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導讀:據統計,這一年時間裏,有887家網貸平臺退出。其中,良性退出的停業和轉型平臺有661家;惡性退出的問題平臺有226家,其中貸款餘額超過千萬元的有47家。

  資料圖。圖片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2016年8月24日,銀監會等四部門發佈《網路借貸資訊仲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下稱“暫行辦法”)。在業內人士看來,這一方面明確了網貸行業作為我國金融市場組成部分的合法地位,另一方面也意味著行業進入嚴監管的新時代。

此後,網路借貸整治方案、備案管理、資金存管和資訊披露等相關政策不斷落地。密集出臺的監管政策可謂成效顯著,除了校園貸、現金貸等高風險業務受到嚴厲整治,很多網貸平臺面臨接受整改還是轉型的選擇,此間也有不少網貸平臺主動退出,更不乏跑路者。

據統計,這一年時間裏,有887家網貸平臺退出。其中,良性退出的停業和轉型平臺有661家;惡性退出的問題平臺有226家,其中貸款餘額超過千萬元的有47家。

嚴監管下曾經的騙錢套路成歷史

>> “1+3”制度框架下平臺合規成本猛增

在暫行辦法落地一週年之際,銀監會在今年8月24日下發《網路借貸資訊仲介機構業務活動資訊披露指引》(下稱“資訊披露指引”)以及相關説明,公佈了網貸機構備案資訊、組織資訊、審核資訊、經營資訊和項目資訊等五個大類共63項信披指標。

銀監會表示,資訊披露指引的出臺,標誌著網貸行業“1 3”(一個辦法、三個指引)制度框架基本搭建完成,初步形成了較為完善的制度政策體系,進一步明確網貸行業規則,有效防範網貸風險,保護消費者權益,加快行業合規進程,實現網貸機構優勝劣汰,真正做到監管有法可依、行業有章可循。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這基本就是向上市公司或銀行係看齊,網貸行業將正式進入“監而有管、陽光透明”的機制,“以往那種拿張PPT或copy(複製)一家網貸平臺頁面就能輕鬆騙到錢然後溜之大吉的套路成為歷史”。

記者梳理髮現,按照“1 3”制度架構,註冊並運營一家網貸平臺難度陡增,需要向工商部門辦理登記並領取營業執照,向地方金融監管部門申請備案,向電信部門辦理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向地方公安機關申請網站備案圖標及編號,與商業銀行辦理資金存管合作,其中辦理備案登記和銀行存管非常嚴格,隨著對資訊披露要求的日益嚴格,律師事務所出具的備案法律意見書、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專項審計報告恐也成網貸平臺“標配”。

辦理註冊運營流程繁雜,平臺合規成本亦在提高。有媒體統計,以銀行存管費用為例,因平臺規模、存管銀行而異,普遍費用在百萬元起步;律所、會計師事務所收費基本在15萬~ 30萬元不等,合計支出約40萬元。綜合上述幾項,為滿足合規要求的支出至少為200萬~300萬元,而一些大型網貸平臺,僅存管費用一項支出就可能達到億元級別。

有業內人士認為,這是網貸行業擺脫污名化、實現優勝劣汰、走向健康發展所必須要付出的成本。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