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電商的發展,我國快遞行業正保持快速增長態勢。

根據國家郵政局公佈的2017年上半年快遞行業運作情況。從今年第二季度開始,我國常態化進入單日快遞億件時代,從2012年的56.9億件到2016年的312.8億件,今年上半年就完成173.2億件。5年來,快遞業務量逐年增長,市場規模自2014年開始穩居世界第一。

隨著快遞量的上升,化解快遞過度包裝問題變得越來越緊迫。

解決包裝問題不能單靠材料

“現在快遞的總量這麼大,本身就是對自然資源的一種消耗。”北京師範大學環境史博士、北京零廢棄發起人毛達説,快遞包裝回收方面也存在問題。純紙質材料的快遞包裝回收率比較高,但是有些紙質包裝和膠帶纏繞之後,回收性就比較低了。對於一些快遞包裝中的塑膠袋而言,則廢棄比較多,給廢棄物處理帶來不小的壓力,無論是填埋還是焚燒,都可能會造成污染。

不久前,在《快遞暫行條例》(徵求意見稿)向全社會公開徵集意見期間,有環保組織和志願者也針對快遞過度包裝問題提出了意見。

記者從零廢棄聯盟獲得的這份意見中提到,目前的《快遞暫行條例》(徵求意見稿)第九條規定:國家鼓勵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和寄件人使用可降解、可重復利用的環保包裝材料,鼓勵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採取措施回收快件包裝,實現包裝材料的減量化利用和再利用。其中存在一些問題值得商榷:

第九條的語句順序應體現問題的重要性。首先,快遞包裝材料的使用和廢棄過程應當按照廢棄物管理的優先順序,將減少使用、可重復利用、再生利用和無毒無害設定為目標,這是最重要的,也是與迴圈經濟促進法等法律法規相匹配的,還能體現對人民健康的重視,應開宗明義地指明這一點。目前第九條第一分句中,將可降解放在可重復利用之前,容易使讀者對優先順序産生誤解。其次,應該列出鼓勵採用快遞包裝的生態設計、建立快遞包裝的回收體系等手段。最後,使用什麼材料、“環保包裝材料”指的是什麼,這是技術性問題,建議不用直接在“條例”中寫明,而應考慮與現有的法律法規、標準相銜接。

“可降解材料具有爭議性,不見得比現有材料對環境的影響小,不能單純靠某種材料解決快遞包裝問題。有些企業也在做可降解材料,但是要保證後續回收體系是完備的。”毛達説,如果可降解材料回收體系不完備,問題還是沒有得到解決。

意見中還提到,“應當在‘條例’第一條中明確將減少快遞包裝的環境影響,作為制定條例的目的之一”。“應建立生産者延伸責任制和污染者負責的制度,將回收處理費計入快遞包裝成本,傳統的快遞包裝在計算成本的時候並未考慮廢棄後的環境代價。這就導致環境不友好、但價格低廉的快遞包裝充斥市場,環境友好的包裝(例如可重復使用的包裝)由於價格不佔優,受到排擠。應該建立一種制度,將快遞包裝的回收處理費加在價格上。快遞包裝出廠時,包裝生産企業就要繳納回收處理費,形成回收基金;若快遞企業能將該包裝回收,就能從回收基金中獲得相關費用;消費者如果將該包裝交回給快遞企業或其指定的回收企業,也能返還相關費用。只有這樣,環境友好型包裝材料才會因為要繳納的回收處理費少,而獲得市場優勢”。

快遞包裝管理涉及諸多環節

根據《中國快遞綠色包裝發展現狀及趨勢報告》顯示,當前快遞六大包裝物中,除封套、編織袋、運單之外,超過一半的包裝物都來自於電商賣家或平臺。

零廢棄聯盟研究員謝新源認為,許多電商商家為了保護商品進行了二次包裝,快遞公司對於包裝尺寸的要求也各不相同,包裝箱往往“大材小用”,還要使用大量填充物。由此帶來的問題除了資源的巨大浪費,還有垃圾處理壓力劇增。快遞使用的塑膠袋、膠帶、緩衝物等塑膠産品在使用後難以回收,只能填埋或焚燒;很多紙箱也因為纏繞大量膠帶而無法再生利用;即使是可降解塑膠袋只在特定環境中才能降解或不能完全降解,而且實際中由於無法和普通塑膠袋分開,也只能一起填埋焚燒。

謝新源建議,快遞包裝管理工作應以廢棄物管理優先順序為原則,制定明確的目標;有關部門應當依據迴圈經濟促進法和其他相關法律法規,按照廢棄物管理的優先順序,將快遞包裝材質和操作流程分成鼓勵、限制和禁止類別,制定快遞包裝強制回收名錄、標準和管理辦法,主導建立回收體系,設定各類快遞包裝的重復利用目標和再生利用目標;應建立生産者延伸責任制和污染者負責的制度,將回收處理費計入快遞包裝成本。

毛達認為,化解快遞包裝問題,就要降低一次性物品的使用率,發展逆向物流,將投放的快遞包裝回收。但目前一些快遞公司還沒有下決定,只是小規模的在做。“有些企業之間會使用可回收的包裝,有現成的例子,國內國外都有,是發展的方向,總體來看,還是有希望的”。

所謂逆向物流,是指商家客戶委託第三方物流公司將交寄物品從用戶指定所在地送達商家客戶所在地的過程。

“隨著網購的興起,快遞包裝的總量越來越大。對自然資源的消耗和回收都是問題。紙箱是可以回收的。一些塑膠袋在回收過程中則可能産生污染。”毛達説,還是要推廣可重復利用的快遞包裝。從社會來看,不要過於依賴“網購+快遞”,要考慮到網購的環境成本,讓網購這種商業模式適當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