維,真正把學科弄懂學會,這樣才能舉一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