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空俯瞰河北容城(資料圖)。 中新社記者 翟羽佳 攝

雄安“三原則”彰顯改革擔當(評論員觀察)

雄安新區的創新舉措,如同一個清晰的坐標,彰顯了改革擔當,也是面向未來的探索

宣佈設立雄安新區已有近半年時間,新區建設進展如何?新區究竟新在哪兒?未來又將駛向何方?這不僅是雄安當地老百姓的關切,更是全國上下的關注。近日,官方消息顯示,雄安新區的規劃出臺之前,有三條原則已經“板上釘釘”:一是絕不搞土地財政;二是一定考慮百姓的長遠利益;三是絕不搞形象工程。三條原則,條條紮實,字字有力,聚焦當前城市發展的主要癥結,探索著中國城市發展的新方向。

不搞土地財政,在全國範圍都有示範效應。從中國近幾十年城鎮化發展歷程看,一些地方政府搞土地財政、以房地産主導城市發展,已經形成固定套路。由此可能帶來的問題包括:推高土地和房地産價格,吹起樓市的泡沫,增加老百姓的生活成本。如何實現“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這一定位,很大程度上要從土地財政這個根兒上破題。雄安新區明確的這條原則,澆滅了不少炒房者的淘金夢,卻可能打開地方城市化發展、推進財稅體制改革的新思路。

另一條原則,一定考慮老百姓的長遠利益,也有深意。其意涵在於:讓當地每個老百姓成為新區建設的參與者、受益者。比如,在推進城市化進程中,可能會遇到徵地拆遷。以往的模式往往是“一錘子買賣”,農民拿了錢走人或者搬入樓房。眼下雖然有了保障,但未來如何發展,如何真正融入城市生活,卻很少涉及。雄安新區的這條原則,實際上是在探索如何更好地分配城市化帶來的諸多現實利益,分享城市發展的各項成果,真正讓老百姓與城市的未來融為一體。

而第三條原則,決不搞形象工程,則具有很強的針對性。比如在城市生態環境建設領域,以往有些城市追求的是一步到位、面子上好看,卻不尊重自然規律。比如直接從其他地方移植已經成熟的植被,城市雖然綠起來了,但不過是拆東墻補西墻。雄安新區確定的這條原則,恰恰意味著真正遵從生態建設的規律,其背後的政策邏輯是看長遠,保證對未來的統籌和謀劃,而不為眼前的短期利益所誘惑。

這三條原則放在一起看,則更能讀出大文章。隨著我國經濟實力達到一定水準、城市化發展到一定階段,無論是抑制房地産市場泡沫,還是完善城市化紅利的再分配機制,抑或是建設綠色生態宜居城市,這些既是近年來輿論空間關注最多、討論最多的話題,也是制約中國城市發展的主要癥結。而作為“千年大計、國家大事”的雄安新區,如今勾勒的這三條原則,與其説是針對以上具體而現實的問題,不如説更彰顯著整個國家關於這個時代的“問題意識”,以及解決這些問題的新思路、新嘗試。換句話講,雄安新區的創新舉措,如同一個清晰的坐標,彰顯了改革擔當,也是面向未來的探索。

37年前,深圳特區成立。如果説那時面臨的首要問題是“吃飽飯”,第一位的任務是擴張規模與提高速度,那麼今天雄安新區則要解決“吃得好”“吃得健康”的問題,需要實現更高品質、更有效率、更可持續發展。從深圳到雄安,從擴大對外開放、實現經濟轉軌,到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探索人口經濟密集地區優化開發新模式,不同時代和階段自有不同的歷史命題,然而步履堅定的我們,一定能闖出新的天地。(彭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