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解讀

在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題。強調“要加強金融監管協調、補齊監管短板”,並把“強化監管”作為做好金融工作四個重要原則之一。

近年來,我國金融業與實體經濟之間的失衡不斷加劇,各類金融風險時有發生。這些風險固然有經濟下行和結構調整等週期性因素的影響,但與監管體制自身存在著缺陷密不可分。改變目前金融分業監管格局、建立統一的金融監管機構,從宏觀和整體的角度來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已經迫在眉睫。

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在“推進構建現代金融監管框架”方面,體現了這樣幾個重要理念:

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達到“協調統一監管”的目的。我國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逐漸形成了“分業+分段”監管模式,“一行三會”各司其職,監管標準不統一、監管理念不統一、監管步調不一致。現代金融市場和金融體系都是緊密關聯在一起的,存在複雜的網路特徵和聯動關係。保持現有的“一行三會”格局不變, 成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不僅能解決“一行三會”的協調統一問題,而且從體制上根本上解決了“鐵路警察,各管一段”的弊端。

強化人民銀行宏觀審慎管理,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從微觀審慎監管,到宏觀審慎監管,再到宏觀與微觀審慎監管協調,是近年來金融監管的變化趨勢。理論上,宏觀審慎監管的目標在於確保整個金融體系的穩定,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減少金融危機帶來的宏觀經濟損失;微觀審慎監管旨在控制個體風險,避免單個金融機構爆發危機,保護金融參與者利益。但在實踐中,央行作為名義上的宏觀審慎管理者和形式上的監管協調者,在與“三會”微觀審慎監管者相協調過程中,二者目標存在一定的衝突,使得金融調控宏觀效果大打折扣。有必要強化人民銀行在宏觀審慎管理方面的突出地位和作用。

重視行為監管,體現了“雙峰”監管理念。“雙峰”理念是英國經濟學家邁克泰勒在1995年提出的,他認為金融監管的目標應當是“雙峰”的:一是實施審慎監管,旨在維護金融機構的穩健經營和金融體系的穩定、防範系統性風險;二是實施行為監管,旨在糾正金融機構的機會主義行為、防止欺詐和不公正交易、保護消費者和投資者利益。二者相得益彰,形成天然的合作。本輪國際金融危機後,在全球 33 個發達國家中,澳大利亞和荷蘭的金融體系之所以迅速恢復,與其最早採取雙峰式監管模式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危機後,如何體現“雙峰”監管理念,已成為各國監管改革中的重要環節。

加強功能監管,避免“監管真空”與“交叉監管”同時並存的現象。“功能監管”是依據金融體系的基本功能和金融産品的性質而設計的監管,是一種對穿透産品的“橫向”全鏈條監管,以防監管套利,提高市場效率、促進公平競爭。與功能監管相對應的是“機構監管”,是指由不同的監管部門對不同的金融機構分別實施監管,是對一家金融機構從生到死的全程“縱向”監管,嚴格的防火牆制度減小了各類金融機構間風險的傳遞。目前,我國實行的是分業監管。但近年來,隨著金融綜合經營的發展,金融風險出現跨業、跨市場的交叉與傳染,“機構監管”對於多層嵌套、橫跨多監管部門的金融産品,難以形成穿透式約束。如資産管理領域的險資舉牌,涉及保險資金運用、銀行理財、證券投資等,交易鏈條很長,分段監管可能符合各監管部門的要求,但從全鏈條角度看,明顯突破了投資者適當性等監管要求。功能監管能有效彌補“機構監管”的不足。美國經濟學家羅伯特默頓認為機構監管轉向功能監管將是不可避免的趨勢。新加坡是第一個實現功能監管的國家,美國在1999年通過《金融服務現代化法》,確定了功能監管的框架。 在我國未來的監管體制中,需要加探索機構監管與功能監管的協調與合作機制。

加強金融基礎設施的統籌監管和互聯互通,以實現“監管資訊共用”。金融業作為一個典型的資訊密集型産業部門,每時每刻都在産生大量的金融數據。宏觀審慎監管目標需要整合來自不同金融部門的微觀數據,這與多頭統計、標準不一的現行微觀金融數據統計體系之間存在著矛盾,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金融穩定委員會把這種現象稱之為 “數據缺口”或 “資訊缺口” 。目前,我國金融監管資訊在收集與使用上就存在著這樣的困境。數據統一,資訊共用,是金融監管統一的基礎,沒有跨市場、跨平臺、跨平臺的數據庫,要實現穿透式的金融監管是不可能的。 只有建立獨立的金融資訊中心,形成集中、 統一、高效的金融資訊系統,才可能防止數據統計的重復或遺漏。這就需要不僅在金融統計制度上標準要統一,而且金融數據庫也要集中統一。(人民日報中央廚房點金工作室董小君 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部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