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海外遊學市場潛規則:領隊老師費用由學生分攤

  調查動機

進入暑期以來,面向孩子的旅遊市場日趨火熱,其中,海外遊學項目尤為惹眼。價格不菲的海外遊學在北上廣等一線城市緣何越來越受追捧?誰在操作這些海外遊學項目?海外遊學過程中,孩子在異國他鄉的安全如何保障?圍繞這些問題,《法制日報》記者展開了調查。

□ 本報記者 趙麗

最近兩周,在北京市一家金融投資公司工作的張融頗為糾結。

兩周前,正在上小學四年級的兒子張念奕拿回來一張海外遊學報名錶。“我當時就覺得,這下給我們出個小難題:去不去呢?”張融對《法制日報》記者回憶説,“我妻子擔心孩子太小,不放心他一個人出國。再説,活動的區域在美國舊金山到洛杉磯一帶,而且在兩周的日程裏,學習時間是5天,其餘時間則是四處遊玩,也沒什麼意思。”

鋻於孩子年齡太小,張融夫婦最後決定不給孩子報名,“以後有錢有時間,一家人自助遊也行啊”。

不過,隨著暑期來臨,看著周圍家庭的孩子一個個蓄勢待發,“連剛上幼兒園的孩子都出國遊學了,我有點擔心之前的決定會不會把孩子給‘耽誤’了。”張融説。

7月以來,出境遊學熱再度興起。隨著每人平均收入水準改善、教育理念的改變以及國內相關政策紅利助推,海外遊學市場呈現爆髮式增長,尤其是一些低齡孩子也加入其中。然而,《法制日報》記者調查發現,海外遊學市場火熱背後仍存諸多隱憂。

海外遊學市場日趨火爆

有家長被迫送孩子參加

記者在調研各大旅遊網站的遊學産品時發現,出境遊學産品每人平均價格在1.5萬至4萬元之間,遊學天數在1至4周不等。不過,也有價高者,4周海外遊學價格達到8萬元。

某旅遊網站監測數據顯示,遊學市場的主要客群集中地在北上廣等一線城市。從人群分佈看,初中生佔比達49%,成為海外遊學主力軍;高中生佔比達到24%。

此外,海外遊學研學也呈現低齡化趨勢,有不少小學生開始參加海外遊學,出遊人次佔比為11%;學齡前兒童出遊人次佔比為6%;大學生外出意願較低,出遊人次佔比僅為3%。

《2016年國際遊學發展報告》顯示,中國國際遊學每年以20%以上速度增長。報告預測,10年後,中國國際遊學將成萬億元級市場。

一哄而上,是目前這個産業的寫照。

4年前,記者在網上搜索“海外遊學”,得到近75萬餘條結果,現在的搜索結果超過300萬條;搜索“遊學夏令營”,也是從220多萬條資訊直升至500多萬條。開展海外遊學業務的,則有留學仲介、教育培訓機構、旅行社等機構。

曾在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從事國際遊學項目、目前獨立開辦公司承辦部分國際遊學業務的業內人士張震向記者介紹説,目前海外遊學有以下幾種:

院校考察類遊學,學生可以插班海外名校、參加留學微體驗項目、參與學校開放日等活動,了解海外學校,選擇最適合自己的留學方向;

語言插班學習類遊學,此類遊學是以名校插班、寄宿海外家庭、學習相關語言為主題,在不同形式課程中,學生可以感受名校風采、海外教育以及學習語言。比如,學生可以在世界名校學習英語、西班牙語、日語等,其中以英語遊學最受歡迎;

海外短期培訓類遊學,此類遊學包括組織企業和成人到國外進行專業技能和職業證書培訓,到大學進行短期遊學、語言培訓等;

國際學生交流,海外大學生志願實習,通常由政府部門備案,立項量身定制,包括帶薪實習、相關專業課程項目國際交換生等,助力升學、深造、留學;

夏冬令營特色遊學,此類遊學以參與各國特色夏冬令營,以戶外或技能專業為主,如四大英超豪門訓練營、美國童子軍、英倫貴族禮儀班、文化藝術等主題特色課程,這類課程最受父母及孩子歡迎;

個性定制國際交流,個性化私人定制,不跟團、不自助,專業遊學導師,一對一量需而定。

同時,隨著市場的細化,遊學團的主要消費人群已從最初幾年的高中生、本科生,慢慢轉向中學生、小學生,甚至幼兒園的孩子。

記者調查得知,家長送孩子海外遊學,大多出於兩種心態:一是增長見識、提高能力;二是為孩子留學做準備,儲備海外經驗。甚至有家長給出了這樣的理由:“我也不太明白,反正是孩子所在的英語培訓班組織的,很多學生都去了,我也就同意了。”

“我現在擔心的是,暑假結束,孩子回到教室後相互交換旅遊故事、紀念品,國內遊的孩子可能會感到遜色于其他在世界各地遊玩的同學。我的孩子會不會因此自卑,未來會不會因為沒有去學校推薦的遊學而受到不公平對待?我不知道以後會出現什麼問題。”張融對記者説,迫於來自孩子的壓力和不滿,很多家長妥協並選擇讓孩子參加遊學團,“但這種攀比現象並不利於孩子成長”。

家長的擔憂,似乎也與目前的海外遊學經營模式有很大關係。

據張震介紹,目前海外遊學主要有4種操作模式:首先是正規教育培訓機構操作遊學項目,這些機構一般都是基於其他業務的學生開展活動,稱之為“散客”;其次,是以學校為載體,由仲介機構組織承辦夏令營的相關活動;第三種是學校自己組織的夏令營,這種學校在境外能力比較強,能夠直接通過學校外事辦與境外中學甚至是大學取得聯繫進行夏令營的組織安排;第四種是依託中外學校的友好關係,進行互訪形式的海外遊學活動。

“據我了解,目前通過市面上廣告宣傳的教育培訓機構主導的海外遊學模式,是現在最為普遍的操作手段。”張震告訴記者,另一個主打手段就是教育培訓機構或者旅行社和學校合作,“目前,遊學機構主要客戶目標還是與學校開展合作。學校是最直接獲得生源的地方,大部分遊學機構會以學校的名義進行遊學夏令營等活動的招生。不過,在我們看來,班主任在家長眼裏可信度更高,是更應該被討好的對象,通過班主任的宣傳比公司直接在學校搞推介會的效果要好得多”。

1   2